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云之怒

第7章 香魂已断生死别

萧雨山只觉情况不妙,转身就走,却听那婢女哀求道:“三少爷,请你救救香萱吧,我听二少爷说他是要罚香萱偷偷给你送饭之罪!”

萧雨山闻言,心中惊起惊涛骇浪,这香萱竟然因为帮助了自己被二哥惩罚,自己却这般粗心大意,还多有责怪之意,岂不是忘恩负义,连累她人?

萧雨山顾不得跪在地上的婢女,急速赶往萧浪起的别院,这萧浪起在年轻一辈之中确实是少有的高手,更因为是萧家正统血脉萧万腾的儿子备受宠爱,拥有一座别院。

这别院南面有一间柴房,听那婢女说香萱就关在这里,萧雨山急忙推开柴房木门,“香萱?”萧雨山唤了一声。

随着木门吱呀一声展开,萧雨山惊的双眼圆睁,瑕疵欲裂,那不高的房梁上挂着一道白绫,香萱裸着洁白的身体飘飘荡荡,孤单无比。

“香萱……”萧雨山缓步走了过去,只见香萱娇躯之上青青紫紫,一件撕破的衣裳还扔在一边,萧雨山以掌代刀,斩断白绫,香萱冰冷的身体跌在萧雨山怀中,冷、刺骨的殇。

僵硬的身体在萧雨山怀中怎么也不可能再温热,萧雨山伸手拾来地上那件衣裳,掩在香萱娇躯之上,心中无法抑制的悲伤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来,“萧浪起!你给我滚出来!”

屋中打坐修炼的萧浪起猛然飞出房间,“谁敢来扰我修炼!”

却见萧雨山怀中早就死透了的香萱瞪着无神美目,哀怨无比的看着自己。

萧浪起不想那香萱居然想不开寻了短见,心中也是一惊,这出了人命要让爹爹知道了少不了责罚。

但是萧浪起也不会太过惊慌,毕竟香萱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而已,而自己乃是高高在上的二公子,人比人,有的人命比天高,有的人卑贱如草。

萧浪起自知理亏,“我享用了这贱奴,也不用如此想不开吧,还劳烦三弟帮我葬了吧。”打了个哈哈,竟然还让萧雨山帮着掩盖事实。

萧雨山惨笑一声,也许对于萧浪起香萱只是一个普通的婢女,但是!对于萧雨山乃是有着送饭之情的恩人。

萧雨山只想悄悄别过香萱,从此离开萧家,踏上寻找绮彤之旅,可是,这道别,谁又能想得到是生死之别。

“好,葬我萧雨山一定会厚葬,不过需你萧浪起来陪葬!”

看着惨遭侮辱寻了短见的香萱,萧雨山心中怒火无法压制,头脑之中只有杀了萧浪起的一门心思,当下便说了出来。

“什么?”萧浪起不可置信的看着萧雨山,从来不敢反抗自己的萧雨山今日竟然说出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话来,让萧浪起勃然大怒。

萧浪起之怒,怒的是从来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三弟公然挑战自己的颜面,这是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决不被允许的,这种挑战便是自己的亲弟弟也绝不可以。

萧雨山之怒,怒的是对自己颇有好感的香萱只因为给自己送了三餐便被自己的亲哥哥玩弄致死,不,并非是仅仅因为给自己送饭,只是报复,当日自己曾公然反驳萧浪起,他暗暗记恨,迁怒于香萱,说来说去,香萱之死还是因自己之故,这等哥哥,可与自己还有半点亲情?

没有,半点都没有。萧雨山告诉自己,定要为香萱报仇。

两人眼中皆发出凶光,这一战,怕是不能善罢甘休。

“既然你要寻死,做哥哥的便从了你的心愿!”萧浪起铁拳一握,腾出滚滚黑气,这是萧家的断山拳,释放斗气,成断山之力,一击之下,何人可挡。

萧浪起一出手便是全力,何曾想过要给萧雨山留下性命?

不过萧雨山也未曾想过留萧浪起一条狗命,自己拳上也是升起丝丝黑雾,将那拳包裹的不留一丝余地。

断山拳与断山拳的比拼,生死就在这一刻。

萧雨山怒喝一声,滚滚拳风势如破竹,一拳砸向萧浪起的面门,萧浪起何曾惧过萧雨山,当下铁拳也是对了上来。

嘭的一声,响彻大院,两个斗者十二阶出彩之辈的生死之战岂可小视,这一拳,拳上扩散出道道波纹,划过空气,将四周屋上的瓦片尽数揭落。

二人各退三步,萧浪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人真的是萧雨山吗?怎么可能与自己能战个旗鼓相当!

萧浪起毕竟比萧雨山早踏入斗者十二阶很久,那斗气所存之量不得不说要比萧雨山武核之中的斗气强大不少,不过萧雨山的武核乃是橙阶。

“再来!”萧雨山被萧浪起击退之后,也不调息,拳上黑气再度凝合,返身扑了过来。

这一下萧浪起再惊,自己只觉刚才一击使出全力,现在武核之中十分空荡,恐怕不能再来上一次断山拳了。

不过萧浪起绝不相信萧雨山还能再战,当下也是强行提起斗气,猛然击出一拳。

这就是赤武核与橙武核的区别了,赤色武核怎么也比不上橙色武核对于斗气提纯的功效来的强大,只能说萧浪起这一拳并非败在斗气不足,而是败就败在了都斗气不纯上。

以现在萧雨山橙色武核炼化的斗气足以支撑萧雨山打出两拳断山拳,而萧浪起更为磅礴的斗气只能支撑一拳。

刚才一拳,萧浪起多少还是占到了一点便宜,但是下一拳,萧浪起刚一接触萧雨山的铁拳,便被打的上衣全碎,倒飞而出,使用了攻击法门的一拳,绝非是萧浪起勉强提起的普通一拳可以抵挡。

萧浪起飞在空中眼中尽显惊诧,只见一道黑影跃在空中,萧雨山又追击了过来,“萧浪起,新仇旧恨,你我一并了结!”萧雨山一拳砸下,犹如怒龙出海,嘭的一声,结结实实的砸在萧浪起的胸口。

一圈淡淡的光华将萧浪起包裹,毫不费力的将萧雨山的攻势化解。

但萧浪起重重的跌在地上,还是让他痛的不能动弹。

“防御法宝?”萧雨山踩在萧浪起身上,只见萧浪起小指上带着一枚金色小戒,纹着不知名的异兽。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