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天圣尊

第1章 长兄如父

宁安郡,河阳,郊区。

破旧的草房房檐上,挂着一排大大小小的冰柱,如同倒悬着一排利箭。

寒风呼啸,但所有的寒气,全部都被身材瘦削的少年,用背膀阻挡在外。

草屋内家徒四壁,只有一张低矮的小床。

覆着薄薄棉被的床上,放置着一个精致的兽首火炉,红色的光芒带着暖意从兽首中飘散而出。

那是,楠火木散发的灼热灵气。

楠火木乃是入品灵木,只要烧起来片刻时间,方圆百米的空间就能温暖如春。

对亲火属性的武者来说,在楠火木燃烧的灵气中修炼,事半功倍。

作为代价,在这资源被大门阀掌控的时代,一段手指大小的楠火木就价值十金的天价。

只有大门大户,才有财力在这寒冬中用楠火木取暖。

而这破旧的草房,显然和大门大户扯不上关系。

氤氲的灼热气息,和周围残破的草墙格格不入。

感受着后背的寒意,背膀做墙挡住寒风的周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能够温暖百米的楠火木,却驱不散这小小屋中的寒意。

如雾一般稀薄的灵气,通过周乐握着的那个小小的白皙手掌,注入到紧闭着双目的小女孩的身体中。

淡淡的白霜从小女孩身体中发散出来,与楠火木的灼热灵气相抵消。

不多时,楠火木便燃尽了。

周乐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加大了灵气的输出。

但他只坚持了十息的时间,就猛然松开了手掌,趴在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不断的滴落。

失去了他的阻挡,呼啸的寒风挂进了屋中。

本来就充满了寒气的屋子,霎时间如同冰窖。

除了喘气声,一片绝望的寂静。

随后,有低声的呜咽声响起。

“乐乐哥,我又昏倒了吗?对不起,对不起,乐乐哥,我……不要再买楠火木了,不要再给我灌输灵气了……呜呜呜……那都是你千辛万苦修炼得来的!”

“我是你和父亲的拖累,让我死了吧!……小云是个灾星,我死了,你和父亲就都能解脱了!”

“……对不起,乐乐哥……”

周乐看到妹妹周云失声痛哭的模样,心中犹如针扎一般的疼痛。

周云从出生的那时候起,就天生阴寒,随着年岁的增长,这种阴寒越来越强盛。

河阳所有的灵丹妙药全部都试过了,但没有任何作用!

只有依靠着楠火木的灼热灵气,再加上周乐不间断的灵气灌输,才得以维持着周云的性命。

但随着周乐身体的变故,别说买不起楠火木,就连周乐的灵气,都快压不住周云的寒气了。

这样下去,周云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周乐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个虚弱的笑容,他抬手擦去了妹妹脸上的泪珠。

随后故作坚强的说道:“小云,别说傻话。放心,哥哥已经找到了身体恢复的办法了,只要一段时间,哥哥就能重振昔日的辉煌,到时候哥哥不仅治好你的病,还让你去河阳最好的会馆!”

周云停止了哭泣,惊喜的看着周乐。

“真的吗乐乐哥,你真的找到了治好身体的办法了吗?”

周乐用力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不信我们拉钩!”

周云用力点了点头:“好,我们拉钩!”

一边说着,她伸出了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指,和周乐的满是厚茧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做完了约定,周云这才放松下来,缠着周乐给他唱歌。

随着周乐稚嫩的嗓音,饱受寒气折磨的女孩,沉沉的睡了过去。

将周云放下,盖上被子,收起兽首火炉,周乐离开了屋子。

小小的院子中央是一颗有些年岁的杏树。

他靠着杏树,无力的闭上了双目。

身体中,再无任何灵力。

距离那场噩梦,已经两年了。

这两年以来,无论他再努力修炼,几乎所有的灵气,全部都会一点不剩的被身体中那个无形的深渊所吸纳。

这点灵气,别说再提升境界了,就连缓解妹妹周云的痛苦都远远不够!

治愈身体的办法?哪会有什么办法?

那只不过是骗周云的说辞罢了!

周乐低下头,用力的看着他那粗糙的手掌。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