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孕双宝:总裁爹地好欢喜

第3章 不下蛋的母鸡

四十分钟之后,男人果然来了。

这次秦静温很乖,没等男人命令,自己就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她以为只有自己够温顺,男人才能给她一点机会。

激情过后,秦静温的两只手紧紧的环住男人,迫使男人留在自己身上。

“我想出去,一个小时就可以。”

秦静温的一句话让男人顿时愤怒,猝不及防的拽住秦静温的胳膊用力甩开。

“啊……”

秦静温吃疼,男人拽住的胳膊正好是受伤的地方。

男人停顿随后快速起身。

“你想出去可以,把钱还回马上滚。”

“你……”

秦静温刚想发火,又马上淡定下来。

“我的手机摔坏了,跟家人联系不上。我怕他们找不到我会报警,到时候你也会麻烦。我出去安排……”

秦静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那个无情的男人已经迅速走了出去。

自己的计划失败了,她又开始不安焦虑。

半个小时之后,让秦静温想不到的是佣人竟然送来一部新手机。

“老板说了,让你有什么事情用手机解决。”

手机调试好,秦静温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护士,把二十万的医药费转到了医院。

随后她又联系了肇事的死者家属,然而死者家属不跟她商讨,所有事项已经交由伤者权权处理。

秦静温得到了伤者电话之后便打给了伤者。

“你好,我是秦军的大女儿。不好意思跟您联系晚了,我父亲……”

“说重点。”

又是一个冷酷的男人。

“那好,我就赔偿问题跟您联系。我们家现在……”

“死者三百万,我的两百万,车损一百万。”

秦静温一听到这些庞大的数字,瞬间跌至谷底。

“这位先生,这些是不是太多了?加在一起要六百万,我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别跟我讨价还价你们没资格。”

“可是我真的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我家现在已经破产,父亲……”

秦静温的话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电话里已经传来了挂断的声音。

放下电话一脸的颓然,以后的生活都是问题,让她去哪里弄来六百万。

男人还真是认真,次日的晚上又来到了黑暗的卧室。他抚摸着滑嫩的肌肤,感受着身下女人的生疏,男人的激情越来越高。

突然他在秦静温的小腹碰触到跟柔和肌肤不相符的障碍,于是手就停在了那里。

秦静温赶紧开口。

“伤疤,为了救一个走路不长眼睛的人。”

秦静温自嘲的扬起嘴角,她不解释这个男人一定以为她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术。

救人?

男人继续,温热的手掌一路向下……

连日来的亲密接触,已经让秦静温吃不消,她浑身瘫软的躺在床上,看着黑暗中又要离开的男人,秦静温放低了姿态。

“谢谢你的手机,交易结束后我会还给你。”

男人还是那个男人,还是那么的冷漠,还是没有任何回应的离开。

一个星期之后,秦静温过了排卵期,男人不再来,她也不用每天生活在黑暗的房间里,可以出入自由,只是她身边一直跟着女佣。

让她高兴的是妹妹秦静怡终于醒来,可妹妹却换上恐怖性焦虑障碍,这让秦静温刚刚看到的太阳再一次被乌云遮住。

这样的妹妹没办法上学,需要人照乔。治疗也要花费不少的钱,还要看心理医生。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离开妹妹的病房,秦静温想要看看母亲,女佣接起电话随后递给了她。

“老板的。”

秦静温疑惑着接过电话。

“我……”

“今天晚上我去别墅,准备一下。”

男人霸气的说着。

“今天不是排卵期,我们没有这个约定。”

秦静温毅然拒绝。

“另外付钱给你。”

“……”

秦静温苦笑,这样的她岂不成了不折不扣的卖yin女?然而她急需用钱不是么?

“一次五万。”

男人挂断了电话,秦静温的眼底氤氲。

就这样秦静温差不多每天都会有五万元的收入。

男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跟多次的亲密接触没有区别,只是发泄男人旺盛的荷尔蒙,只是想要种下属于他的种子。

最后的冲刺结束之后,秦静温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多留一会,还有五分钟就十二点。”

多日来的伤痛连连,秦静温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感受不到任何温暖。唯一让她觉得还有温度的就是这个男人的身体了。

此时她特别的委屈,只想他能陪她五分钟。

男人的反应让秦静温再次失望,他厌恶的拒绝了秦静温然后起身。

“收起你的欲望,你不配。”

“欲望?我有什么欲望?今天是我生日,我只想找个人陪我度过这最后的五分钟,怎么就成了欲望?”

黑暗中,朝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秦静温大声发泄着,背影消失又低声抽泣。

不幸的事情再次来袭,母亲最终离开了秦静温。

秦静温在黑暗的房间里失声痛哭,撕心裂肺的声音传到了门外男人的耳朵里。

这哭声和那天在医院让他驻足的声音一样悲惨,男人眉心紧锁,无法踏进卧室。

次日早上,秦静温是被佣人叫醒的。

“小姐,我来确认你有没有月经?”

“有,昨天就来了。跟我到洗手间确认一下。”

秦静温双眼红肿,痛苦和心伤都写在脸上。

佣人确认之后离开,几分钟的时间又走了回来,一脸的冷漠鄙视,好像秦静温有多无耻一样。

“老板说了,不下蛋的母鸡留着没用。合同解除,预付款归你。”

不下蛋的母鸡?

十个月后。

秦静温耳边至今还回荡着那句“不会下蛋的母鸡”然而讽刺的是,她现在就抱着刚满月的孩子站在那栋山顶别墅的门前。

这个别墅她可以说的上是熟悉,只是不熟悉那个男人。

不舍的看了眼怀中的婴儿,秦静温最终按响了门铃。

接待她的还是那个带着一脸嘲讽的女佣。

对于秦静温抱着一个孩子突然出现,女佣虽然很惊讶,但她还是马上联系了老板。

“老板让你进那间卧室等他,跟以前一样你是不能看到他的。把孩子给我,需要做亲子鉴定。”

“放心,规矩我知道。但是孩子我不会交给你,我只能交给他。”

秦静温不屑的说着,她的孩子她是不会随便交给别人的。

秦静温说完,直接抱着孩子去了那间漆黑冰冷的卧室。

把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看着他白皙的皮肤,圆圆的脸蛋,秦静温满心的不舍。

“宝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也是没有办法了,别怪妈妈。”

反复的跟孩子忏悔着,仔细的看着孩子浑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她要把孩子的所有都刻在脑子里,这一切将是孩子留给她最后的回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