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狂徒

第9章 离去

罗紫感觉到脖子处的冰冷痛处,有血液滴了下来,咬了咬牙:“既然如此,封少侠你想怎么解决啊?”

“不是我想怎么解决,是你想怎么解决,本来想拉拢我,结果给我来了这一出,你这样让我也很难做啊,我很好奇,你在我身上再找什么呢,别和我说你真的想老牛吃嫩草吧?”封宇一副玩味的看着罗紫。

“封少侠,我承认这样做很不好,也打破了合作的氛围,但是封少侠我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事实摆在面前,你身上的秘密太让人吸引了,我本来打算你如果喝醉了,就找找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如果没有还是照之前那样继续合作……”

“如果有的话,你拿到了是不是就要把我杀人灭口啊?”封宇不由得口气变得寒冷起来。

“没有,没有,封少侠你别误会,我真的是很诚心和你合作的!”罗紫赶紧为自己辩解道。

“哼,这就是你所谓的诚意吗,请恕在下无福消受了!”说完将罗紫往一旁一推,自己打算迈脚离开。

“砰……”大厅的门关了起来。

封宇见状脸上出现了冷笑:“怎么啊,罗府主还想和在下关起门来谈感情吗?”

“哼,封宇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真以为我这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顿时四周处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将封宇围了起来。

”嗯,十几个开荒境初期的手下,再加上开荒境巅峰的罗镇长,恐怕这阵容是旭阳镇最强了吧?”封宇看着周围的人冷笑道。

“哼,知道怕就好,给我拿下!”

封宇立刻施展轻影决,在人群中穿梭着黑衣杀手都是碰不到封宇的身体,仿佛在被逗着玩一般。

“废物,一群废物!”说着一股强大的星玄之力出现在封宇的头顶。

“千重影杀!”

青影一下子消失在罗紫的身前,罗紫的攻击一下子打在了他的手下身上。

“可恶,好快的速度!”罗紫看着倒在地上的手下怒火不由心生。

“哈哈,多谢罗镇长款待,我去也!”封宇的嘲笑声回荡在整个罗府。

“封宇,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罗紫朝天怒吼,响彻了整个旭阳镇。

此时黑夜中的几个黑衣人交谈道:“封宇已走,回去报告!”

黑衣人离开后,封宇竟然出现在了这个位置,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不由得冷笑道:“墨家,白家……看样子如今三大势力已经把我列入头号人物了!”

此时的封宇也意识到了,如今真的可以说是骑虎难下了,如今来说还有徐无天还没接触过,也不知道此人习性如何,或许他身上有一丝丝的希望吧!

“咻……”

封宇离开了旭阳镇,他准备前往徐唐镇避避,顺便对自己的修为再巩固一下,那么久了,他总感觉快要突破开荒境后期了,加上之前在天云阁就已经进入开荒境中期很久了,最近又与强敌多次交手,突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封宇经过几天的隐匿后,总算是来到了徐唐镇,号称贼窝的徐唐镇,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副样子!

封宇换了一身行头,如果还是穿着青衣的话,估计很快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来到徐唐镇上,的确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匪气很重。

“小子,敢来这里吃霸王餐啊,没钱你吃什么饭!”街旁的一家饭店中传来吵闹的声音。

封宇往那边走了过去,看到一个壮汉把一个瘦小的男子按在地上打,瘦小男子早已头破血流。

“哼,今天你想走可以,留下你一只手就行!”壮汉一下子将菜刀立在瘦小男子面前。

瘦小男子此时早被吓得魂都没了:“不要,不要,饶命,饶命啊,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废话真多!”壮汉不耐烦的直接抡起了菜刀。

“啊……”瘦小男子的左手被活生生剁了下来。

“哼,这个就算是给你个教训,给我记住了,没钱别来吃饭,霸王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壮汉之后一脚把瘦小男子踢出了门外,地上还躺着被剁掉的左手。

封宇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弱肉强食的世界,这种人要怎么改变呢,只有死!”

突然,封宇一瞬间感觉到好像有一道目光好像在盯着自己。

封宇没有立刻回头观察,只是假装挠头伴随着慢慢转过身来,余光记住了一道黑影。

到底会是谁呢,难道说他们还是一直跟踪着我来到徐唐镇了?

“哼,看样子还得要徐无天帮忙才行啊!”说完封宇便消失在了大街上。

夜晚,徐家。

徐无天经过闭关后,自己有很强烈的感觉再过不了多久自己便可以图片引流境了,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再寻找契机,并没有急着忙于修炼。

“咻……”

一道寒光从徐无天眼前闪过,目光停在木桩之上,徐无天走了过去,将飞刀取下,刀上还留有一张字条。

内容为:乱象起,开荒末,引流起。

“嘶……”徐无天一下子收好了字条,居然有些吃惊,看了看四周。

之后又看了看字条:“乱象起,开荒末,引流起,这到底是在暗示着什么呢?”越猜想,徐无天就越感觉身后一凉。

于是徐无天纵身一跃,飞出了徐家,朝着远处奔去。

“根据气息,此人应该还离开不远!”

此时一个身影看着徐无天远去,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好戏要上演了!”

东汤镇,白家密室。

“爷爷,怎么了,您秘密召见我是有什么事情吗?”白筱儿好奇的问道,这还是第一次把她叫到密室里啊!

“筱儿啊,我现在想要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我要让你隐姓埋名去做一件对你或许将来有好处的事情!”白尤此时脸色极为庄重。

“爷爷,是什么事情啊?”

“附耳过来……”听着白尤说着,白筱儿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难道非要如此吗,我们为什么就要那么软弱呢,要靠别人?”白筱儿不情愿的问道。

“筱儿不管你愿不愿意,这是爷爷损耗阳寿为你算的一卦,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好,爷爷言尽于此……”白尤面无表情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白尤的样子,白筱儿内心十分的杂乱无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