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大佬爱养成

第十章 纯爷们儿

风云看着莫尘的修炼速度这么快,不免有点担心,万一有人忍不住对他下手怎么办?

窥天镜,他可以用窥天镜来查探莫尘的一举一动,那别人也可以。如果有人想对他下手,那不是很容易吗?

不过他想了想,也不是特别容易。被别人查探应该是一把双刃剑,有人掌握他动向以后可以对他下手,也有人掌握他的动向后能够更好地保护他。至少没有人敢在明面上对他下手的,不过这代表议员的一百方势力不会对他出手,可不意味着没人敢。

一旦莫尘是天命之子的事情传出去,别的不说,就是那些正在窜逃,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势力是一定要把莫尘杀了的。

那我还要不要向上面申请禁止窥探莫尘呢?毕竟他成长起来的话,以后甚至就是我老大的老大,老大的老大在弱小的时候被人一直偷看,到时候他有权力了对这些偷看他的人怀恨在心怎么办?

现在培养新天帝的计划是由一百位议员,一百位新皇共同执行。这个计划是由阴阳大仙直接负责,并把它命名为“天帝养成计划”。

如果要请示的话,那就需要直接向阴阳大仙汇报,不过如果不是特别大的事,是可以让各位议员自己决定的。

风云想了想,还是汇报一下吧,至于如何解决,那是阴阳大仙的事。

他拿出一块玉符,轻轻往里面注入一丝灵气。这是当今三界联系别人最普通的方式,不是每个人联系别人都是靠大吼的。只有在出现特别紧急的事情,或者一些大事出现的时候才那样去做。

而且用吼的方法感觉也很野蛮,他风公子可是个文明人。

就在此时,阴阳大仙正在泡脚,他感觉自己身体里的灵气有些波动,好像是风云在找他。

这几天找他的人太多了,他很无奈,什么屁大点的小事都要向他请示。

算了,不管他,肯定没什么大事。他继续泡脚,享受美好生活。

“嗯?不理我?”风云无奈,大主管可能最近太忙了,这点小事我就自己决定吧。

他对被人监视这件事是很反感的,哪怕在背后监视他人的是他自己。

这几天他感觉自己很恶心,外人都说他是变态,在他看来,那些不经过别人同意就监视别人的才是变态。

他想了想,把窥天镜随手一扔,镜子“啪嗒”一声就碎了。

他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什么窥天镜?这玩意也好意思称之为镜子,除了监视别人还有个屁用?”

风云拿出自己的小镜子,看着自己精致的容貌,开心道:“这才能被叫做镜子嘛!”

欣赏完自己绝美的容颜以后,他打扮一番,很快就来到了莫尘的家门口。

“咚咚咚。”

现在天快黑了,莫尘已经修炼到了筑基四阶。

莫凡停下写作业的笔,“哥,有人敲门。”

“哦,你去开门,我换身衣服。”莫尘也不修炼了,他现在的衣服紧紧贴着他的身体,汗水早已浸湿了他的衣服。不管外面来的是谁,这样出去见人都不太好。

莫凡把门打开,看到了一个让所有人见到了都会嫉妒的要死的容貌。

他张大了嘴巴,不敢确定这是男的还是女的,不论男女,他的相貌都是莫凡见过最出众的。

这一次风云没有改变自己的模样,所以莫尘上午见的是他丑化自己好几倍时的样子,莫凡见的是他的真实样貌。

莫凡想到了哥哥刚才说的上午见到了一位有点英俊的公子,难道说的就是这位?

这哪里是有点英俊,简直逆天了好吧!这种人往大街上一站,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

“你是?”

莫凡顿了顿,不确定道:“我哥哥梦中见到的老先生,今天上午帮我哥开仙骨的公子?”

风云点点头,儒雅地笑着说:“没错,是我,你哥呢?”

莫凡看着他,一时有些痴呆。听到风云说话,他赶紧扭头不去看风云,这个人长的太妖孽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再看下去,他怕自己的某个方面的取向都变了。

“我哥他正在换衣服,你先进屋子里坐一会儿,他很快就好。”

风云拿出折扇,往天上一扔,折扇迅速变大,遮盖了整个天空。眨眼间,扇子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莫凡揉了揉眼睛,他在做什么,感觉好神奇的样子!

与此同时,正在用窥天镜探查莫尘的一群人,眼前突然一黑。

“砰!”

所有用来窥探莫尘的窥天镜全部被炸成了碎片,有些视力不好的大仙,都是脸紧紧贴着窥天镜观察莫尘动向的。

窥天镜突然一黑,他们还以为自己近视又加深了,也没在意,谁知道镜子突然就爆炸了。

好说歹说窥天镜也是地兵,地兵爆炸的威力也不小,有的比较倒霉直接被炸得失明,估计三天之内是看不到什么东西了。

解除了窥探,风云松了口气,顿时感觉身心愉悦。这下就没人能看到自己了,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尤其是像我这样英俊的男子。

莫凡好奇道:“公子,你手中感觉好厉害!”

风云笑道:“还行吧,一件普通的天兵而已。”

天兵!莫凡的眼睛睁的更大了,这是传说中的天兵!我嘞个去,如果拿去卖钱,好几辈子吃喝都不用愁了!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这种东西就算真的到他手里,说不定很快就有人盯上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也不多想,把风云带进他们的小客厅。

很快,莫尘换好衣服从卧室出来了。

莫尘看到风云,就是一愣。

好精致的女子!

不对,这是今天上午帮我开仙骨的公子,虽然他换了衣服,样子也变好看了许多,但他手中的折扇没变。

他还记得今天上午他把自己扔到一边,这个人在那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悠闲地看书学习开仙骨的样子。

嘶,这公子难道是个女的?

风云好像感觉到了他眼光中的疑惑,耐心地解释道:“爷们儿,纯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