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道

第10章 把这事给办了

南天只感到身上的疼痛减轻了很多,不由得乐观的想道:“是时候结束了,我就是练气期的修仙者了,哇哈哈哈!”这种想法才刚形成,一道闪电就当头劈下,南天吓得是亡魂皆冒啊,可没想到闪电刚落到头顶,就消失了,又是一道,又刚到南天头顶就消失了。

接着那是像下雨一样往下降,就像是,就像是~~~~“流星雨。。。。。。”南天脑海中蹦出个词语。

薄雾像是嫌这样太费时间了,直接从南天身上脱下,慢悠悠的扭到天上,然后,以肉眼见不到的速度到处飞窜,不到十分之一炷香的时间,天空就晴朗了。。。。。。像是很满足似的,薄雾又是慢悠悠的南天身边,然后没入南天体内。

“这个。。。。。。”南天感到很无语,对那层薄雾,南天就感到那就是自己身上的一部分,血肉相连。

天府里的蟑螂恶霸。

“虽然还是不够,不过做一次雷球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得给他留点啊,不然要是找到了还不得整死我啊。”一想到那张凶神恶煞的脸,蟑螂恶霸就打了个寒颤。

“这是怎么回事?”南天突然感觉到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百米远的一只躲在土里的蚂蚁正在做什么南天都能发现。北宫望急忙飞过来,“怎么样,天儿有没有事?”

南天摊了摊手,道:“没事啊。”

“有没有突破?”

“我也不知道啊,突没突破我没有概念啊!”这倒是实话,南天就算是突破了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自己看东西更清晰了。

“噶!”一声脆响,南天一看,发现时北宫望的下巴脱臼了。。。。。。“爷爷,没事吧?”南天伸出手一推一顶就将北宫望的下巴按了上去。

“你你你,练气八层?”此时龟禅道人也来了,“你是什么人生的?怎么这么妖孽?”

南天挠了挠头,道:“我是天生的。”

“你怎么能直接跳到练气期?”龟禅道人道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连练气期是怎样的都不知道,对了,你们当时怎么知道自己进阶了吖?怎样知道自己是练气几层啊?我都不知道啊。”

北宫望尴尬的看了龟禅道人一眼,“我当时也不知道,只知道本来不管怎么修炼都没进展然后就突然有进展了,然后我就听父亲说我进阶了。”

“哦,原来你当时也不知道啊。”南天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好了,既然天儿已经直接到了练气期了,也就没必要在你这儿呆下去了,我们就告辞了。”北宫望一拉南天的手,就说了这句话。

龟禅道人只是轻轻一笑,道:“若是以后本门有难,还望南兄尽力相助,尽力即可。”“先生,这么几天我还不知道本门的名字呢!”

北宫望哈哈大笑,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就叫本门啊!”南天一个踉跄,第一次听说过这种名字。。。。。。这老头挺幽默的嘛!

刚准备带南天走,北宫望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转身道:“老道,过不了多久就是天儿大婚的日子,你老道记得去啊,至于贺礼嘛,你就看着办吧。听说你那儿有几件通天灵宝,到时候拿一两件出来就行了,意思意思,不用那么重的。就这么说定了啊。”说着,就带着南天闪电似的撤了。

南天正诧异着呢,就听见后面传来了龟禅道人的怒骂声:“你这个杀千刀的,老不死的,你竟然打着老子的通天灵宝的主意,要不是老子跑不过你,早就把你丫打到你流云宗去了。气煞老子了。”可想而知,涵养这么好的龟禅道人骂成这样得受多大的气。

“爷爷,通天灵宝很值钱吗?看龟禅先生像是要生吞了你似的。”

北宫望道:“通天灵宝,在整个流云州不超过十件,四个化神期的一人有一件,有两件在镇魔渊镇压魔气,还有两件就在这龟禅手上,这是已知的几件。你想想,龟禅道人只不过元婴大圆满,却也能独占一方,并且手握两件通天灵宝,可想而知龟禅道人的厉害。”

“啊?龟禅道人是元婴期?”南天大跌眼镜,一个元婴期竟然对化神前辈破口大骂,而这个化神前辈却一笑置之,这个。。。。。。

“天儿啊,你别看龟禅道人只有元婴大圆满修为,可人家是法武双修啊,要是真较量起来,爷爷我都不一定完胜,整个流云州都不一定有人能完胜他。”

南天的神经都纠结在一起了,法武双修这么厉害?就连元婴期都能挑战化神期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要知道,整个流云州都只有四个化神。

回到流云宗,东方露儿一看到南天,立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到南天的怀里,边哭边道:“南哥哥你死哪儿去了?不知道露儿想你啊,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你把露儿一个人丢在这儿,出去也不说声,露儿还以为南哥哥把露儿丢了呢!”南天尴尬的抱起来东方露儿,丫的,这么多人就跟怨妇似的抱怨我,小心老子立马就给你给办了。。。。。。

“露儿别哭啊,嗯,少爷亲你一下,你别哭了啊。”南天想,做就做到底吧,不就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打啵儿吗,老子有什么不敢的?于是乎,东方露儿破涕为笑,小脸儿通红,双手松开南天,扯着衣角,好像很不好意思,“这么多人,南哥哥就这么把这事给办了?”两只小眼睛转来转去。

南天一个踉跄,什么叫把这事给办了?办那事能在这儿吗?旁人都憋红了脸,肩膀一上一下的耸着,身体直抽。还是北宫梦镇定,她学着大人,右手握成拳状,轻咳一声,道:“嗯,这事就这么定了,大家有事的都去忙吧,这儿交给我了。”顿时北宫望带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撤了,然后大家都跟着跑了。

北宫梦眼睛四处瞅瞅,发现没人了,就慢吞吞的走向南天,边走边想:“怎么开口呢?”东方露儿一见到北宫梦将人都赶走了,就知道情况不妙,现在又看到北宫梦往南哥哥这边走,顿时就慌了,这孩子那什么比我大,还有那什么也比我翘,要是南哥哥喜欢那样的该怎么办?这次回去非得问问姨娘们。。。。。。

“南哥哥,你快点啊,露儿等着呢!”还是要先下手为强,不然那小妖精来了就不好了,东方露儿逼着南天。南天望了望北宫梦,扭扭捏捏的将嘴凑了过去。

“哎呀,你怎么这么慢啊!”东方露儿抱怨着,说着,就把南天的颈一搂,自己的嘴这么一送,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双唇酥麻酥麻的,脑袋一片空白,南天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觉得两片温润的唇贴到自己嘴上了,不由得伸了伸舌头,想试试什么味道,东方露儿正天旋地转着呢,就觉得一条光滑的,略带着有点粗糙上的什么东西跑到自己嘴里了,当时就吓坏了,死命一咬,哈哈,叫你吓我。

南天一把推开东方露儿,一声惨叫啊,声音之惨,就连跑了好远好远的北宫望都听得清清楚楚,“唉,跟当年的老夫一样啊,定时被人咬了舌头。。。。。。”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