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邪尊

第10章 两个世界的文化差异

听到“杀手”两个字,苏晴雪娇躯轻颤,难以置信地看向身前的林飞。

随后,电脑那边传来一个温和中带着笑意的声音:“二妹,和谁打电话呢?”

在这个声音响起后,林琪直接挂断了电话,传来“嘟嘟”的响声。

苏晴雪强自定了定心神,放下手机后告诉了林飞这个消息。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林飞并没有惊慌失措,而后带着淡淡的笑意点了点头。

以他练气五层的听力,虽然没开免提,也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亚洲杀手榜前五十,很厉害吗?

林飞甚至没把他放在眼里,蝼蚁一只,只要敢来,碾死便是。

“折你几片叶子,不介意吧?”林飞带着笑意看向苏晴雪。

这让她完全搞不清状况,一头雾水。

都什么时候了,折我家花园的叶子干什么?

林飞见她不回答,只当是默许了。他从金属围栏的缝隙中伸出手,在院子里折下几片宽大的美人蕉叶子,细致而熟练地将其折成一个绿意盎然的帽子。

在苏晴雪诧异的目光中,林飞将帽子扣在了她的头上,声音温柔:“生日快乐。”

这一刹,苏晴雪心头涌出一股名为感动的清泉,怔怔然望着这个带给过自己无数痛苦的男人。

苏至清也只是在乎他的儿子,从不曾将苏晴雪放在心上,只是当做了一件攀附权势的工具,今天她过生日却连一个电话也没有等到。

苏晴雪觉得很可笑,至亲的父亲和弟弟到现在都没有联系她。反倒是这个让自己失望透顶的男人,送给了她一个简单却感动的礼物。

林飞看到她失落的神情,立即猜想到了什么:“他们连电话都没给你打一个?”

“嗯。”苏晴雪勉强一笑,逞强地说道,“他们忙,晚上会给我庆祝的。”

林飞睨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他很想陪苏晴雪过一个生日,可又怕和她走得太近,为她招来祸端。

最终,林飞只是提着一个纸袋的灵芽草,向她挥手作别。

“诶林飞!”身后突然传来苏晴雪的声音,让他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送了我一顶绿帽子呀?”苏晴雪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开口。

“意外,只是意外!”林飞这才想起地球上“绿帽子”有另外一重含义,忍俊不禁地回头笑道。

“捶死你!”苏晴雪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和酒窝,扬了扬粉拳。

林飞再次笑了,而后转身离去。

年轻的女人本该就是这样。应该肩负清风与明月,而不是磨难与苦痛。

她开心的时候,便如明月初霁,令人望而生喜。

他对苏晴雪有一定的好感,但还谈不上喜欢。

毕竟,他心中已经被一个若谪仙一般的女子占据了。

那是他相伴数百年的师姐,李梦瑶。

而自己这具身体先前的主人,也带给苏晴雪这个可怜的女人太多痛苦,林飞并不指望能够将其抚平。

对于她带来的帮助,林飞倒也是非常感激。如果苏晴雪现在说要和自己离婚,让自己给她一个自由,他肯定也就果决地成全她了。

林飞手上有着一张银行卡,首先就去购置了一套崭新的修仙衣物。

毕竟那套病服已经穿得太久了,走到哪里都引人瞩目。

他甚至听到过其他人的窃窃私语,讨论他是不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随后林飞买了一个手机,凭借记忆将林琪和苏晴雪的电话号码存了进去。

倒不是要再去打扰她们的生活,毕竟自己只能给两个女人带来难题,只是试着在融入这个社会。

两个世界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刚出院就适应了地球的生活方式,只能说是放狗屁。

随后林飞想了想,自己还差一个生活和修炼的住处。最好能偏僻一点,清净一点,不让人打扰。

等突破到筑基期修为之后,何处去不得?

用手机下载了租房APP软件,林飞用起来还很不习惯,不过对于这种新鲜的事物,也觉得蛮有意思的。

后来他看到了一个浦江县小镇的老旧院子出租,当即就决定租在那里了。

林飞在电话里联系了房东,从声音来听,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喂,哪位?”

林飞有点不适应这种打电话的方式,斟酌着措辞,尽量自然道:“阿姨,我看到您在59同城上有房出租,想租下来。”

一番交涉之后,房东告诉林飞,这个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只整租,价格是一千二百元一个月。

按季度付费,押一付三。

听到林飞是一个人住的时候,房东本来已经没抱什么希望了。毕竟一个人交两个房间的费用,租这种偏僻廉价房的人,应该是支付不起的。

可她却没想到,林飞一口答应下来,还约好了下午看房的时间。

林飞打了个车,感受着地球生活与玄天大陆截然不同的地方。初始还觉得有点新奇,对着坐垫摸摸搞搞,看看这看看那。

司机都忍不住露出了鄙夷的眼神,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肯定在想哪里来的土包子。

新奇感过去之后,林飞便觉得一阵无趣和乏味。

没别的原因,太踏马慢了!

当年本尊踏诛魔泣血剑,一念之间,万千山河尽在身后。

而今竟然沦落到打的,还要堵车,听到烦人的喇叭声,也是日了狗了。

林飞本来就没吃早饭和午饭,练气期的修为也无法让他辟谷,在路上就饿了。

他也没有多想,直接拿起了充满灵韵的灵芽草,直接往嘴里塞。

有灵草在手,还能饿到自己不成?

但就是这样在修真界司空见惯的一幕,却把前座的司机吓得惊慌失措,一个急刹车差点头都撞方向盘上了。

“大哥,你饿疯了?”前座的司机几近崩溃,心说这人是不是刚从医院逃出来的?

林飞愣了一瞬,这才意识到两个世界的差别。不过他也不在意,就随口解释道:“早上刚从医院出来,是饿坏了。”

司机吓得手脚一抖:“卧槽,真是从医院跑出来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