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神医

第五章寻宝

林婉蓉没想到苏铭这么恶毒,居然以给自己爷爷治病为由强迫自己跟他做那种事情,不由得有些恼怒,片刻之后却又泄了气。

毕竟自己有求于他。

这下林婉蓉是彻底没招了,虽然心里一万个不乐意,还是带着苏铭来到自己家。

林家那群亲朋条件都很优越,林婉蓉姐妹俩跟他们一比,就相形见绌了。

她们住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两居室,不过好在收拾还算整洁干净。

暮色降临,两个人草草吃了点东西,林婉如将一套铺盖扔到沙发上,耸耸肩,对苏铭说:

“家里地方小,今晚就委屈你睡沙发吧。”

苏铭倒是不介意,反正总比睡在大街上好,轻轻一闻手中的被子:

“美女的被子就是不一样,香!”

林婉蓉白了他一眼,转身回房,“咔哒”一声,把房门反锁了。

外面万家灯火,苏铭并未着急睡觉,盘腿打坐,重新修炼呼吸吐纳之法。

八岁那年苏铭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后来被一位老医生收养,教他医术心得。

这十几年,老医生将苏铭视若己出,精心培养,用数百种名贵药草给苏铭沐浴,使之经脉畅通,身体机能异于常人。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苏铭打算去药店采买一些药草,方便以后给林老爷子治病。

林婉蓉公司还有些事要处理,于是把钥匙交给苏铭便开车走了。

林婉蓉走了之后,苏铭这才想起来,大爷的,自己兜里压根没多少钱,这点钱根本买不了多少药材。

早知道就跟林婉蓉借点钱了。

算了,先去药材市场转转,看看有什么好药材,到时再让林婉蓉打钱也来得及。

江北药材市场规模宏大,是附近几个城市中最大的综合型药材批发市场。

这里汇聚了地区内绝大多数药材供应商,药材质量都属上乘,很多大医院也来这里采买药材。

苏铭兜兜转转半天,看来看去还是那老几样,没什么新鲜的。

正要折身回去,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个兜售人参的中年人,店老板拿着个大喇叭卖力的吆喝着:“人参,极品长白山人参,三百一根,批发七折……”

价格倒是很低,人参个头也不小。

苏铭定睛细看。

老板卖的人参,压根不是野山参,只是人工栽培的园参,很普通的品种,这东西药材市场有很多,不值钱,药用效果也一般,跟纯天然野山参简直云泥之别。

苏铭不由得一笑,这人居然跑到药材市场骗人来了,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大行家吗,也难怪看的多买的少。

苏铭刚要走,突然一眼看见一个稀罕物,一株体型稍大的人参,露出个圆头。

苏铭心中一喜,这样的圆头,莫说人工栽种的园参,就算是七八年的野山参也不太可能会长出这样的圆顶。

苏铭慢慢的从人参堆里一点点划拉,终于把那株圆顶人参拿了出来。

根茎,须蔓,五行六体都不错,这肯定是一株野山参,年头不会低于十年。

市场价至少四十万以上。

除了经济价值,这种野生人参药用价值也非常大,甚至对于将死之人都有吊命之功效。

手握野山参,苏铭波澜不惊,把口袋里的二百块拿出来,递了过去:

“这根人参我要了!”

摊主吆喝了半天都没人买早就急的上火,此刻见有人出手心中不免一喜,刚要接钱,看了一眼苏铭手里的山参,手又缩了回去。

“这根二百不成。”

苏铭一怔,难道这老板看出来这是野生山参了?连忙问:

“那你说个价?”

老板又瞥了一眼,缓缓说:

“这个人参比其他的都大一圈,怎么也得三百块!”

这个老板虽然常年贩卖人参,不过个中道理他却不是分明了,对他来说人参跟萝卜白菜一样,没什么稀罕。

个头大的就贵些。

听老板这么一说,苏铭有些为难,尼玛,老子就这二百块钱啊!

下意识摸了摸口袋,还有还有四十多块钱,苏铭全递给摊主说:

“老板,我就这些了,你爱卖不卖,不卖我就不要了!”

哪知这老板是头倔驴,认准了三百块钱硬是不松口,连连摇头:

“不卖不卖,三百块钱,少一分都不行!”

纵然有千万本领,奈何囊中羞涩。

正在苏铭束手无策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妩媚的女人声音:

“老板,做生意这么没诚信可不太好。”

苏铭闻言回头一看。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少妇,旁边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二人面带微笑,款款走来。

少妇身材修长,体态端庄,梳着利落的发髻,身穿一袭白底黑花的丝质旗袍。

柔软的丝绸面料包裹着娇嫩的肌肤,胸前的两坨饱满在旗袍的映衬下显得颇为诱人。

苏铭没少见穿旗袍的女人,不过像眼前这个女人似的穿的这么有气质的,属实只有这一个。

见老板看着自己,少妇轻声笑道:“老板,你自己说的二百,人家出钱购买,你又临时变卦,这似乎不太厚道吧?”

老板也看出眼前这二位不是一般人,但当着众人的面他又怕丢了面子,只好硬着头皮说:“这根就是三百,没钱就别买!”

很明显,没钱这两个字是说的苏铭。

虽然很气,但是没钱就是没钱,买不起就是买不起。

少妇看出来苏铭的困窘,柔声说:“你还差多少?”

苏铭看看自己那几张纸币,不好意思的一笑:“还差六十块钱。”

少妇从钱包里取出一百块钱,递了过来。

“这回总够了吧?”

苏铭也不客套,接过钱大大咧咧的说:“等会我加倍还你!”

把三百块钱递给老板,苏铭包好那株野山参。

本想正式道谢,没想到那少妇跟老者已经离去。

苏铭连忙喊了声:“请等一下,我还没还你钱!”

那女人回头莞尔一笑:“下次吧。”

说罢,二人飘然离去。

怪哉,自己根本不认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慷慨解囊?

这株野山参药性太烈,林老爷子的病派不上用场,不如找个地方卖了换些钱,不然自己真成身无分文的叫花子了。

药材市场除了零散的摊位更多的是中大型药店,这些店面财力雄厚,眼光独到,除了售卖名贵药材,还兼回收,很多人都把收到的礼物拿到这里卖掉,虫草跟人参最受欢迎。

转了一圈,苏铭找了个规模比较大的店面,做了个深呼吸,推门而入。

店里客人不少,大多是一些穿着不凡的中年男女。

苏铭无聊的东看西看,伺机找老板准备谈买卖。

一旁,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讲究的男人正跟一男一女讲话。

苏铭一看那二人,顿时乐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