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我念,寄你长情

第一章 不要钱只要你

上午,温柔的阳光铺了满室。

朦胧的纱帘后面,大床上躺了两个人。

一个脑袋窝在另一个的肩窝上,黑色长发一半披在身上,一半散落在枕头上,若不是肤色不同,压根分不清谁是谁的。

良久,长发女人醒了过来。

身旁的人仿佛察觉到,搂抱着对方的手臂又紧了紧,还蹭了蹭女人的头顶。

女人无声的笑了下,等对方没了动静,才小心翼翼的把男人横搭在腰上的胳膊拿下悄悄起床。

当看着脚下散落的那些痕迹,饶是自诩大胆奔放的苗凤楼也忍不住羞红了脸。

背后会是什么情况,她根本连看都不敢看。

苗凤楼小心的进入洗手间关上门,尽可能的不发出一丝声响影响到对方。

自然也就没发现,在她往洗手间走的时候,床上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睁开了眼,当她关上门之后,才发出一声惋惜的喟叹。

苗凤楼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已经一身职业装。

长长的黑发固定在脑后挽成了一个丸子,额前却又有一缕散发留下,干练中又平添无限风华。

当看到男人正盯着自己的时候,苗凤楼脸颊不自觉开始微红。

犹豫了下,苗凤楼轻声道:“阿禅,床头柜抽屉里有钱,你要是缺什么了自己买,如果不够了再跟我说。”

司寇禅懒洋洋的看着她:“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苗凤楼顿时横了他一眼,眼波流转,不见平日的凌厉,倒是仿佛在撒娇。

司寇禅顿时觉得浑身一软。

“苗姐,不要去上班,陪着我好不好?”他低沉略带嘶哑的声音让苗凤楼差点站不住脚。

她慌张的扭过头不敢再看他,结巴道:“那,那个,我,我上班去了。”

司寇禅低低的笑了起来,突然眨巴了下眼睛,噘嘴冲她飞吻了一下。

苗凤楼顿时满脸通红,一个字都不敢再说,狼狈的逃了出去。

苗凤楼走后,司寇禅双手交叉抱在脑后,想到这几天神奇的经历忍不住低笑了起来。

他微微侧头在苗凤楼靠过的肩窝上轻嗅了下,还能嗅到独属于她的芬芳。

他忍不住又深吸了一口,直到她的气息灌满鼻腔,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这个女人就像罂粟,一旦沾上,就不想放手。

真不知道韩海生是脑子进水还是抽了,把一个千人骑万人尝的公交车捧在手上。

也好。

他不要,自己就笑纳了。

以后,这个女人跟韩海生可是再没有任何关系。

门外。

苗凤楼深深的吸了口气,拍拍自己着火一样的脸蛋,感觉脸上的温度慢慢的降下来,才轻吐一口气进了电梯。

刚进电梯,就收到了一条短信,苗凤楼看了一眼,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