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云之怒

第6章 进阶十二

萧雨山心中高兴,只听外面传来碎碎脚步,那香萱又是来了,“三少爷,我可是能进来?”

萧雨山心情不错,当然立时请香萱进来,只见香萱换了一件淡粉色裙子,配着洁白肌肤,更显粉嫩,好似出水芙蓉,不想眼中一直只有绮彤,忽略了香萱也是娇俏美人。

香萱再提一个食盒,帮萧雨山将房间打扫一遍,收了午时的盘碗,道:“三少爷好胃口,竟然全部吃完了,香萱手艺如何?”

萧雨山中午恐是饿了,吃的狼狈,现在想起来却是羞涩,道:“香萱的手艺不错,让雨山大快朵颐,还要多谢了。”

“三少爷哪里话,还是尝尝香萱今晚准备的,吃完了香萱再走。”香萱将带来食盒之中的晚饭取出,正是四菜一汤,都有金玉豆腐、香炒小笋、蒜香芋泥、还有一条香喷喷雪栗烧鱼,最后的是一盆甜汤。

萧雨山平时都很少吃到这些,当下又是饕餮一顿,只觉腹中再也放不下了,才抹嘴道:“这鱼真的很好吃,不过我吃不下去了。”

香萱掩嘴一笑,伸出翠手一一收拾了,只道明天再来。

送走香萱,萧雨山将修炼斗气的法门施展,这次周身斗气涌进经脉之数似乎更多,萧雨山通过神眼繁目淬炼精元,使得经脉更加稳固、宽广,所以其中所容的斗气也越发的庞大了起来。

这一夜,萧雨山生生将武核突破到十二阶。

武核其上光泽也是一变,这武核也分了七个等级,乃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品阶,萧雨山使用萧家功法修炼,仅是修出了一个赤色武核,现在被那神眼繁目改变,已经变成了橙色。

这意味着武核的异变,按照道理来说,修出什么品阶的武核便是什么品阶,除非在得到更好的功法之后,化掉武核重新修炼。

当然也有些天赋异禀之辈,使用低级功法修出高一些品级武核的奇人,或是因自身属性的特殊,对武核多有异助,再或者吞服过什么天材地宝,总之对于提升武核的方法杂类旁多。

不同品阶的武核其中所能存贮的斗气也是不同,橙色武核就要比赤色武核所存斗气多了三分之一还多,萧雨山这橙色武核要是被萧万腾知道,必然会大加培养,因为整个萧家也只有萧万腾是橙色武核,还是上代族长因寿元不多,难以突破之故,将一个天材地宝让与了萧万腾才使得赤核变橙。

这一夜的时间不多,但是萧雨山竟然突破到了斗者十二阶,成为了萧家年青一代的佼佼者,这番变化必然能让萧雨山的地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要知每个家族都对下一代的栽培倾尽心血,这也是为什么萧雨山之前一直被萧万腾雪藏之故。

莫要小看这两阶,区区两阶其差距千万,每一个突破又比上一个突破难上万分,所以萧雨山在斗者十阶停留了一年之久,这一切都要感谢云老的神眼繁目之术……

萧雨山修炼之后只觉神清气爽,平时身体修炼完的疲惫一扫而空,想来又是神眼繁目改造身体的奇效了。

萧雨山将那铜戒取了出来,虽然这铜戒与周欢赐下的宝物无法相比,但是聊甚于无,萧雨山还是将属于自己的一点斗气渡入铜戒之中,铜戒顿时大亮。

这铜戒并非是攻击类的法宝,而是护体类,注满斗气,可以抵御三次同境界高手的攻击,正是一件青铜宝物,荒蛮大陆之上的各种类别法宝都分三种,青铜级别、白银级别、黄金级别。

周欢赐下的都是黄金级别,一个小家族要是能有一样,便是祖上有德,不想萧家同时得到上百件,现在的实力可以说是质的飞越,但是萧远山却想到都会生闷气,这么多黄金级法宝竟然自己连一件都没有分配到。

不过萧家一族也算是附近屈指可数的大家族,拥有近千同血脉之人,旁支那更是数不胜数,这样的话那百件法宝分配确实不能达到人手一件。

萧雨山郁闷的将那铜戒带着手上,不管怎么样,青铜法宝中此物也算是上品,就当废物利用吧。

萧雨山心中默默倒数着出走的日子,还有六日,先去那北方,云老口中所言的异动到底是什么?独月花又在哪里?这些必须打探清楚。

萧雨山只有抓紧时间修习神眼繁目之术,日夜不眠,不过萧雨山瘦弱的身体竟然也能撑的下来,每每将那神眼繁目之术停下,总是觉得身体越发的强壮起来了。

剩下的六日,萧雨山就在这魔鬼般的修炼中度过来了,前三日香萱还按时送饭来,但是这后三日却也不见了人影。

萧雨山哀叹一声,“人情冷暖,原来香萱也是这般无情,恐怕也觉得我太过疲惫,不想理我了吧。”

实力为尊,谁也逃不过这些人情世故。

萧雨山想了又想,不管如何,还是应该与香萱道一声别,因为这萧府之内只剩下着三餐之恩还有留恋。

香萱所居住的地方并不太远,萧雨山出门急行盏茶之功便到了,轻叩数声,只听屋内传来一道人声,“是谁?”但非香萱的声音。

“我是萧雨山,敢问香萱可在?”萧雨山答道。

“三少爷?”屋门片刻便开了,走出来一个女子,只是与香萱同屋居住的婢女,见到萧雨山十分惊讶,“回三少爷的话,香萱已经三日不见人影了。”

萧雨山掐指算来,自己也是三日未见香萱身影了,心中奇道这香萱怎么突然不见了踪影。

“那你可知香萱去了哪里?”萧雨山没有忽略掉那婢女眼中现出的一丝忧虑与惊慌。

“奴婢不知。”

萧雨山心中起疑,喝道:“大胆,竟然敢骗我!”

这一惊吓,那婢女顿时跪在地上,哭道:“三少爷恕罪,奴婢不敢说。”

萧雨山心中越发的担心起来,催问道:“若是不说,我定然不会饶过你知情不报之罪!”

这一吓,那婢女当下如倒豆子一般全部说了出来,原来香萱被萧浪起捉走了,关在萧浪起的别院之中,并恐吓这婢女不许和外人透漏,所以这婢女不敢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