超级医婿

第3章 秦羽精湛的医术

秦羽牵着苏柔的手,郑重道:“你放心,我等着一天等很久了,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们现在就去领证。”

苏柔听着眼前男子信誓旦旦的语气,苏柔不假思索道:“好。”

眼前的男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了她七天七夜,又为他治好了身上的伤疤,对她这么好,不嫁给他还嫁给谁?

..........

一个小时后,民政局门口,两人缓缓走出。

苏柔看着手里的结婚证,一时之间恍惚,她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眼前这个男人以后就要陪伴自己的后半生了。

众人路过都投来羡慕的眼神,眼前两位新人容貌可真是好看,郎才女貌简直绝配。

一名女子焦急的声音传来:“爷爷你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秦羽示意苏柔在原地别动等他回来。

走到跟前发现一个一身名牌的女子怀里躺着一个八十来岁的老者昏迷不醒。

从围观的众人口中得知,老人突发心脏病昏倒。

秦羽走向老人,既然他碰见了那就不能见死不救。

女子警惕的看着秦羽走来:“你是医生?”

秦羽道:“我来看看。”

女子看着眼前的男子,伸出手拦住了秦羽,她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怎么都无法联想到是一名医生。

秦羽摇摇头:“我不是,但是我学过中医,让我看看。”

旁边一个大妈看向秦羽急忙道:“年轻人,不是医生就不要逞强,万一出了事你躲都躲不起。”

一位中年大叔义愤填膺的道:“年纪轻轻的学了中医皮毛就以为自己是真正的中医了,老祖宗的名声就是被你们这种江湖骗子毁掉的。”

在围观的众人眼中,一般有点水平的中医,无一不是年迈的长者,秦羽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是一名合格的中医。

秦羽看着拦着自己的女子冷冷道:“你最好让我看看,你爷爷撑不到医生来了,再拖下去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你爷爷。”

女子看着秦羽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医生来到这里还要十来分钟分钟,围观的众人也在这里,他也不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秦羽拿起老者的手腕,沉思片刻道:“突发性心脏病,伴有休克症状,血氧含量骤降,等医生已经来不及了。”

站在围观群众的一名染着黄毛的男子笑道:“电影看多了吗?在这里装什么中医,把把脉毫无凭据就乱讲。”

闻言滚烫的泪珠从眼里淌出,她抓着秦羽的胳膊,焦急的喊道:“求求你了,你能救我爷爷对吗,我是唐氏集团的千金唐妙妙,只要你救活我爷爷,我唐氏集团必定重谢!”

唐妙妙此刻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因为她自己也知道,爷爷等不到医生来了。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唐氏集团?难道是江南龙头企业唐氏集团。”

“我说怎么看这个老者这么眼熟,他是唐鼎天!”

人群中传来围观者的议论声。

一旁的大妈拍着巴掌恍然大悟道:“唐鼎天?居然是唐鼎天!那个白手起家,凭一己之力打拼出江南第一龙头企业唐氏集团的唐鼎天!”

众人惊讶的表情被秦羽看在眼中。

秦羽撇撇嘴,眼前的这个老者到底有什么显赫的身份他不在乎,身为一名神医,既然被他遇见了,阎王爷要收的人他也要拦下。

秦羽手随眼动,快速的在老者身上的穴道点过。

黄毛耻笑着道:“我说他果然是半吊子吧,电影看多了,居然还在点穴,这回你是真摊上麻烦了。”

只听一声微弱的咳嗽声响起,老者缓缓睁开双眼。

女子惊喜:“爷爷,你没事吧?你吓死妙妙了。”

老者大口呼吸着空气:“我没事我没事,爷爷身体好着呢,阎王爷还不收我呢。”

女子回过头正要感谢秦羽救命之恩,发现秦羽已经悄然离开离开。

刚才说话的大妈挠了挠头道:“不是吧?这也太神了,这样都能救醒,难道真有这么年轻的中医,没听说过啊。”

黄毛质疑道:“依我看是他运气好才救活的,哪有这么厉害的医术,瞎猫撞死耗子罢了。”

刚才质问秦羽医术的大叔出来圆场:“老祖宗的东西不是徒有虚名的,只是没有传下来而已。

只有一些大家族才可能传承到一些老祖宗的东西,依我看刚才那位少年就是大家族的族人。”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

一排奔驰商务车停在民政局路边,下来几个抬着担架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还有一群戴着墨镜穿西装的保镖。

女子双手叉腰怒斥:“等你们赶来,我爷爷早就出事了,也不知道养着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回去我就让爸爸把你们全部开除。”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喊道:“快,把唐老爷抬上车。”

一名保镖走到女子面前低着头道:“唐小姐,请息怒是我们办事不力。”

而唐鼎天也从唐妙妙的口中得知,自己昏迷后是一位年轻的男子救了自己,随即命令手下去查出秦羽的身份,唐氏集团要重谢他。

而苏柔,接到了母亲李梅的电话,“苏柔,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还有个家了,在外面鬼混七天七夜不回家。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有了男人翅膀就硬了,给我立马回家。”

何艳梅生气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苏柔解释道:“不是的妈,我没有鬼混,这七天秦羽在帮我治疗伤疤。”

李梅笑了:“治疗伤疤?他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上门女婿,还给你治伤疤,你是不是当你妈好糊弄。”

苏柔赶忙解释:“妈,秦羽真的把我的身上的伤疤给治....”

李梅道:“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李梅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废物。”

李梅生气的打断了苏柔的话,在她看来,苏柔的伤疤是根本不可能治好的。

苏天耻笑的话从电话那头传来:“我说妹妹,你要骗人也要找个恰当的理由吧,如果秦羽能有本事治好你的伤疤,他还需要当上门女婿受委屈吗?”

原来李梅的电话开着免提,众人听着苏柔的辩解,不由得夸赞李梅生了个好女儿,

李梅冷声道:“我今天话给你撂在这里了,你最好立刻给我回家,不然以后再也别回来了。”

苏柔口中解释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李梅挂断了电话。

苏柔放下手机一脸愁容,她现在心情很忐忑,她都不知道自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回去怎么解释。

而秦羽早已出现在苏柔身后,刚才电话中传来的声音他都听见了。

他缓缓走到苏柔身后,抱住了她:“老婆,没关系的,不用担心,我们这就回家。”

苏柔侧头紧张的看向秦羽,秦羽会意,握紧了苏柔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随即转身离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