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小渔夫

第十五章 极品帝王绿

叶新亮轻描淡写的声音响起。

宛如一道惊雷砸向了包厢里的众人。

每个人的脸上都相当的复杂,但是神色间统一透露出了一个意思。

这小子是疯了!

没错,而且是无药可治的那种!

跟昔日海市赌石之神玩赌石?那不是找死?

王震山又一次被自己的香烟给烫到了,上下打量了叶新亮一眼,笑道:“小子,你很有勇气,但是,你知不知道我往日被人称作什么?”

“不知道。”叶新亮一脸莫名的看着他。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又不是RMB,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知道。

况且,他也无需知道。

王震山被他的话噎了一下。

众人也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不知道。

不知道就对了。

难怪他敢向王震山发起挑战,并且,还是赌石!果真是不知者无畏啊!

跟一个赌石界的赌神比赌石,你怕不是脑子秀逗了?!

他们已经预想得到这个年轻人等会儿,究竟会输到什么样的地步了。

“喂,你个小土鳖就别说大话了,王总已经很久没有赌石了,怎么可能会为了你破例。”王诚为了表现,忍不住又是挖苦了一句。

谁成想,他刚刚说完,王震山便无意识地打脸道:“没事,今天刚好心情不错,只不过,你只提了你赢的条件,要是,你输了呢?又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王震山可从不参与没有筹码的赌。”

“我不会输。”叶新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相当平淡,仿佛就是理所应当一般。

包厢里又是寂静了两秒。

小伙子你这种蜜汁自信究竟是哪里来的?

在一个赌石之神面前,你说你不会输?

突然,王震山的大笑声响起,此时此刻他的眼底也多了几分讽刺,无脑说大话,还真是符合当下年轻人的作风。

也罢。

就当是免费教学了。

况且,那小子的拳脚功夫还算不错,若是输了,收入麾下当个保镖,倒也不错。

大手一挥。

他让手底下的人下去准备。

吴晗希这时已经了解到了王震山的背景,悄悄走到他的身边,担忧道:“叶新亮,不如你换个赌法吧,这王震山赌石可都是十拿九稳的啊。”

陈落在一旁默不作声,事实上,她已经为对方的愚蠢有些无语了。

跟王震山谈赌石,那无异于在关公面前教他怎么耍大刀!

废物就是废物,这种时候还上来添乱。

“没事,不用换。”叶新亮想也不想的挥手拒绝。

开什么玩笑。

有他的透视在,难不成他还会输?

无知的凡人。

没过多久。

保镖们将几个大箱子搬进了包厢中,毛料成山地堆着,都是没开过窗的。

这赌石就是最具风险的行业。

一刀穷一刀富。

光从外表上看去,若非没点眼力,压根就不知道哪块毛料里,能开出绝世好玉!

古人言,神仙难断寸玉,诚不欺我!

当然。

这对于叶新亮的透视眼来说,那都是小意思,毕竟,哥可是个自带外挂的男人!

“小伙子,你先选吧。”王震山表现很大气。

除了排除自己以大欺小的嫌疑,这也是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

淡淡点头,叶新亮在众人的注视下,透视开启,只大致扫了一眼,这些毛料的情况便全然不落的被他收入原地。

没有犹豫,他挑出一块最不起眼的毛料。

甚至,没有仔细去分辨,便结束了自己的动作

“就这块儿吧,”

众人愕然地看向他,差点就忍不住嚎一句,你确定就这么结束了?真的不再看看?

他们现在相当怀疑,这小子究竟有没有一点赌石的经验。

纯粹是瞎蒙的吧!

而且蒙的还是一块最垃圾的毛料。

吴晗希欲言又止。

而陈落已经恨死叶新亮,这个废物根本不是来救她的,而是来害她的。

一想到自己的下场会更惨,她就恨不得把叶新亮撕烂。

白耀等人也忍不住扶额。

至于王诚,眼中的不屑,更是毫不掩饰。

王震山看了一眼神色自若的青年一眼,不禁轻哼一声,走到那些毛料的面前,弯腰看着。

他的行为动作看上去就要显得专业很多了。

敲、打、摸、观色泽……

细心的鉴定了一番。

他最终挑出了一块毛料。

两者放在一起对比,众人虽是没有多少经验,也能一眼分辨出彼此之间的差距。

王震山挑选的毛料,不管是外皮还是大小都要略胜一筹。

相反,叶新亮挑选的毛料,则是又小又丑,通体黑色,就这样的毛料,能开出好玉才是怪事了!

“开了。”王震山看他没有更换的心思,便对旁边的助手吩咐道。

那助手就是个开玉的好手,闻言点了点头,掏出吃饭的工具,先是拿过王震山所选的毛料,掂量了一下,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要开玉了!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变得紧张了起来。

刀起刀落。

王震山的毛料开了!

相当难得的冰种,并且,水头很足,个头也不小!

众人惊呼一声,看向王震山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太厉害了。

第一块挑选的毛料就是冰种。

这火眼金睛的赌神称呼可真不是盖的!

王震山提起的心也悄悄放下。

一时间,几乎没有人在意叶新亮选的那块毛料,就连那助手要开玉的动作也随意得很。

叶新亮对于他们的欢呼视若无睹,凉凉道:“动作最好谨慎点,不然,你可能会后悔。”

那助手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谨慎?用得着吗,他真当自己的毛料能开出什么开玉?

刀子在毛料上开了一个窗口,依然是石头,完全没有看到玉的痕迹。

该不会,这小子没有挑到好玉不说,还开不了玉吧!

王诚讽刺的勾起嘴角。

王震山的脸色也满是胜券在握。

然而。

下一秒。

毛料开了个彻底。

助手愣了一下,突然大吼了一句,“我的天啊,居然是帝王绿的玻璃种,看看这水头,绝品啊!”

他的吼声接近于歇斯底里。

显然是被这一幕给刺激到了。

王震山的瞳孔登时一缩,三步两步的跨了过去,盯着开出来的玉,身子不禁晃了一下。

尽管是这么小一块的帝王绿玻璃种,其价值,就算是两块冰种也比不上啊!

他已经记不得不得有多久没开过玻璃种了。

这小子的运气就这么好?!

王城嘴角的笑意彻底僵住。

陈落和白耀等人光是看他们的反应,便知道叶新亮开出来的玉究竟有多了不得。

一时间,包厢所有人看叶新亮的目光都变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