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云之怒

第4章 神眼繁目

“莫急,我现在附在你身体之中,你所思所想定然逃不过老夫的眼睛,你可知老夫为何被剿灭?乃是因为窃取了天机,吾这道残魂正好记忆了这一点,故此可以让你另辟蹊径。记住功法易取,天机难测!”

“吾现在传你这道由天机衍化而来的功法,名为神眼繁目,与目前你所知晓的等级划分又有不同,你好生领悟。”云老将这神眼繁目的法决打进萧雨山脑中又道:“你现在先将身体用神眼繁目淬炼一番,十日之后,出发去北方,那边似乎有些异动,而且老夫闻到了独月花的味道,去取来,老夫炼化之后可以重铸元神,才可将后面的修炼法门传授给你。切记莫要太过显露,否则定遭神罚!”云老说完便安静了下来。

萧雨山又叫了两声:“云老?云老?”却无回应,这件事情匪夷所思,简直如同做梦一般……

这等奇怪的事情发生在萧雨山身上,直叫萧雨山不敢相信,只是脑中那道唤作神眼繁目的法决不住提醒萧雨山此事绝非做梦,萧雨山当下急忙返回府中,回到屋子里,取出此法研究起来。

此法确实与目前世界所分等级不同,目前世界在萧雨山所认知之中分为斗者、斗士、斗统,斗将,斗皇,斗尊,斗神七大等级,每一级又分十二阶,萧雨山正是斗者十阶的样子,只能不停取天地间稀薄的斗气,不断淬炼胸口处的武核,突破晋级,方可增强战斗力。

而那繁衍醒目中提到此法的修炼却是大大不同,正是要闭塞外界,修炼本体,修的是本体之中一种叫做精元的东西。亦是分为开元境、追影境、御灵境、寂灭境、轮回境、混沌境、太虚境,各又有九重天。

这种修炼之法更像一种辅助修炼的法门,但是其中提到,天地斗气何其磅礴,不将人体开发极致,又怎么可容得下天下斗气的九牛一毛?人体潜能绝非是当世之人所能明白,若是能发挥极致,此番天地怎又容的下这修炼之人,所以天机之谜正是在人体本身。

萧雨山再往下看,这云老存在自己脑中的法决只有开元境,之后便戈然而止,看来需要取来独月花帮云老唤回残魂才能换取下面的法决。

不过这繁衍醒目到底是否如云老所说这般神奇,还得验证一下,萧雨山按照那法决的修炼之法开始运转。

修炼神眼繁目的第一步便是封闭自身三百六十万余万毛孔,至于口鼻耳目也是不能吐纳。

萧雨山运转法决,只觉全身顿紧,干燥不堪,不能透气,当下便要昏厥,还好凭着一颗报仇心切的心思死死抵挡住这眼前黑暗,这般把持了一个时辰,终于将全身毛孔封闭,接下来便是口鼻耳目。

嘴巴、耳朵、眼睛这些人体器官封闭之后还好上一些,但是这鼻子不能呼吸……当真是紧要的很。

萧雨山闭住呼吸,还未坚持一盏茶的时间,便散了功法,大口的喘息起来,此事绝难做到。

萧雨山一时之间生出一个荒谬的想法,莫非是那云老骗自己,但是如何呼唤,那云老也不露面解释一下。

萧雨山只好继续重新运转功法,封闭毛孔已经经历一次,倒是很快便成功了,可是那闭住呼吸,还是很艰难,这次有了经验,预先存了一口气,时间久了一点,直到法决完成,顿时全身大变,整个身体经脉内脏之内全部如同扭曲,拼命紧缩,萧雨山大痛,但是也堪堪忍耐了下来,随后每一条,每一段经脉中都渗出一点银色光泽,飘散在萧雨山体内。

这些银色光泽慢慢汇聚一团,升入脑中,萧雨山额间顿时散出一圈淡淡莹光,一个如同眼睛的印记现在两眉之间,只是极淡,饶是如此,萧雨山整个身体也发出咯咯的声音,这一刻,时间似乎都被静止了,封闭之耳闻音更加清晰,封闭之目视物更加明亮,封闭之鼻闻味更加灵敏。

萧雨山只想痛痛快快的呻吟一声,这种感觉简直太妙了。

随着神眼繁目的修炼,原本飘散出来的银色光点似乎强大了不少,看来这些就是体内真元了。

萧雨山修炼了许久这才散去法决,引导那些银色光点重新进入经脉之中。

待萧雨山散去法决,毛孔立时打开,其中涌出一些淡淡的黑色粘稠之物,不过萧雨山原本洁白的衣衫被前日雨水打湿又沾染了不少泥土,倒也看不出来。

只是,萧雨山感觉修炼之后并无太大改观,不觉有些失望,当下又将萧家的那修炼武核的功法修炼起来试试,这萧家的功法确实如云老所说,乃是不入流的功法,但即便如此,萧雨山周身的斗气还是如同溪流一般,潺潺流入体内。

这时萧雨山惊讶的发现,这些斗气运行速度要比原来快了不少,而且吸纳的速度也较之前颇为不同,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现在的斗气只是如同小溪一般汇入江海,那之前便是一杯水,一壶茶,点点滴滴的渗入身体而已。

这些斗气的运转规律正是先入经脉,由经脉作为甬道,连结胸口武核,这经脉之内的斗气被炼化,飞速进入武核,武核恐是从前从未承受过如此之多精纯斗气,当下发出一声破裂之音,萧雨山大惊,一年之久的斗者十阶就要突破了。

萧雨山喜不盛喜,乘热打铁,不断摄取斗气,不过半柱香的时间,武核变得大了不少,此时,萧雨山正式踏入了斗者十一阶!

晋级,来的这般轻易。

萧雨山一时豪气大涨,重新运转神眼繁目,如此这般来来回回,精元斗气反复修炼,整整修习了三日,这斗者十一阶彻底稳固,而且经脉也粗大了不少。

“看来云老并未骗我!”萧雨山睁开的眼中射出一道精芒,心中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信心……

萧雨山心中之喜,让自己暂时忘记了浓郁的忧伤,伸出袖子将那脸上的汗泽抹去,只见泛着雨泽的袖子上沾了一抹黑液,当下走到铜镜前一照,却见满脸黑色,急忙用水去清洗,当时便洗了一盆黑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