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狂徒

第7章 瘆得慌

东汤镇,徐唐镇,旭阳镇三个镇三足鼎立之势围绕着神秘之地,山涧。

此山涧自百年前就已经存在,根据古书记载,几百年前此地并无小镇,只是一片荒凉的土地,后来一位修为高深的修炼者来到此处开创了这三个镇子,慢慢的这里开始有了人类的踪迹,也有人说这个山涧便是这个三个镇子的命脉。

白尤正在白家后院庭中,手中拿着一本破旧不堪的竹书对着一位年轻的白纱女子讲解道。

“爷爷,这个故事为什么以前你没有给我讲过,现在却要和我讲这个有些可信不太高的故事呢?”年轻女子凤眼盯着白尤老态的容貌有些纳闷的问道。

“哈哈,可信不太高,现在还有什么东西可信度是十成高呢,筱儿,你是爷爷这辈子的骄傲了,今后最好能够走出这封印的世俗世界啊!”白尤慈爱的看着白筱儿,人人都想望女成凤嘛!

“爷爷,在东汤镇你看我现在在年轻一辈中基本上没有敌手了,墨家年轻一辈的墨闻之前据说好像死在一位叫什么封宇的少年手上了,可能也只有他能和我有一较高低的本事了!”白筱儿自信的来回跳来跳去,仿佛是在炫耀功法,又像是在调皮捣蛋。

“哦?你也听说过影杀封宇,你怎么就知道你会是他的对手呢?”

白筱儿停了下来,坐到了庭中的石座上:“因为那天在街上,我正好看到他把墨闻杀了……”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白尤一下子激动的声音放了出来。

白筱儿见状一下子也被吓坏了,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看到爷爷这幅样子:“爷爷,你怎么了,不就是看到了他杀墨闻了嘛,你至于这样嘛?”

白尤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轻抚着长须:“咳咳,是爷爷失态了,筱儿你说之前亲眼看到他杀墨闻了,他长什么样,本领如何?”

“怎么了,爷爷你再找他吗?”

来回走了几步,手中的拂尘随着风飘来飘去:“是的,筱儿,这件事情还不到时候,到了时候爷爷会告诉你,现在我也只是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我们的确需要找到他!”

“哦,好吧,那个封宇啊,看上去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吧,肯定超不过十七,穿着一身青色的衣服,然后那天墨闻驾着马撞向他时候,他很快就躲开了,看得出这个人应该是个速度极快的家伙!”

白尤听了自个儿孙女的话后,确定了肯定就是他,他就是轻功好,速度快,才会逃出墨家庄园。

“然后那个墨闻下马挑衅他了一句,也没有动手,你猜怎么着,封宇一下子就把他给杀了,杀了后还和周围人说什么要找就去后山找他,我还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白筱儿摊了摊手说道。

“嗯,筱儿啊,如果爷爷告诉你,这个封宇能在墨家家主墨龙的绝招之下还能逃掉,并且拥有一身开荒境中期的实力呢?”

“什么,这不可能,这,这不可能嘛,他才几岁啊!”白筱儿凤眼睁得如同一个鸡蛋那么大。

下一秒白筱儿好像明白了为什么爷爷要向他打听封宇的消息了,应该是想要拉拢他,他还那么年轻,之后一定前途无量。

这段时间以来,三个镇子上可以说是暗流涌动了,几大势力的手下纷纷都是再寻找影杀封宇,几个开荒境巅峰的高手都是再闭关,试着能不能突破引流境。

此时在旭阳镇上,一位身穿斗笠,外披素衣的少年出现了大街上,看着旭阳镇上的样子,少年感觉到了此地或许是他良好的藏身之处,因为这里没有家族的势力,唯独只有一个镇长罗紫,而罗紫也肯定是忙着闭关了!

封宇来到了一家茶铺前:“小二,来一壶茶!”说着将玄石拍在了茶桌上。

“好嘞,小哥你的茶!”小二兴致勃勃的拎着一壶茶过来,给封宇倒好了一杯茶。

“小二,我问一下,这旭阳镇上可有什么习武世家之类的?”封宇喝着茶不经意的问着。

“习武世家,在这旭阳镇上要说习武世家的话还真没有,不过啊,习武隐士倒是有一个,据说居然武艺高强,就连我们罗紫镇长都不能将他击败,只能打个平手!”

“哦?这个习武隐士那么厉害!”封宇倒是感觉到新奇了,能够和开荒境巅峰打的不相上下如今据他了解已经有五个开荒境巅峰的高手了,果然私底下的高手永远会比台面的还要不简单呐!

“怎么小哥,看你好像本镇的吧,打听这个干啥呀?”小二将抹布甩在肩膀上笑着问道。

“哦,我是东汤镇来的,去拜访各地的武学高手,想见见世面!”封宇抱拳笑着回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哥真是少年英雄呐,您慢慢喝茶,小的先下去了!”小二鞠了一躬。

封宇笑着点了点头,手里拿着茶杯,嘴中抿着一口茶:“习武隐士,有意思,那么我就来找找你这位习武隐士有几斤几两吧!”

旭阳镇某处树林。

“拜见镇长!”一位黑衣人半跪于罗紫身后。

“嗯,怎么样我让你查的人可有线索了?”罗紫冰冷的口气中透露着一丝忌惮。

“报告镇长,属下在东汤镇,徐唐镇还有旭阳镇上这些日子来一直在跟踪排查,每次发现他的踪迹后,就会被他给逃脱,此人的感觉十分灵敏!”

“废物!”罗紫一掌击在了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顿时喷出一口鲜血:“镇长饶命,属下都是尽力追着可是此人实在是狡猾的紧,最近一次便是在这旭阳镇追踪丢失!”

“什么,你是说他现在应该是在旭阳镇了?”罗紫眼前一亮仿佛抓到了希望一般。

“是的,属下追踪到南边的一家茶馆后,发现人就不见了,我想他应该还留在旭阳镇上!”黑衣人使劲点头肯定的说道。

“好,那就给我散播人下去,务必在一天内知道他的踪迹!”罗紫紧握着拳头说道眼神中乍闪着精光。

“啊?”黑衣人一下子抬头看向了罗紫。

罗紫一副阴冷的眼神看着“:“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属下告退!”黑衣人畏畏缩缩离开了。

月光下,罗紫露出了令人倒吸一口凉气的神情:“封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原本寂静无常的夜,一下子变得危机十足,身在一家客栈之中的封宇,时刻提防着外界,他这段时间当然知道,几大势力巨头都是再寻找自己。

“看来我之前消失在南边的茶馆是个错误的选择了,如今在罗紫的地盘,她眼线众多很容易就能派人手来大肆的巡查我!”封宇看着窗外的夜色心中盘算着。

突然,眼前掠过一道黑影,封宇立刻关上了窗户:“看样子还是躲不掉啊!”

封宇坐到了床铺上,长长舒展了一口气:“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嗖嗖……”

三道黑衣身影出现在封宇的面前:“影杀封宇,你让我们好找啊!”

“哼,找我,找我干啥呀?”封宇一脸逗笑的看着三人。

“我家主人想见你一面!”

封宇这时候站了起来,三个黑衣人一下子督惕起来:“哼,别紧张,我只是站起来活动活动身子罢了……”

“封宇,我们知道你的本事,速度极快,轻功很强,但是真想在我们三兄弟手中逃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带头的黑衣人恐吓道。

“哈哈哈,怎么,你这样算是恐吓我吗,难道说你们三个有能够和墨龙单挑的实力吗?”

“什么?”

话音未落,封宇转身来到了三人身后,两手两把匕首架在了两人的脖子上,还有一个活生生被踹了一脚。

“就这样的本事还想来抓我,罗紫是没人可派了吗?”封宇看着三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太伤人家心了!”此时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到了封宇的耳边,三人顿时感觉到了一阵欣喜。

封宇顿时生起一股督惕性,此人不简单,居然能在自己毫无察觉之下出现在四周,之前就算是墨龙,也不可能毫无察觉。

下一秒,封宇面前出现了一位身穿红色长袍的美丽女子,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勾人。

“难道说,你便是罗紫?”封宇试探性的问道。

“咯咯咯,少侠还真是聪明啊,没错正是我!”罗紫卖弄着身姿,右手用手帕遮着脸。

封宇见状不由得一股恶寒袭来,这罗紫是和墨龙他们齐名的老怪物了,竟然那么年轻,一定是修炼什么驻颜的功法,一把年纪还那么花枝招展,还真是瘆得慌啊!

“没想到啊,那么快居然就碰到了旭阳镇镇长了,我封宇何德何能让镇长大人亲自大驾呢!”

罗紫见状脸上微微一笑,走到了窗口,打开了窗户:“少侠,相信这么长时间了,你应该多多少少也都听说了,那么小女子也开门见山了!”

“小女子”封宇听到后,内心不由得又是一震,这个老太婆还真是不要脸啊……

“洗耳恭听。”封宇坐到了凳子上看向窗口。

“山涧那边的封印是少侠打破的吧?”罗紫看着窗外并没有回头看封宇。

“没错是我打破的!”封宇也没有拐弯抹角。

“那么为什么要打破这封印呢?”

“没有为什么,我说我是不小心打破的,你信吗?”封宇说话毫无波澜,仿佛二人在话语中对弈一般。

这时候罗紫笑着转过身来:“信,当然相信了,少侠可否告知您从何而来?”

“无可奉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