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穿越我怕谁

第10章 诡异幻阵

女人求救、哀泣的声音就像魔音,不停引诱着白辰体内的兽性,身体的异样让白辰更加坚信,一旦沦陷绝对会发生非常不友好的事情。

牛铁一个激灵,从地上站起来,以自己的修为竟然会守夜时犯困,不应该啊。

自我检讨一番,牛铁看到睡着的朱桐树生起一股怒气,守夜时睡觉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让所有人都凭增危险。

“喂,桐树你醒醒,值夜时睡觉再这样你就回去算了。”

牛铁推了朱桐树下,朱桐树应声而倒,强壮的身体有些萎缩,脸更是煞白煞白。

“桐树!”

牛铁抓住朱桐树身体感觉一阵冰凉,在自己身边的朱桐树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死了。

一起守夜的两人连忙过来,看到惨死的朱桐树面色骇然。

“快把所有人叫醒!”

牛铁闹出这么大动静,熟睡的人陆续醒来,但有一些人睡得死沉没有半点醒来的样子。

“阿辰!”

看到白辰也是不醒人之一牛铁连忙跑过去用力摇晃,梦境中,一群人也在不停的摇晃推搡着白辰,还把一个个露着大片肌肤的女人推在白辰身上摩擦。

“呔!大胆妖孽,我的身体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

摆脱梦境的白辰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在自己的体内,自己醒来阴冷气息要透体而出。

“镇!”

元牢大开,阴冷气息萦绕在白辰头部,是元牢所在部位,都送到门口来了,白辰岂能轻易放过。

白辰元牢已到一阶巅峰,再加上精神强度+1,直接将入侵体内的鬼物镇压在元牢内。

牛铁停止摇晃,眼睛紧张盯着白辰,几息之后白辰睁开眼道:“是一只女鬼。”

“一只什么样的女鬼?”

牛铁凝声问后,白辰脸色也难看起来,他经验少但并不傻,自己镇压的女鬼是一阶中级,但这个一阶中级的女鬼差点让自己着了道,也厉害的忒过分了吧。

“还有女鬼!”

已醒来的宋德峰元牢已是三阶,根基之厚远超白辰和牛铁。

从熟睡的人身上一道道阴冷气息飘出,那熟睡的人也断绝了生机。

“找死!”

宋德峰暴怒,从小臂中窜出一头硕大的野猪妖,接着从后背飞出一只鹰妖,猪妖和鹰妖全是三阶。

牛首长刀出现在牛铁手中,一朵花盛开在大丫脚下,其余的人拿起武器,紧张惧怕的警惕着周围。

“去!”

猪妖和鹰妖同时发动攻击,而这时整座古庙突然大变,变得和白辰梦境中的古庙一模一样。

一具具腐尸钻出来,手中拿着刀剑长矛向人们一步步杀来。

四周哭泣声、求救声萦绕不绝,普通人在声波攻击下完全没有抵抗之力,捂着脑袋大喊大叫或挥舞武器四处发疯。

是那些山贼和被抓的可怜女人!

尸体虽然腐烂但白辰还能看出模样,腐尸是梦境中要自己吃肉喝酒的山贼们,那些女人是被山贼抓来泄欲的可怜村妇。

内视元牢,被自己镇压的那个女鬼是独眼山贼搂抱在怀里的那女人。

“爷爷,牛大哥!”

大丫双手抱头痛苦的求救,她虽是鬼妖士但太菜了,元牢十分薄弱。

“大丫!”

宋德峰身影一闪来到大丫身侧,但他不知该如何做。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一个村民挥舞着长刀狠狠砍在与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伙伴身上,一刀接着一刀。

“阿辰,救人。”

牛铁咬着牙,他勉强能自保,但再想做什么就难了。

“合体!”

白辰接近二阶的元牢强度,在声波攻击下脑仁疼的够呛但比牛铁强多了。

“鬼发!”

无数的黑发蔓延,将所有发疯的人缠绕住,接着白辰用黑发卷起石头全都砸晕了。

“小子,我要那个女鬼!”

脑海中贞子的声音传来,白辰也不犹豫立刻炼化。

女鬼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很快就被炼化掉,留下一缕淡淡的气息,白辰一眼认出这是极品精神系材料——梦魂息!

梦魂息被贞子一口吸掉,凶戾的脸上露出陶醉的模样,这种极品材料对所有的鬼物都是大补之物。

白辰操纵着黑发将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戒备的警惕着四周,宋德峰操纵着野猪妖和鹰妖攻击腐尸们。

“砰!”

腐尸才一阶中级,在三阶面前不堪一击,野猪妖将一具具腐尸撞飞。

鹰妖俯冲利爪将一具具腐尸或女鬼抓烂,这些一阶中级的鬼物在它爪下和小鸡崽子没啥差别。

白辰长舒口气,果然大树底下好乘凉,有宋老这个比牛大腿还粗的老粗腿在,自己这个小虾米直接进入观影模式就能通关,美滋滋。

“小牛,阿辰你们快点想想办法,咱们破不了幻境咱们就完了!”

宋德峰到底经验老辣,而这时白辰也才发现被打烂的腐尸竟然又从地下钻出来,魂飞魄散的女鬼们仍在哀泣。

宋老这条老粗腿不够粗啊。

白辰看了眼勉强自保的牛大腿,眼神有些呆滞,所以寻找幻境突破口的重担竟然要压在自己稚嫩的肩膀上?

我还是个孩子啊啊啊!

白辰郁闷,牛大腿宋老腿,抱着两条大腿都不管用,是敌人太强还是大腿不够粗呢?

“我出古庙试试。”

白辰身影一闪,长发飘散将女鬼和腐尸困住,踹开古庙大门外面是月明星稀的夜空,白辰心里一喜大喊道:“从大门出去就能摆脱幻境了。”

“你带着人快走,这里有我。”

宋德峰心里大喜,召回鹰妖防护众人,前方只留一个横冲直撞的野猪妖完全hold住。

白辰长发卷住牛大腿和大丫,野猪妖冲来为开路,白辰畅通无阻带着两人从古庙大门冲出去。

What?

白辰一脸问号,与他对视的宋德峰脸则黑了,他眼看着白辰冲出去,又眼看着白辰冲进来。

“小子再想想办法,这样下去咱们都得死在这。”

宋德峰说着指挥野猪妖撞古庙的墙壁,既然无法逃脱那干脆拆了这里!

野猪妖直接穿墙而过后又穿墙而回,而那堵墙完好无损,拆庙方案完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