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年

第8章 是男人就别服输

我还在发呆,白依依已经走到我跟前。

一股并不是香水味,很温柔,气场也很强,好像麝香的芳香,让我禁不住重重吸口气,回过神也看着白依依。

“唰”!白依依拉开香奈儿手包拉链,手指很尖的手往包里探,拿出一张东西。

这女人,将那东西举到我面前。

我看着那东西,是支票。

“这是现金支票,四大行都可以提现,里面有三万块钱,够不够你的医药费。”白依依的声音,清脆如珍珠落在玉盘里,但我听着却很不爽。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成了对你碰瓷的啊!”我不爽道。

白依依好像很意外,张大清澈的杏核眸:“你在这里等我,不是向我要医药费的呀。”

“我刚才又差点被车撞,在这里休息一会,是你自已来的。”我更加没好气。

男人的自尊,受不了三番五次被打击。

我被林娇娇,已经打击得够烦了,这女人当我是碰瓷的。

“什么,你怎么开车这样不小心。”白依依又道。

我又是被打击,她可能以为,昨天她撞了我,今天我又差点被车撞,我是个冒失鬼。

他丫的,我想此时,跟她说出许忠跟林娇娇的事,却还是忍住。没有证据,口说没有说服力。

“是一辆路虎,要撞我,我上了安全岛,路虎还追。”我又道。

白依依张着杏核眸,惊讶得稍张着很小,有点圆的嘴巴。

“那报警呀。”白依依又道。

我摇头,没说话了,人家要撞我的,车跑了,报警有什么用。

“这支票,你还是收下吧。”白依依说着,支票朝我举近点。

“请你收起支票,别打击我男人的自尊。”我大声道。

白依依抿着小嘴巴,嘴角上翘,显出一个很不明显的微笑,终于将支票放回手包里。

“这个小区是我们公司的,你如果要找工作,我跟里面的管理说一下。”白依依微笑道。

我摇头:“我在你眼里,好像是一个难民。”

“咯!”白依依响起一声,一抬手,手背掩着嘴巴笑。

“最少你近期不顺利吧,不过你的气质,应该是成功过。”白依依又道。

我点头,不得不暗中佩服,这女人厉害,能看出我的气质。我什么气质,自已都没感觉。

“行了,别打击你男子汉的尊严,拜拜!”白依依说着,转身走向布加迪威龙。

我看着这女人的走姿,后背的线条,以前对女人并不陌生。能感觉,她要是跟老公在一起,能比徐沁怡更加强悍。

布加迪威龙启动,慢慢开进工地大门。

我透过车窗玻璃,瞧白依依并没有转脸看我一下。

可能在她的心里,过去就过去了,我不要支票,她跟我说了那么多话,已经够给我面子吧。

跟白依依说了这么多话,却让我差点被车撞的心跳,恢复正常,又是骑上电瓶车,准备走了。

电瓶车开进大门前的路,后面却又响起汽车的喇叭声。

我还心有余悸,听到汽车喇叭声,第一反应电瓶车往一边冲,撞到一棵树,电瓶车差点倒地。

“杨楚,我靠!你回来了!”后面一个打招呼的声音,让我回头,立马笑着下车。

跟我打招呼的,是大学同学郭伟。脑袋伸出五菱面包车窗,冲我招手。

这小子,大学毕业后,跟同班一位女同学结婚,开了个饮食店,跑这里干嘛。

郭伟下车,笑着走过来。

“老郭,跑这里干嘛。”我笑着招呼。

“给工地送早餐。”郭伟走到我跟前,上下打量着我。

“杨楚,你怎么这样,胡子拉碴,脸色铁青。”郭伟摇头道。

“是吗?我没感觉。”我还是笑着道。

郭伟又是摇头:“是不是,你知道林娇娇的事了。”

我张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林娇娇的事。”

“到茶点,喝早茶,慢慢说。”郭伟说着,转身走向面包车。

我想搞清,郭伟知道的,林娇娇跟许忠一点情况,骑上电瓶车,跟在面包车后面。

差不多半个小时,面包车在一家“玉壶春”茶档旁边停下。

我跟郭伟走进茶档,找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你知道,林娇娇什么情况。”我着急问道。

郭伟将点好的茶单递给服务员,看着我小声道:“我两次,看到林娇娇,从许忠的车里下来。”

“那你认识许忠。”我又问道。

“认识,这家伙,是瀚宇集团董事长的倒插门女婿。刚才我送早餐的小区工地,就是瀚宇集团在开发。”

郭伟说完,我也道:“这个我知道。”

“这家伙,仗着老婆的气势,手下有不少人,很蛮横。你老婆跟他好,你可要小心点。”郭伟说着打住,服务员端上茶和点心。

“吃,还是我运气好,老婆当初不嫌弃我。”郭伟又道,拿起一个小包子吃。

我看着这哥们,运气确实不错。

他老婆长得也不丑,结婚后这家伙失业,无奈之下,搞起一个饮食摊。他老婆在一个公司当文员,下班后居然愿意当服务员,省点人工费。

现在这家伙,可是渐渐风光起来了,饮食摊变成一个不小的饮食店。

“对,你运气好,娶了个好老婆。天下的女人,怎么就不一样呢?”我回答带感叹。

“行了,别感叹了,你要怎么办?”郭伟问道。

我喝口茶,不知道茶水是什么滋味,因为郭伟的话,让我又是陷入茫然。随便道:“我辞职了。”

郭伟张大眼睛:“那你要干什么?”

“我打算,兼职送外卖,然后找工作。”我道。

“什么,送外卖!”郭伟很惊讶的样子。

我点头:“不然要怎么办,儿子吵着要踢足球,我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郭伟点头:“银行卡账户,我看一下。”

“你想干嘛,给我钱呀,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不爽道。

刚才白依依要给我三万,我都不要,这家伙别让我不爽。

“杨楚,我开饮食摊的时候,你怎样帮我的。再说,我们是哥们,快点!”郭伟的样子,比我还不爽。

没错,当时他开饮食摊的时候没钱,大学几位同学都支持他,我出的力最大,总共支持好几万吧。

“快点,银行卡拿出来,钱,算是我还你的。”郭伟又大声道。

我不得不拿出银行卡,以郭伟的脾气,不让他转账,他会很不爽。

“我先转给你三万,杨楚,离婚吧。跟已经变心的女人在一起,徒增苦恼。”郭伟边说话边摆弄着手机。

“我怕失去儿子。”我小声道。

“长痛不如短痛,这样下去,你会毁了自已。离婚了,再创业,天涯何处无芳草。”

郭伟说着,放下手机,然后,我的手机浮起短信,银行卡里收入三万元。

“男子汉,该断就断!”郭伟又道。

我吃着小点心,看着郭伟。

“我不会这样轻易就断了,一定要给许忠好看!”我狠狠道。

“靠!那家伙,可不是好惹的角色。”郭伟又是摇头。

“我怕过谁!”我的声音更狠。

让我跟林娇娇离婚,有可能失去儿子,还便宜了许忠,这事我不干。

男人的身上有一口气,一口不服输的气。

我现在落魄,但我不服输,我想东山再起。

老婆跟别的男人好,我也不服输,我要让那个男人得到惩罚,让老婆后悔看不起我。

儿子被人看不起,我更加不服输。我要让儿子踢足球,要让他觉得,他有一个无所不能的爸爸能够依靠。

跟郭伟分手,我骑着电瓶车,往小区行驶。

手机响起来,我掏出手机,是快递的电话,我买的微型摄像头到货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