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战神

第10章 杨依依

“飞行法宝!”

望着天空中那道灵光长虹,叶长空神色一凝。

武者,想要驾御法宝飞行,只有冲开了武者九大主脉中的第七脉控灵脉才能够做到。

这,也就意味着天空中的人,最少也是具备冲脉境七重修为。

转瞬间,那道灵光长空飞掠到了叶长空不远的上空。

那是一位身着青衣的女子,女子明眸贝齿,容颜清丽可人,身上挽着一条灵光灿灿的飘带,灿灿灵光氤氲,在飞行过程中化为绚丽长虹,将女子衬托得宛如飞仙般令人着迷。

不过青衣女子的状况似乎并不太好,在经过这片山林的飞行过程中,身形忽上忽下,速度更是越来越慢,身上那琉璃华光更是越发暗淡。

“还好不是来追杀我的。”叶长空暗松了一口气。

他看到女子四周的夜空尽头处,还有这数道微弱光影,那些光影正朝着这边汇聚,光芒逐渐变亮。

“想来也是和我一样受人追杀了。”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离开吧。”

这群人的到来,定会展开一场大战,叶长空修为低弱又有着重伤之躯,稍微波及到一点都能要了他的命。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安身之所,这下子不得不离开了。

只是他拖着重伤身躯,才走出几步距离,半空中那摇摇欲坠的青衣女子,竟如断线般的风筝般坠落了下来,很是不巧的落在了他的身前。

噗~!

鲜血从青衣女子口中吐出,她趔趄着走向叶长空,眸子里带着祈求的道:“救我……”

话落,青衣女子身子一软,朝着地面栽倒。

“我…唉,算了。”

叶长空无奈的轻叹了声,本不想招惹是非,就此离去,但女子已经倒在了跟前,他没办法做到见死不救。

单手拖着女子那纤细柔软的腰肢,迈着如铅般沉重的步伐,将女子搀扶进小山洞里。

旋即,将山洞前最后一块岩石堆积码上,这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吁喘着粗气。

唰~唰~唰!~

数十个呼吸后,先前天边尽头处的那些光影,全都汇聚到了这里,一个个接连从天空中降落,来到了叶长空的跟前。

来者共有四人,三男一女,衣衫华贵,腰间全都挂着青云宗的身份玉牌,散发着一股盛世凌人的强大气势,压得叶长空根本直不起腰杆。

“冲脉境一重,也敢跑掉这来,还真是不知死活。”

一位白袍青年轻嗤声后,居高临下的盯着叶长空问道:“小子,你可看到有人从这里经过?”

叶长空很不喜欢白袍青年这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只是低着脑袋,清理着伤口上的尘土、碎渣。

“你!”

被眼前这个只有冲脉境一重的卑微存在给无视了,白袍青年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白袍青年羞怒交加,眼中弥漫出一股杀意。

“这位小兄弟,如果你看到了,麻烦告诉我们,刚才那人往哪走了,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找她。”

身旁的女子,拦在了白袍青年身前,为了得到青衣女子的下落,竭力放缓了姿态和语气。

听到女子的话语,叶长空才微微抬起了头,朝着一个方向指了过去:“她朝着那边飞走了。”

“如果你敢骗我们,你会死的很惨!”白袍青年目光冷冽的看着叶长空说道。

“他应该没有说谎。”女子微微点了点头。

他们四人,是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对先前那青衣女子进行围堵,叶长空所指的方位,正是他们四人聚拢飞来时的一处空位。

正是如此,女子才会暂时相信了叶长空的话语。

“追,她受了重伤,定跑不了多远,只要抓到他,那份机缘就是我们的了。”

白袍青年狠狠的瞪了叶长空一眼,当即催动一柄灵光飞剑,冲天而去。

呼!~

等到四人离去后,叶长空长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完全软倒靠在了山岩石壁上。

休息了片刻,恢复了些体力后,叶长空这才站起身形。

将堵住山洞洞口的岩石挪开一块,钻进了山洞中。

他现在的状态非常糟糕,浑身剧痛,脑袋晕眩,根本顾不得理会那昏迷过去的女子,立刻盘腿坐了下来,运转不死神皇诀进行调息疗伤。

一夜,很快就过去。

旭日升起,阳光透过洞口处岩石的缝隙照射进来,在山洞内投下一片斑驳的光影。

经过不死神皇诀一夜的运转,他身上的大小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凝结出了暗红色的血痂。

“不死神皇诀的骨肉再生能力,果真厉害,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让我的伤势恢复了小半。”

收功起身,叶长空这才开始打量起身前的女子来。

见到女子脸上已经生出了一些血色,呼吸顺畅均匀,似乎也快要醒来。

果然,不过片刻后,女子那长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睁开了双眼,露出一双灵动的眸子。

“是你救了我?”

青衣女子玉手搭在叶长空的肩头上,身子借力缓缓坐了起来,目光不由撇在了叶长空腰间挂着的玉牌上:“你也是青云宗的弟子?”

叶长空点头道:“是的,不过只是外门散修弟子。”

“散修弟子也不错。”青衣少女莞尔一笑:“昨天要不是你,我可就惨了,对了,我叫杨依依,你喊我依依就好了,你呢。”

看着少女那清丽脱俗的面容,以及那宛如能够令百花齐放般的笑容,叶长空微微有些着迷。

少女这活泼阳光的笑脸,与当初在落枫城时的倾儿,是多么的相似。

“喂,你不知道这么盯着一个女孩子看,很没礼貌的吗。”杨依依伸手在叶长空面前晃了晃。

“咳咳,我叫叶长空。”

叶长空尴尬一笑,立刻转移话题道:“对了,他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你?”

“还不是为了我身上的机缘。”杨依依很是气愤的道:“半年前……”

原来,半年前她在这里历练的时候,在一处山涧旁发现了一片灵池。

那灵池神秘无比,每隔两个月,池中水就会氤氲满灵气,对武者修为有着莫大好处。

杨依依正是借着这处灵泉的帮助,连续冲开了两道武者主脉,破入到了冲脉境八重。

这次,她本想借着灵泉冲击第九条主脉。

可不知为何,在她刚踏出青云宗的时候,就被那四人给盯上了。

杨依依很是机灵的发现了跟踪她的那三男一女,于是她故意带着他们在清风兽岭里绕圈圈。

那三男一女得知被发现后,也不再隐藏,强硬逼迫杨依依说出身上的机缘。

杨依依自然是不肯,于是就遭受到了他们的追杀,逃到了这里。

杨依依很是气愤的道:“我就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肯定我有机缘在身。”

听完杨依依的话语,叶长空嘴角不由升起了一抹冷笑。

“那些人的鼻子,可是比狗还要灵。”

“这些年,青云宗里,被他们抢夺的机缘,死在他们手上的人还少?”

无须询问那三男一女的名字,叶长空便知道他们四人是谁了。

这四人,起初不过是楚一凡身边最忠诚的狗,专做一些夺人机缘的丧尽天良之事。

如今,楚一凡离开了青云宗,他们反倒成为了最受宗门器重的天才弟子。

“每隔两月冲开一脉,连续两次,除非天赋惊人,否则必有机缘加身,秦飞宇、唐峰、罗新、柳嫣,他们随便一猜也就知道了。”

叶长空冷笑连连:“青云宗有他们在,寻常弟子就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他们在青云宗里,就如同吸血鬼般,啃食着他人的心血。

他们才是青云宗真正的蛀虫!

“难道你也被他们害过?”

杨依依小嘴长得老大,很是不可思议。

看叶长空的神情模样,以及自己的亲身经历,对于叶长空的话,她没有半分的怀疑。

在青云宗多年,她更是第一次听到如此荒谬的事情。

“不然呢?”叶长空嗤笑着:“三年时间,从一个守门弟子,成为宗门最耀眼的存在,你以为那是他自身的机缘?”

“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啊!”

“我以前还那么崇拜楚一凡,并且以将他当作励志偶像,他怎么能这样,简直就不是人!”

杨依依用她觉得最为恶毒的话,来诅咒着楚一凡这些人。

“他们这么做,宗门里为什么就没人管。”杨依依愤愤不平的道。

叶长空呵呵笑道:“管?人都被他们杀了,死无对证,怎么管?恐怕我俩是唯一从他们手上活下来的人了。”

要不是有倾儿的保护,在杂役堂的三年,他都不知死上多少回了。

“若有机会,我定要让他们全都身败名裂!”

叶长空深吸了一口气,将胸腔中翻涌起的仇恨火焰强压了下去。

“嗯!”杨依依用力的点了点头,语气很是坚定:“如果有那样的机会,我和你一起。”

她自是明白楚一凡的强大,也知道或许一辈子都不可能有那样的机会,但不知为何,当她看到叶长空那坚定不移的眸子时,内心也被带动起了一股执念与信心。

“走,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我带你去找那座灵池,有了灵池的帮助,相信你很快就能进入内门了,到时候我们联手,一起惩罚这些丧尽天良的坏人。”

杨依依目光眺望着远方依依立刻站了起来,拉着叶长空的手腕就往山洞外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