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天圣尊

第4章 破碎觉醒

在世家那庞大的力量下,在亲人生命的压力下,他没有丝毫选择的余地!

妹妹的性命,父亲的性命,犹如两座巨大的山峰,将他高傲的头颅压下!

周乐默默的捡起了地面上的楠火木,回屋取出了藏起来的灵阳草,交给了孙元宇。

孙元宇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早这样就好了嘛!何必让我费这么多事!”

随后,他面色陡然一变,手掌一翻一抓,抓住周乐的脖子就将他举了起来。

此时,周正信走到被举起周乐的身前,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强大的灵气疯狂的涌入周乐的身体中,强烈的疼痛让周乐不由自主的弓起了身子。

灵气无声,但在周乐的耳中,却响起了无尽的雷鸣。

那是,灵脉断绝的声音。

周正信一拳,不仅废掉了周乐的修为,还废掉了他以后再度修炼的可能!

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废除了周乐的修为,孙元宇像是扔垃圾一样将周乐扔到了地上。

“河阳天骄,现在成了真正的废人了,哈哈哈!”

周正信抬脚,重重的踩在周乐的胸口,俯视着他,神色充满了阴狠和快意:“两年前,你就是这样,让我感受到蔑视和无尽的绝望!现在,轮到你了,垃圾!”

说着,他随手一抛,一张发黄的羊皮纸轻飘飘的落下,落在了周乐的面前。

模糊的视线中,周乐看到上面的字:周家旁系,周天树,周乐,周云,自即日起,逐出周家!

“之前的话,都是逗你玩的,你们在今天早上,就被逐出周家了,哈哈哈!”

这一刻周乐豁然明白,怪不得孙元宇敢威胁他父亲的性命,怪不得,周正信敢废了他的灵脉!

原来周家,早就已经放弃他了!

周乐愤恨,他撑起胳膊想要站起身。

但此时孙元宇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的头颅狠狠的踩到地上。

血污沾染了泥土,铺满了周乐的半张脸。

孙元宇低头说道:“周乐,你现在成了一个真正的废人了!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杰少说了,这两天让我找几条野狗,把你撕咬而死!然后,把你吃了!”

周乐用力想要挣脱,但他现在灵气全无,毫无反抗之力。

他只能要紧牙关,强忍身体的疼痛不在周正信的面前痛呼出声。

“河阳天骄周乐,将葬于野狗之腹!”

“葬于野狗之腹!哈哈哈哈……”

周正信和孙元宇踩着他的脸猖狂的笑了起来,周乐此时却听不到了。

他的耳中剧烈的轰鸣声不断的响起,像是黑暗的天空在不断的碎裂。

巨大的力量在拉扯着周乐,撕裂着他,扭曲着他,带着他,深入那无限黑暗的身体深处。

无数他见过或没见过的光怪陆离的画面,从他的脑海中闪过。

妹妹的出生,母亲远去的背影,父亲的笑脸……

那是,属于他的家庭!

……

第一缕灵气的凝练,夏日寒风中的修行……

新人王擂台挑战赛,他以一挑百……

百家排名战,他鹤立鸡群……

河阳资源战,他拼死获胜……

每当他举起双手,一呼百应,欢呼震天,那是,属于他的荣耀!

……

天赋灵气被锁的瞬间,昔日称兄道弟的那些人的白眼,家族的摒弃与敌意。

为了妹妹和父亲,他游荡于河阳的大街小巷。

被人打过,被人骂过,骄阳加身,寒风冻体!

那是,他的屈辱!

而现在,被曾经手下败将的一条狗,都能将他踩在脚下狠狠的羞辱,他却动弹不得!

周乐心中怒吼:“这就是,我的结局吗?我如何肯甘心!!”

那破碎的声音中,有声音问他:“你恨吗?”

他说:“我恨!”

“你恨什么?”

“我恨我将死,还未给我家人美好的生活,便不能再护得他们周全!我恨我不能手刃那些欺侮我之人,任由他们肆意凌辱!我恨,那锁我天赋灵气之物,让我不得翱翔九天!”

“我恨,我自己的无能!”

“那你,可曾恨这世界对你不公?”

沉默。

片刻后,周乐轻声说道:“世界不公,但我,从不畏惧!”

哗啦!

周乐浑身一松,他感觉到,两年时间长久锁住他天赋与灵气的桎梏,轰然破碎!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