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之年

第7章 大难不死

林娇娇显然好累的样子,才一小会,听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要是以往,此时的林娇娇,应该是依偎在我怀里,睡去了,俏脸上还会溢出幸福,但现在却是后背朝着我。

我难以入眠。

已经辞职了,我要找什么职业。

我不是吃软饭的男人,我要为儿子负责,为我妈负责。

林娇娇穿上护士服,让我也感觉有点累,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朦胧入睡。

一阵钢琴的乐曲声,让我张开眼睛。

谁在按门铃?

我赶紧下床,瞧林娇娇已经不见人影,应该是轮值六点钟的班,早就走了。

“杨楚,你还在睡觉呀,没本事还会睡懒觉!”门外,响起丈母娘很不耐烦的声音。

我打开门,瞧丈母娘,牵着小楠站在门外。

妈呀!丈母娘吓了我一跳。

五十多岁的女人,还穿着白色背心,黑色短裤,一付跳广场舞的模样,却是还穿着高跟鞋。

我不得不暗自惊叹,丈母娘的身材,有秒败同龄女人的气势。

瞧她的长腿,皮肤还是这么亮丽,不看她的脸只看腿,会让人误认为是三十多岁的少妇。

怪不得每到她跳广场舞,周围就跟一群野猫闻到腥味似的,聚集不少痴呆状态的男人。

“爸爸!”小楠笑着喊,双手搂着我的大腿,很高兴的样子,原地蹦跳。

“妈。”我招呼一声,赶紧抱起儿子。

“送他到幼儿园!”丈母娘大声说完,一个优美地转身,送给我一个白眼,走向电梯。

我无语,送儿子到幼儿园,是当父亲的职责。

“小楠,乖,坐一会,爸爸洗个脸。”我冲儿子装出笑脸道。

小楠很懂事,点着头,背着小书包,爬上客厅沙发。

“爸爸,那位胖胖的丑叔叔,在这里压着妈妈。”小楠突然道,手指着沙发。

我张大眼睛。

他娘的,林娇娇竟然跟许忠,在儿子的面子乱搞。

“小楠,那妈妈怎么样?”我问道。

“妈妈不管我,还笑呢,然后又好像在哭。”

小楠的话,让我很火大,听他说的,林娇娇跟许忠,在他面前搞真的。

“小楠,你看见什么了?”我很着急问道,这么小的孩子,让他看到那种事,对他的成长会有影响的。

“我哭了,打那个丑叔叔,妈妈带我跟奶奶一起睡觉。”小楠边说着,边在沙发上蹦跳。

怪不得,林娇娇让儿子,跟她妈一起睡觉,就是怕影响,她跟许忠乱搞。

现在我打定主意,这房间里,更加必须安装微型摄像头。如果抓到证据,我一定找白依依。

我洗完脸,抱起小楠,走进电梯。

“爸爸!我要踢足球。”小楠又道。

“行,爸爸明天一定让你踢足球。”我还是笑着道,心里却有点苦。

我知道,让小楠上足球培训班,要五六千块钱,现在我卡里真没这个钱。

电动车载着儿子,慢慢开出小区停车场。

儿子就读的幼儿园,距离小区不远。

突然,我又有不自信的感觉,幼儿园门外,停着不少轿车,其中不乏名车。瞧那些下车的父母拉着孩子,那神情有几分炫耀。

“小楠,咯咯咯!”一位小女孩,欢笑着打招呼。

我冲小女孩笑一个,小楠自已溜下电瓶车,高兴地跑向小女孩。

“别跟这种调皮鬼玩。”小女孩的妈立马道,然后看着我的电动车,眼神流露出鄙视。

这尼玛地什么人,看不起老子呀。我很不爽,瞧小楠很不情愿的样子,放开那个小女孩,委屈地看着我。

我心酸,孩子才五岁,幼小的心灵,就遭受被人看不起的打击。

“小楠,进去,爸明天让你踢足球。”我赶紧笑着道。

小楠点点头,走向幼儿园大门,转身朝着我挥手。

我装出笑脸,朝着小楠做个亲一下的动作。

不行,我一定,不让儿子被人看不起。

我苦闷地想着,看着儿子有点孤独的身影,感觉到眼睛酸,忍着泪水,默默骑上电瓶车。

电瓶车往回开,一路我的脑袋不平静。

林娇娇也很爱儿子,却在他的面前,跟许忠乱搞。这样,对孩子的影响,让我更加舍不去小楠,更怕跟林娇娇离婚。

看来,变了心的女人,为了新欢,连孩子也不顾了。

前面是斑马线,刚好行人绿灯亮,电瓶车开上斑马线。

“呼”!忽然,右边一辆路虎,速度超快,超过前面停着的一辆奥迪,朝着我冲过来。

我吓一跳,来不及多想,本能的感觉,让我将电瓶车加速。

“啊!”后面有女人惊叫的声音响。

我的电瓶车,冲上安全岛,前面一群行人赶紧跑开。

他丫的,那辆路虎,就跟真正的老虎要吃了我一样,竟然一个打弯,冲向安全岛。

这是什么鬼!我赶紧舍弃电瓶车,往一边跑。

“砰”!一声震响,那辆路虎撞断了安全岛防护栏,终于停下。

我张大眼睛,感觉这辆路虎,好像是专门撞向我的,我上了安全岛,路虎还追。

此时,马路有点乱,我怒气冲冲,走向路虎。他丫的,司机是怎么开车的。

突然,路虎后退,车头一转,朝着前面开,汇集在车流之中。

我站住,不管几位行人看着我,只管发呆。

这辆路虎,肯定是许忠叫人要撞我的。

林娇娇,真的将我藏着白依依名片的事,告诉了许忠。

我怒了,掏出手机,想打林娇娇的电话。

不行!我拿手机的手,往下放。

暂时不能向林娇娇挑明,以后,我只能小心提防。

他娘的许忠,竟然对我下杀手,那好,老子跟你斗。

我扶起电瓶车,开过对面斑马线,上了人行道,在一个小区建筑工地的大门边,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心跳还是特别快。

刚才,如果不是我身手还算敏捷,现在已经没命。

大难不死,我不知道,有没有后福。先喘口气,等会再回去,因为,我的手还在发抖。

这时,大门边站着几个人,也在看着我。

肯定是我的危险,这些人也看见了。

“好家伙,捡了一条命。”一个哥们道。

我点头,确实,有死里逃生的感觉。

“走啦,白总来了。”又一个哥们说完,几个哥们转身走进大门里。

我点上一根香烟,目光往马路转,突然眼睛亮一下。

马路边,一辆天蓝色的布加迪威龙,慢慢拐进通向大门的路。

看到天蓝色的布加迪威龙,让我立时想起白依依。

那辆布加迪威龙,开到大门边却停下,接着车门打开,下车的人,让我扔掉香烟,一片懵圈。

这女人,就是白依依。

昨天,我因为对林娇娇很愤怒,对白依依并没有细看,只感觉她很有风韵,现在看清楚了。

有一种女人,一出现,就会透出惊艳的气场,白依依就是这样的女人。

白依依,还是穿着昨天一样,白底天蓝条纹短袖衫,蓝色包臀裙。这衣服,应该是瀚宇集团的职业装。

现在我对她看仔细点,短袖衫有点显紧,让她优美带着霸气的线条更加突出。一双没有丝袜的长腿,在阳光下闪着润泽,配上白色高跟鞋,让腿更加修长。

白依依,比林娇娇还稍为丰美,少妇的韵味也更浓。一头乌黑,长及遮背的长发,配上柔和的鹅蛋脸,美得简直巧夺天工,冲我又是透出昨天那种歉意式的微笑。

这微笑,让她很粉,透出淡红的粉腮,现出一对浅浅却很圆的酒窝。

对许忠的愤怒,让我禁不住想着,要是搂着这女人走进酒店,那不知道有多美。

“先生,你在这里等我,要医药费吗?”白依依边说话,边朝我走过来。

我眨眼睛,在她眼里,我不知道有多烂。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