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变

第八章  学会符文

诸奉天花费了很久才把这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符文学会。今天便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泛着红色的斗气一笔一划在战甲上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符文,神秘的气息把它们连接在了一起,一个晦涩难懂的禁止渐渐成形。时间缓缓流过,诸奉天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战甲上刻画了几个符文,只知道现在已经无法在把符文刻画在其上了。在落下最后一笔后,一道紫色光芒从眉心激射如战甲上,紧接着烙印在其上的禁止顿时被激活,一套战甲也随着完成,接下来便是器雷的洗礼了。

天空的乌云再次密布,闪电雷声不断,然后便是一个个劫雷落下,那战甲在劫雷的洗礼下更见深邃。劫雷足足落下九道后才结束。一套九劫战甲诞生,在李腾的滴血认主后,穿在了身上。英俊的脸,绿色的长剑,绿色的战甲,都集中在了李腾的身上,站在众人面前的他宛如战神降世,英俊不凡。而诸奉天告别众人后,回到了帐篷,紧接着便进入了天荒神塔。在第一层的中心,孤星正在修炼,诸奉天没有打扰它,直接进入了第四层。便盘腿修炼起来,连续炼制了一件武器和一套战甲,他已经很是疲惫了。而只有在天荒神塔里,他才能够更好的恢复。

接下来的几天,迷雾山脉中层发生了一件奇异的事情,连续十天每天都有劫雷落下,弄得整个内层为之震惊,纷纷派遣魔兽出来察看!

今天,诸奉天要为自己炼制一把武器,紫炎剑已经不能再过多使用了,所以他只能为自己炼制一把副武器。而炼制的材料也全收集完成了,之前他自己就有一些,之后又从李腾等人剩下的材料中挑选了一些,基本凑足了要求。最重要的是他在那些剩余的材料中找到了紫魂石。紫魂石是一种特殊的辅助炼器材料,它又且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让炼制出来的武器变成紫色。

这类矿石很稀少,而且又是属于鸡肋型的,所以很少出现再世人的眼中。也只有那些喜欢紫色的会花大价钱去寻找。而小魔女正是喜欢紫色的那一类人,所以众人在帮她寻找材料时,特意找到了这类矿石。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鸡肋的紫魂石,在诸奉天手里却变得有用起来,要知道他的紫炎剑是紫色的,如果能够重新炼制一把与紫炎剑一模一样的剑的话,那紫炎剑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掩饰,别人也很难觉察出来。之前他一直在思索该如何掩饰紫炎剑,如今走了紫魂石一切便迎刃而解了。

调整好状态使之达到巅峰后,诸奉天控制着死噬源珠,在面前凝聚成炼器炉,斗气灌入炼器炉内,紧接着一件件材料被投入炉内,有锯齿地行龙的牙齿,有黑李蓝眼豹的瓜子等等。炉内的温度很高,几乎达到可以瞬间溶化钢铁的程度,但是却无法快速溶化这些材料,诸奉天不断的控制着温度升高,里面的材料也在不断溶化。不知过了多久,当所有材料溶化后,诸奉天已是满头大汗。没有休息便开始控制着那些溶化后的材料开始互相融合,里面的材料不下百种,每种材料溶化后都会被斗气包裹,形成一个个液团。斗气会源源不断的融入那些材料液体中,只有这样在与其他材料互融的时候,才能更好控制,才能更好融合。

每一次的融合都会使得控制斗气的灵魂力量产生震动,影响了融合的进度,不过显然诸奉天对此已经极为熟练,只见他不断加大灵魂力量,融合的速度也相应的加大了许多。融合的整个过程是缓慢的,炼制的武器所用材料越是高级,那么融合的过程就越缓慢,要知道诸奉天现在所用材料有三分之一都是用来炼制神器的,如今用来炼制灵器,可想而知融合的速度得有多慢。

融合的过程从中午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早上,众人为了看诸奉天炼制武器,一直守在他旁边整整一天一夜,但是他们没有丝毫烦躁,因为看一个炼师炼制武器,不但长了见识拥有了与别人吹嘘的资本,同时也可以从中领悟到对斗气、灵魂的控制,要知道一个能够完美控制灵魂和斗气的人,实力绝对比同等级的人强上许多,而炼师却是对斗气和灵魂控制最好的,这也使得炼师往往比同等级的斗武者强许多,炼师也自然而然成了斗武者最尊敬的人,哪怕是一个斗圣级强者,遇到一位实力只达到斗尊级但炼器炼药实力达到巅峰灵器级的炼师,都会恭恭敬敬的称呼对方一声大师,由此可见一般。

当完成融合后,诸奉天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他没想到炼制用高级的炼器材料炼制一把武器竟然那么困难。紧接着他控制着融合后的液体缓慢凝聚成紫炎剑的模样,这个过程用时不长,由于他经常使用紫炎剑,所以模仿的时候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很快一把另类的紫炎剑便已经成形,只不过此时依旧是液体,如果没有斗气的支持,那么它会在第一时间便会液体。接下来诸奉天控制着斗气,使之慢慢转换成水属性斗气,炼器炉的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

当液体完全冷却时,代表着剑胚成形,只要在上面刻画出禁止并且经过劫雷的洗礼后,这把武器便算完成了。而对于要在上面刻画什么禁制,诸奉天想了很久。令他奇怪的是只要他每次想到要刻画他所学会中的任意一种时,一道奇异的感觉会在心中升起,告诉他不能够刻画这种禁制,但具体要刻画什么又不得而知。

这一刻诸奉天停下了,他茫然于自己到底要在其上刻画什么样的禁制,思考了一会,还是没有想出来,而时间不等人,现在的剑胚能维持的时间很短,如果在不刻画禁制的话,剑胚就会形成一把普通武器,到时只能重新炼制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随便刻画一个。打定这样的注意后,诸奉天便控制着斗气在剑胚上勾勒起来,让他想不到的是,在他勾勒是脑海中竟然出现一个个符文,他没想太多,直接照着那些符文刻画了上去。

时间直到下午他才把那出现在脑海中的符文刻画好,那些符文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没有时间去寻找原因。直接激活了那些禁制,紧接着天空乌云密布,他知道劫雷来了。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劫雷一直落下了十次方才停止。诸奉天知道以他的实力不可能炼制出十劫灵器来的,在几天的磨合中,九劫灵器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之所以炼制出十劫灵器,一定是那神秘禁制的缘故,当他想再一次去探查那些符文时,却惊异的发现,那些符文竟然消失了,连一点痕迹都找不到。

他想不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过想不通便不去想,他清楚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这一切的。抛开脑中的想法后,一滴鲜血激射入刚经过劫雷洗礼的紫剑中,滴血认主。心念一动,紫剑便落入到了他的手中,于此同时一股与紫炎剑同样的感觉从剑上发出,同时散发着丝丝死气让他心头一颤。他知道这是因为炼器炉是由死亡属性的源珠所化的缘故,用它炼制出来的武器战甲自然而然带上了它的丝丝特性。

他从戒指中取出紫炎剑,两把剑从模样来看完全一模一样,紧接着他同时给两把剑注入等量的斗气,两道一模一样的剑茫射出,轰的一声,两颗同样大小的树应声而倒,两把剑的威力可谓不相上下,可是诸奉天知道,要是他全力催动的话,刚炼制出来的这把剑威力绝对比紫炎剑强,原因无他,只因为此时的他还不能完全催动紫炎剑。而要说这两把剑的不同之处,那么只能是从两者的重量来衡量了。紫炎剑因为用了众多天材地宝来炼制,所以在重量上比新炼制出来的剑更胜一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恐怕除了他自己无人知道,在这两把剑中那把是紫炎剑,那把是新炼制出来。既然是用死噬源珠炼制出来的,以后就叫你紫噬剑吧,诸奉天心里暗暗想道。

在诸奉天试好剑后,众人纷纷来到他的身边,自然免不了恭喜一番了,李腾更是对着他勾肩搭背道:“诸兄啊,你看你连剑都有都有两把了,是不是也该为我们炼制第二把武器啊,我们要求不高,只要达到十劫灵器便够了。”

看他说得轻松自如的样子,诸奉天连翻白眼,无语道:“还十劫呢,炼制出这把已经是碰狗屎运了,要是在想重新炼制一把的话,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呢。”

众人一副怪笑的看着他,明显他们可不相信他所说的话。诸奉天无奈,刚想解释,但紧接着脸色一变。

一旁的祥子和李腾同时惊声道:“是变异魔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