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穿越我怕谁

第7章 怒杀

看到白辰轻松杀死同伴,剩下的两个人头蜘蛛妖夺窗而逃。

“想跑?哼!”

长发蔓延屋里全是蠕动的黑色长发,两个人头蜘蛛妖左突右撞根本出不去。

白辰虽然才修行了两个半月,根基还薄弱,但与他合体的贞子却是二阶巅峰的鬼物,就连牛大腿想打败都是靠阴的。

有着金手指白辰获得的元气比牛大腿两年还多,每天还有强化元眼元牢的丹药、鬼妖进阶的各种材料领取。

区区人头蜘蛛妖才一阶中级妖物,偷袭下能打白辰个措手不及已不易,真枪实刀干起来就算二三十个白辰也不惧。

“去死吧!”

黑色长发将两只人头蜘蛛妖缠住,无数的头发钻进它们的眼鼻口耳中,两只人头蜘蛛妖剧烈的颤抖颤栗,等白辰将长发收回后,两只妖物已嗝屁朝凉。

杀掉三只人头蜘蛛妖白辰一点喜悦的心情也没有,走到王大妈前轻轻一按,果然皮囊内已被溶解。

刘大哥也一样,昨天白辰才在这蹭饭,与刘大哥夫妇有说有笑,但今天,三人却惨死。

“混蛋啊!”

白辰怒极,纵身一跃撞破茅草站在屋顶上大喝道:“所有人立刻把那绸料衣服脱下来,那是蜘蛛妖吐的蛛丝,快啊!”

村民们没有像小说中的那样犯傻,听到白辰的话后面色大变,连忙开始脱衣服。

“啊!怎么回事?我被衣服捆住了。”

“这些衣服都化成了丝,谁来救救我……”

“快点拿剪刀把这些丝剪断!”

衣服立刻化为蛛丝困住村民,有些人侥幸脱掉衣服,看着变成的白丝一个个后怕的脸色苍白。

穿背心裤衩的人脱的最快,就算没来得及脱掉,衣服用料少蛛丝也少,还能够挣挣扎扎。

村里妇人们衣服绸料用的足,全被蛛丝包裹住,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轰隆!”

一座茅屋坍塌,手持牛首长刀的牛铁冲天而起,他的长刀上滴落着蜘蛛妖的血液。

“白辰,杀妖救人!”

“是!”

白辰纵身朝着被蛛丝束缚的人冲去,在杀妖之前,他得先救人,能救几个是几个。

“嗖嗖嗖……”

一道道蛛丝从茅屋射出,白辰长发飞出把蛛丝挡住,紧接着一个个人头蜘蛛妖从各个茅屋中冲了出来。

“杀!”

“杀死鬼妖士!”

漫天蜘蛛网朝着白辰和牛铁罩去,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天罗地网让人躲无可躲。

白辰身体下坠撞入一座茅屋中,蛛网将茅屋笼罩束缚,躲进茅屋中的白辰虽然被困但也躲过一劫。

“给我开!”

双爪一撕,区区蛛网还困不住白辰,白辰刚窜出来几只人头蜘蛛妖一边吐蛛丝一边扑来。

“哼!找死!!”

长发飞舞蛛丝全被拦截,白辰战斗招式一般,经验也少,但合体的是二阶巅峰的鬼物。

“嗖!”

身体疾驰中超快的速度躲开蜘蛛妖们密集的攻击,白辰瞬间与蜘蛛妖近身交战。

利爪抓出,一手将一只蜘蛛妖长腿掰断,另一只手指甲刺入蜘蛛妖脑袋,五根指甲比五把刀刃还锋利。

“啊!!”

干掉一只蜘蛛妖白辰抓着它的尸体用力一扔,蜘蛛妖的尸体带着一张蛛网飞走。

咦?!

白辰眼睛顿时一亮,他冲入一个茅屋中举起水缸高高跃起。

十几只蜘蛛妖齐齐吐出蛛网,白辰双臂用力水缸朝蛛网最密集的地方飞去,一张张蛛网兜住水缸飞走。

双脚空中一踩,白辰紧随水缸后面,有水缸开路前方畅通无阻。

“去死!”

白辰空中折跃从蜘蛛妖的脑袋上落下,长发飞舞将蜘蛛妖长腿束缚住,右手抓住空当大开的蜘蛛妖脑袋。

“嘭!”

蜘蛛妖的脑袋被白辰一抓捏爆,白辰朝着旁边的蜘蛛妖杀去,同时把捏爆脑袋的蜘蛛妖甩过去。

旁边蜘蛛妖刚朝着白辰喷出蛛网,蛛网却将同伴的尸体裹住,它刚要逃跑白辰已近身,长发缠绕比蛛丝要坚韧数倍,任凭蜘蛛妖怎样挣扎也无济于事。

用蜘蛛妖尸体、石头等破蛛网后,白辰杀妖速度暴增,在鬼发和鬼爪下,蜘蛛妖没有一合之力,一只只人头蜘蛛妖惨死在白辰鬼爪之下。

“嘶!”

“嘶嘶!!”

眼看白辰勇不可当,人头蜘蛛妖们朝着村外逃窜,杀红眼的白辰岂能让祸祸了村子的妖物轻易逃跑。

“给我起!”

空旷地带对蛛网大大有利,白辰用力把一棵长成的树硬生生拔出来,扛着树狂追不止,蛛网罩来白辰挥舞着树将蛛网轻松拦截。

一路追杀到山脚白辰停下脚步喘着粗气,战斗这么久元气被消耗干涸,再追就是被蜘蛛妖们反追猎杀了。

“你先回村休养,剩下的那些妖物我去宰了!”

牛铁声音中带着暴怒与浓浓的杀意,人头蜘蛛妖仿佛知道原来小野村的概况,七成蛛网都罩向牛铁,茅屋蛛网包裹的严严密密。

刚脱困的牛铁心中憋屈和怒火可想而知,眼睛一闪风芒蜂妖飞出。

看着追进山林的牛铁白辰想喊一句穷寇莫追,但想想这片山林对牛铁来说和自家后花园没啥区别,也就没喊出来。

解除合体后白辰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说到底还是根基太弱,三分钟猛男。

天气阴沉沉的,但比不上萦绕在小野村上空的悲伤。

哭声充斥着山村,所有人面色戚戚然,人们从茅屋中抬出一具具血肉被溶解或者只剩皮骨的尸体,妇人们抱着孩童,孩童们藏在母亲身后,根本不敢看那惨景。

白辰收敛着王大妈家的尸骸,他做了一个大号棺材,王大妈一家生前住在一个屋里,没理由死后就要分开。

“王大妈呀,两个月前你就说要炖锅肉给我吃,我等啊等,唉~没口福啊。”

“小屁孩儿,你二狗哥还有好多故事没讲给你听呢,本来想写下来烧给你,但你不识字写了也没用,我发誓,绝对不是我懒得写哦。”

“刘大哥,我知道你总觉得我吧从醒来就不正常,不喜和我交往,但无所谓我不在乎,对了到下边啊别老打小屁孩儿屁股了。”

望着一家三口的尸骸,白辰鼻子有些酸,仰头看着天空。

合上棺盖,白辰铲下一铲土,木然的重复着动作,等他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坟头愣了好久。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