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年

第9章 远程监控

电瓶车开进小区。

我的妈!丈母娘没有跳广场舞了,穿着高跟鞋在花园里散步。几个中老年男人,目光跟野狗看到猎物似的,直直地瞪着她的大长腿。

我摇头,感觉丈母娘,晚上应该不寂寞。小楠跟她睡觉,搞不好比看到林娇娇和许忠的情节,更加夸张。

丈母娘在花园里卖俏,正是我在她房间里,安装微型摄像头的好机会。

赶紧点,在小区的快递柜,取出我的快递,急匆匆走进电梯。

丈母娘屋子,有一把备用钥匙放在我们家,我拿了钥匙,走进丈母娘家那栋楼的电梯。

打开丈母娘屋子的门,我有点小紧张,就跟作贼似的。

我是不是渣男,在丈母娘房间里安装摄像头。但没办法,为了搜集林娇娇跟许忠的证据,渣男我也认。

丈母娘的房间里,墙壁上都挂着装饰,这样,更方便安装摄像头。

这种微型摄像头,用不着接线,安装起来方便,还带音频输入,不但能看清图像,还能听到声音。

在卧室和客厅,各安装一个摄像头,然后我赶紧溜。

回到我们自已屋里,我把两个摄像头,也一样安装在卧室和客厅的插座插孔中。

全部搞定,我拿出手机,测试一下,然后打林娇娇的电话,告诉她,要回去办辞职手续,明天才回来。

走了,我走出小区,到车站,坐上开往相邻城市的大巴。

晚上,我摆脱老板,让我不要辞职的纠缠。找了一个旅馆,猫在房间里,手机接上远程监控,看着我们家。

都晚上十点多钟了,房间里还是黑灯瞎火。

林娇娇今天轮值上午六点钟的班,此时应该在房间里。

也许,她知道我有白依依的名片,从此以后,不敢带许忠到家里了吧。这么晚还没回家,肯定跟许忠在外面鬼混。

会不会,跟许忠溜到丈母娘那里,这也是我在丈母娘屋里,安装摄像头的原因。

手机连接上丈母娘屋里的摄像头。

我呸!

我想吐,同时也惊呆。

丈母娘,竟然跟一个家伙在卧室里。

五十多岁的女人,身材确实没得说,特别是此时毫无阻挡的情景。修长的一双雪腿更美,比跳广场舞的时候还活跃。

这泥煤的什么情况,跟丈母娘在一起的家伙,竟然是一位,肯定才二十多岁的家伙。

我赶紧查看卧室里,松了一口气,看不到小楠在里面睡觉。肯定丈母娘,为了方便,将小楠抱进另一个房间睡觉。

卧槽!这摄像头还带音频,我赶紧将手机声音关小点,别让隔壁的房客误会。

五十多岁的女人,怎么还这样厉害呢,怪不得她跳广场舞,从没看见她感觉累。

我担心,丈母娘等会将小楠吵醒,那可对孩子的身心健康很不利的。

因为怕小楠突然出现,我不得不紧盯着手机。

晕!听他们的对话,原来那家伙,是职业人员,丈母娘正在跟他讨价还价。

好家伙,丈母娘是经常上菜市场习惯了,就跟她买茄子时一样,狠狠杀价,硬是要便宜五十块钱。

也许丈母娘太有魅力,风韵太美,那家伙竟然白送操劳,不要钱。不过跟她商量,以后有需要,随时可以打他的电话。

我惊呆,这个丈母娘,居然能够俘虏一个二十多岁家伙的情怀。

那家伙终于走人,我又松口气,这口气,是为儿子的身心健康不受影响而松的。

我把手机,又连接上我们家的摄像头。

林娇娇终于回来了,房间里灯光透亮,不过跟她在卧室里的,不是许忠而是徐沁怡。

我失望,看来,今晚拿不到她跟许忠的证据。

视频里,徐沁怡跟林娇娇,都是穿着很短的裙子和背心,躺在床上。

“喂,你真要跟许忠,继续下去呀?”徐沁怡说着,从一个包里,拿出两件小衣服,溜下床。

林娇娇道:“当然跟他继续下去,他能让我当护士长,能让我风光。”

“切,那家伙的长相,恶心,你口味真好。”徐沁怡说完,手掩着嘴巴笑。

“男人看女人,才看颜值。我看男人,看的是本事。”林娇娇也道。

“那你要不要,跟杨楚离婚。”徐沁怡又问道。

别这样!我暗自着急,徐沁怡怎么搞的,说着话,双手抓着背心干嘛。

天啊!老婆的闺蜜,怎么就这样子的呢。徐心怡手一扬,背心掉地上,再手一扬,裙子也在轻轻飘落。

林娇娇,还没回答徐沁怡的话,我却是盯着这个说喜欢我的老婆闺蜜。

这女人,越来越让我心怦怦跳不停。手又一扬,再扬,完全彻底站在我的面前。

我差点发出惊叹,林娇娇已经够漂亮,徐沁怡更是美得无边。

雪腿这么修长,这么匀称。那身材,亮得闪出反光,线条恰到好处又温柔。隔着手机屏,我感觉,好像还能闻到玫瑰花般的淡香。

“你还打不定主意,要不要离婚呀?”徐沁怡又问道,穿上从包里拿出来的小东西。

林娇娇坐起来道:“我跟他维持关系,和许忠来往,这不香吗?”

“喂,你这样,杨楚会不会很痛苦。”徐沁怡声音有点高。

“谁叫他落魄,他要是跟以前那样风光,我绝不会跟许忠好。”林娇娇说着,摊一下双手。

我差点开骂,这个女人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情。

这样的女人,真的让我死心。

“看看,怎么样。”徐沁怡声音一响,转身朝着林娇娇,也刚好正面朝着我。

我要喷血了。

这个徐沁怡,穿的是什么,这么小的东西,面料应该是丝质的,装饰得真美。当中,还搞出一个心形的空白。

不对,不是空白,那心形中,是是……

“咯咯咯,不错!我也买两件,许忠肯定高兴死了。”

林娇娇的话,让我咬牙。

这个女人,竟然想穿徐沁怡此时穿的东西,只是为了取悦许忠。

“我告诉你,你这是在走钢丝,很危险的。”徐沁怡又道。

“现在我要跟许忠分开,也不行呀,那家伙会找人杀了我的。”林娇娇摇头道。

徐沁怡摇头:“那我告诉你,我喜欢杨楚。”

“切,我知道,你早就喜欢他了,现在他落魄了,还喜欢他呀。”林娇娇笑着道。

“我喜欢一个男人,才不管他风光还是落魄,我用不着,借着男人的风光。”徐沁怡又道。

我张大眼睛,想不到,好像不正经的徐沁怡,却有这份心。这样,她在沙滩对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我感觉,杨楚还会东山再起,当然了,我最喜欢他那种帅帅的,一付硬派男生的气质。”徐沁怡又是笑着道。

林娇娇摇头:“没结婚的女人,都跟你一样的想法,结婚会让女人,面对现实。”

“不对,能跟男人一起吃苦的女人,多了去。”徐沁怡又道。

“反正我不想吃苦。”林娇娇笑着道。

徐沁怡也笑:“那我要是,能跟杨楚一起吃苦呢?”

“你,少来,除非太阳打西边升起。”林娇娇说话带撇嘴巴。

徐沁怡伸手捏一下林娇娇下巴,笑着问道:“你跟许忠,有感觉吗?”

“那家伙,太一般,没什么感觉。”林娇娇说话,流露出几分失望。

“那跟杨楚呢?”徐沁怡说完,响起笑声。

林娇娇冲她翻个白眼:“说实话,杨楚能让我快乐,这也是我不想跟他离婚的原因。”

“耶!”徐沁怡叫一声,伸出剪刀手,又道:“极品男呀,我要幸……福!”

两个女人,发出清脆却又很异样的笑声。

我不看了,关掉手机。

看来,我跟林娇娇,肯定得离婚。

突然,我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这么晚,还有谁给我打电话。

我拿起手机一瞧,吓一跳,是我妈打的电话。

“妈,有什么事吗?”我紧张问道。

“楚,没事,妈明天看你去,太想孩子了。”我妈笑着道。

我愣住,我妈要来看小楠,我总不能让她别来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