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孕双宝:总裁爹地好欢喜

第4章 DNA能解决一切

秦静温的眼泪忍不住一滴一滴的落在孩子的身上,即使有万般的不舍,她还是要把孩子送给他的父亲。

因为秦静温需要钱,因为秦静温没有能力把他养大。

人活着有太多的无可奈何,这一种是最残忍的,她正在经历着。

四十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秦静温关了房间内的灯之后才允许外面的人进来。

黑暗中还是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姿,还是那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一切都没有变,唯一改变的是这个房间里多了一个孩子。

“你走的时候,已经确认了没有怀孕,这个孩子怎么回事?”

男人说话的同时犀利的眸光落在了床上正在蠕动的孩子身上。虽然看不清他的相貌,却能感觉到他的弱小。

“医生说像我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就是因为一直有……月经,我直到四个多月才知道自己怀孕。”

跟陌生男人谈到自己的私密,秦静温还是第一次,显得不那么坦然。

“孩子都出生了才来找我,你的目的何在。”

男人依旧冷硬语气里有着明显的怒意。

“钱,要不是我急需用钱我是不会把孩子给你送来的。”

秦静温陈述着事实。如果不是因为钱,她宁可带着孩子过苦日子也舍不得把孩子送过来,这一切都是钱惹的祸。

“你好像不是现在才缺钱的。痛快的说出你的目的我讨厌跟我耍心机的人。”

男人不耐烦的低怒着。

“没有心机,是你想多了。我的确应该在怀孕的第一时间来找你,那个时候我没有现在的紧迫,想自己带着孩子生活,可现实并没有我想的那样简单,我的确没有抚养他的能力。”

秦静温强忍着不舍,强迫自己才能说出完整的话,这个时候没有人能理解她的痛。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也不用怀疑我。做个DNA我们再谈。”

秦静温不想在跟这个男人说下去,虽然孩子还小,没有记忆没有认知,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可是这些话对于孩子来说还是残忍的。

秦静温知道男人在怀疑什么,也理解他有这样的反应,不过一个DNA可以解决一切不是么。

“你以为一个DNA就能解决一切?你走了十个月,你知道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改变什么?”

男人突然大声怒吼,却惊吓了床上的婴儿。

哇的一声,婴儿大哭起来。秦静温赶忙回身去安抚孩子,虽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声音里母性光辉暴露无疑。

“宝贝不哭,妈妈在不要怕。”

婴儿似乎真的被吓到了,不管秦静温怎样安抚他还是在大声的哭闹。秦静温没办法只能用母乳来减轻婴儿的恐惧。

秦静温抱起孩子,背对着男人,开始熟练的哺乳,这一系列的动作,让男人冷眉紧皱。

婴儿终于停止了哭泣,没多大一会就睡着了。

秦静温把孩子轻柔的放下再一次转身面对着男人,同样是看不清男人的脸,但她能感觉到男人冷潇的气息。

“说话小声一点,不要在吓哭孩子。”

先是提醒,然后继续开口。

“我不知道你刚刚的怒吼想要传达什么意思给我,我也不想知道。我今天来就是跟你谈孩子的,如果你要就去做个亲子鉴定,不要我可以马上带他走。我是没钱,可我也不至于把他给饿死。”

“还有,今天对你对我都只有这一次机会。以后我和孩子绝对不会到这个别墅来找你,也请你这辈子都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

秦静温说完,转身就要去抱孩子,却被男人猛力拉回。男人用力猝不及防,秦静温没有防备,直接就回身扑在男人的怀里,撞击着他结实的胸膛。

“你……”

愣怔片刻,秦静温立刻站直了身体。

“我的孩子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带走,你就是一个代孕的工具,你为了钱把孩子给我送回来,就没有资格把他带走。”

男人这一次的怒火更胜,但他却没有大声狂吼,而是把怒火发泄到秦静温的手腕上。他直接用力捏疼了秦静温。

“你把我的手弄疼了,请把你的手放开。”

秦静温有些倔强的说着,此刻的她犹如万箭穿心般痛苦不堪,自责不已。把自己生的孩子卖掉,足以让她崩溃,她已经没有多疑的自尊心让男人来践踏。

男人稍微松力,秦静温找准机会直接甩开男人的手。

“既然想要孩子,咱们就谈条件。”

“我必须先确定孩子是我的,再跟你谈条件。”

男人说完直接走向孩子,秦静温却在最后挡住了男人前进的脚步。

“你要干嘛?”

“抱走孩子。”

“不,不可以。在没有达成协议之前,不允许任何人抱走孩子。”

秦静温坚定的说着,她不是害怕男人抱走孩子之后不给她钱,而是突然感到万般不舍。

“我要做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用头发就可以,你抱他去洗手间,剪掉头发然后把孩子还给我。”

男人不再说话,而是按照秦静温的意思把孩子抱去了洗手间。

十分钟之后,男人走出洗手间把孩子还给秦静温之后大步离开。

秦静温松了一口气,不舍的把孩子抱在自己的怀里。

“宝贝,妈咪真的是有苦衷的,妈咪也舍不得你。”

刚刚代孕的时候,秦静温根本就没想到会对孩子有这样深的感情,可现在她却无比的煎熬。

要不是为了还债,要不是为了赔偿,她就是在苦再累也会把孩子养大。

看着熟睡中的宝宝,看着她可爱的小脸,秦静温有了带种孩子消失的冲动。然而就在她开始收拾孩子用品的时候,姑姑秦澜的电话打了进来。

“温温,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姑姑,我想……”

秦静温刚想说出自己抱回孩子的想法,就听到电话的那一边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

“别在拖延了,我老公去世已经快一年了,你们的赔偿到现在还不给我们,我们上有老下有小的,让我们怎么活?”

“就是,赶紧把钱给我们,别再找任何借口了。你们说没钱,看你们比谁活的都好?”

秦静温听声音知道了大概,应该是死者家属。

车祸到现在快一年的时间里,秦静温一直没机会见到死者家属,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上门追讨,算是足够宽容他们了。

“温温啊,要是不行就回来。我们在想别的办法。”

秦澜的语气有着不舍。

“姑姑,你告诉他们不要着急。就这几天,我一定会给他们答复的。”

秦静温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后还是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次日晚上,男人又一次找过来。他推门进来的那一刻,房间内必须是漆黑的。

“结果出来了?”

秦静温低声问着,生怕吵醒了孩子。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