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三章:祸起两人

酒客端杯饮酒闲谈着江湖事,不时拿几片下酒的牛肉下肚。掌柜的柜台后依偎着暖炉安眠。陆北游看到柜台前水瓮中已无多少存酒,便去后院搬酒去了。

砰!在这边关略显寂静的小酒馆,这道声音显得异常刺耳。

小酒馆内落座暂息的酒客,纷纷放下手中杯,扭头看向酒馆门口。

酣睡中的牧球球也被这一声从睡梦惊醒了,一脸不悦的看向酒馆门口。

只见门口站着二十来个拿着刀枪棍棒的恶仆,方才大门也被其中一人踹坏。

随后那二十来位恶仆向两边散开让出一条道来,从后面走出一个迈着八字步,衣着华贵的年轻人,一身华贵貂裘,腰间悬挂一只锦绣香囊,也算是别有一番风流的感觉。

只不过那公子哥白皙的脸上的却有一大片青紫淤肿,使得看起来略带几分狰狞恐怖。

公子哥走到门口站定。笑吟吟的看向酒馆内的坐客,开口道:“喂!你们这些贱民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蓝色棉袄的女孩,和穿着一身破烂的臭老头。”

酒馆中的坐客,闻言皆是一脸怒色握住了手边的武器。

在座的各位,有几个是暖香闺房中出来的白嫩书生?途经边关的,谁没有趟过江湖见过世面,被这般呼喊又怎么受得了。

看到坐客们的反应后,公子哥只是微微一笑,伸出手捂着自己的鼻子,从怀中掏出几钱银子扔在地上,阴阳怪气的说道:“有谁看到了,就给我交出来,大爷我重重有赏。”

那方才从后院端出牛肉的大汉,从酒桌上抬起头看向说话的公子哥。语气阴狠的说道:“小娃娃,你在问谁呢?”

公子哥鄙夷的看了大汉一眼,依然开口道:“我在问你们这些贱民,有没有见到一个穿蓝衣服的小女孩,跟一身破烂的臭老头。看到的就给大爷我交出来,重重有赏!”

话语刚落,酒馆中的酒客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纷纷拿起身边的武器,抽刀拔剑,怒视着口出狂言的公子哥。

公子哥身后的恶仆也走向前,举起手中的武器与坐客对峙。

陆北游抱着酒坛子从后院走了出来,看到双方刀剑僵持的这一幕,一脸错愕。自己这才一会不在,怎么就火拼起来了?

眼神急忙在酒馆中寻找掌柜的身影,却看到牧球球不知从哪拿了盒点心,坐在柜台上摆着小腿,一脸看戏的模样。

不由摇头苦笑一声,急忙将酒坛子放在地上,跑到两方对峙人马中间,试图缓解这场矛盾。

陆北游看向公子哥笑着说到:“这位爷是客人吧,来来来,进小店坐坐,我们这儿好酒好肉都有,绝对物有所值。”

随后又转过身,对着酒馆内已经拔出刀剑的客人抱拳说道:“你看这快大过年的,见血多不好,各位兄弟都把武器收起来吧。”

酒客们听言,谁也不愿意在这年底多生是非,也收起了手中刀。

谁知那公子哥的恶仆却并不领情,对着陆北游就一脚踹出。

陆北游似有所感,向旁边避开,使得那恶仆踹了个空。

动手的恶仆见到自己丢了脸,指向陆北游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这个贱民倒是躲得挺快,还有你们这些贱民,居然还敢对我家少爷刀剑相向?你们可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吗?”

本来已经将武器收起来的酒客们听言,又抽出了武器,方才被公子哥嘲讽侮辱已是怒火中烧,现在就连那公子哥身边的恶仆都敢这般嘲讽,无疑是火上浇油,局势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小角落里传出一声细碎的声音:“管你是谁呢,还不是条狐假虎威的狗。”

在这双方僵持的局面里,这句底语显得尤为刺耳。

方才说话的恶仆听到这句话,彻底是像炸了毛的猫一样。扭头看向说出这句话的人。

陆北游跟坐客们也扭头看向说出这句话人,随即愕然,一脸古怪。

只见老孔那家伙喝醉了趴在桌子上,一脸憨相,嘴里还低声呢喃着:“我说的,就说我说的,咋的了。”

“好一条狐假虎威的狗。”方才说话的大汉大声喊道,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坐客们也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就连看戏的牧球球也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恶仆脸色涨红正欲说话,公子哥摆了摆手,恶仆一脸愤恨羞红的退了回来。

公子哥看了眼陆北游跟大汉,随后指向老孔对身前的恶仆说道:“去把他给我抓起来!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闻言,十数个家仆向老孔走了过去。陆北游随手抄起身边的一把长椅,站在老孔身旁。

“你们谁敢过来试试。”陆北游看着面前来势汹汹的恶仆一脸凶狠的说道。

方才出头的大汉喝道:“好家伙,有义气我喜欢。”

话音未落,随手然后拈起一根筷子向一脸凶气的恶仆扔了过去。

那筷子顿时变成了一柄凶器,直接穿伤了其中三名恶仆。

公子哥看到这一幕,挥手让恶仆们先撤了回来,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说呢,看到本公子带这么多仆人,还敢坐到桌子上吃肉,原来是会几招把式。”

大汉豪爽的大笑一声:“老子混迹江湖多年,好歹也是个三等高手,你这恶仆出言不逊,给他点教训又如何?”

陆北游并不敢放下手中的凳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从那个公子哥身上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感觉,就像是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酒客们也是刀剑相向,一触即发。

公子哥走进店里,拉了个凳子坐下。从筷笼里抽出一根筷子,在手指间转了转,不屑的说道:“有几分本事是好事。但是!做人呢,要学会别强出头,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话毕,他突然将手中的筷子朝着那出头的大汉扔了过去。

大汉伸手想要格挡,却发现那筷子已直接插入他手掌心半寸,痛得他顿时惨叫起来。

公子哥看向痛不欲生的大汉,阴狠的说道:“我的人也是你能动的?莫说三等,二等也不敢站在我面前叫嚣!”

酒客们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将手中的武器紧了紧,后退半步。

虽说大伙儿都是混江湖的,可是也明白自己有几分几两,这大汉都挡不住,自己挡得住吗?为了几分意气上头便强出头,未免有些太过得不偿失。

酒馆内一时间静了下来。

陆北游看到这一幕也不由胆寒,这一筷子,自己这个废人挡得住吗?他又回头看了看老孔,这次就算挡不住,自己又能让开吗?

嘴角不由苦涩的咧了咧嘴,这九洲啊!终究是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经脉尽断的自己,又怎样能站在顶点啊!

陆北游身子又往老孔身旁靠了靠,这次挡不住,也要挡啊。

公子哥转过头看向刚才还对着自己刀剑相向,现在却都后退半分的酒客们,不由轻视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在这!本公子就是天,不服?憋着!有看到穿蓝棉袄的女孩还有一身破烂的臭老头的赶紧交出来。胆敢再口出狂言,下场就和那两个人一样!”

公子哥又随手抽出一根筷子,朝着陆北游和老孔扔了过去。身为大家之后,就算是再如何执夸也知道,立威当杀鸡儆猴。

陆北游看着那根朝着自己和老孔疾驰而来的筷子,来不及思考便将手中的凳子扔了过去。

筷子直接穿透过了凳子,向陆北游冲了过来。

陆北游急忙伸出手想要推开老孔,意图自己独自扛下这一来势汹汹的杀意。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