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战神

第2章 神秘人皇

“这里是哪?”

叶长空的意识,陷入到了一片灰蒙蒙的虚无空间。

“小家伙,这里是入梦神珠中的时光梦境……”

一道声音,突兀般在空旷空间中响起。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极为动听,就仿佛带着魔力般,让心神荡漾,魅惑之极。

“什么人!”

叶长空心中一惊,目光猛地转向声音来源处。

只见一道模糊的女子身影,出现在了视线尽头处的灰色虚空中。

叶长空神色瞬然呆滞,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如此森然的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我是谁你就先别管了,反正我不会害你便是,唉,小家伙你可是真差劲,拿了天武灵果还修炼了整整三年,才将姐姐我唤醒,姐姐我可是等得好苦啊。”

灵魂身影步伐缓慢,朝着叶长空漂浮而来。

直到身影靠近,叶长空才看清对方的全貌。

女子容貌极美,身材尤为火爆,特别是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足以让所有男人垂涎欲滴。

可,正是这娇媚火爆的女子,身形四周却荡漾着幽蓝色的诡异光芒,给人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你究竟你是谁!”

叶长空并未被对方那充满魔力般的声音魅惑,很是警惕的盯着对方。

“咯咯,你这小弟弟,都把姐姐留在身体里三年了,现在居然假装不认识了,你是担心姐姐让你负责吗?”

女子笑眯眯的看着叶长空,笑容之中带着一种诱人的妩媚。

留在身体里三年?

叶长空双目圆瞪,惊愕道:“你是我体内那颗神秘珠子的器灵?”

“姐姐我并不是器灵,只是寄居在入梦神珠里。”

女子轻叹了声:“三年前,姐姐在渡劫时遭人陷害,肉身被毁,灵魂险些磨灭,只有将最后的残魂强行融入入梦神珠中,没想到却便宜了你这小家伙”

“渡劫!!?”

叶长空浑身猛地一震,内心震惊到了极点:“我现在只不过是聚气境,后边还有冲脉境、化元境、凝丹境、人皇境四大境界!而传说,人皇境之后还有更高的境界,想要突破这个境界,将会引动天地雷劫。只有渡劫成功后,才能够跨入这传说中的境界!”

人皇境!

他所知晓的最巅峰存在,从古至今能够成为人皇的,无一不是威震一方的超级霸主。

传说中,凡是达到人皇之上的境界者,可呼风唤雨遨游天际,可移山填海破碎虚空。

但传说始终只是传说,从来都没有人亲眼见过。

甚至,人皇境的顶尖强者,也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

就连当今青云宗的宗主,都只不过是凝丹境的强者。

而此刻,在这个古怪空间中,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子,竟然是一道人皇境巅峰存在的残魂!

这让叶长空如何不震惊!

“所以说,你真是一个幸运的小家伙。”

当初寄居在入梦神珠中的她,以最后的残魂之力裹带着天武神果,逃到了这片偏隅之地,想要用天武神果引~诱来武者,藏躲在武者体内,逃避仇家的追杀。

听到女子的话语,叶长空心中顿时明悟。

三年前,能够获得天武灵果,原来是这个原因。

如此说来,自己体内这个叫做入梦神珠的珠子,还有眼前这位人皇境巅峰强者的残魂,才是自己三年前所获取到的真正机缘!

我就说,我是拥有大机缘之人,绝不会如此平庸下去!

“楚一凡,你私吞了我的天武灵果,不过是我所获取的机缘中的微小部分。”

虽然暂且不知入梦神珠的能力,叶长空却非常明白,单纯是随身带着一位人皇境巅峰强者的残魂,就能够给自己带天大的好处。

“我虽苏醒,但灵魂屈身太过孱弱,根本无法离开入梦神珠,可就算离开了,也会很快消散在这天地间。”

女子很是妖媚的冲着叶长空抛了个媚眼:“所以说,小弟弟,姐姐现在可很是需要你的帮助,你若能帮我离开入梦神珠重铸肉身的话,姐姐我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叶长空用力吞了吞口水,妖精,这绝对是一个十足的妖精。

非但声音魅惑人心,就连说话时肢体所作出的姿态,都让人充满了遐想,毫无人皇巅峰强者所该有的威严与气慨。

正是如此,这也让叶长空在她面前放松了下来,没有了先前的拘束感。

“你现在还太弱了,等你强大一些后,姐姐我自然是会告诉你,在此之前,姐姐我先送你一场造化。”

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少了些魅惑,多了几分亲切与真诚:“记住,姐姐我叫秦妖娆,你以后喊我妖妖姐就行了。”

话语落下,秦妖娆抬手朝着叶长空指去,指尖爆射出一股磅礴的灵魂力量。

幽蓝色的能量光束,顿时融入到叶长空弄个的身躯中,与他的心神、灵魂开始交融。

“啊!”

叶长空翻滚在地,浑身每一寸肌肤、血肉就如同遭受千万根银针扎刺,疼得他意识都要崩溃了。

这种疼痛,是肉身与灵魂的拉扯,强行与他人灵魂力量的融合!

当两者之间,完全融合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沉静了下来……

呼!

叶长空长松一口气,还不容他多想,一股异样的感觉丹田处传来。

它的丹田处,多出了一个气旋,气旋自行旋转,吸纳着天地间的灵气。

在那气旋之中,更是有着一枚灰黑色的珠子,静静悬浮。

“这是…气海……”

三年了,停滞了三年的修为,终于超前迈出了一大步!

在这个世界,武者修行,便是从聚气境开始,以特殊吐纳之法吞吐天地灵气,洗涤肉身杂质,在丹田处聚气为海。

气海凝聚成形,也便突破了这初始阶段,跨入到了武者第二大境界——冲脉境。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叶长空睁开了眼睛,身形从地上弹跳而起,还未站稳身形,脑中便涌现出了一股股信息。

“肉身不死,神魂不灭,唯我神皇……”

脑海中涌出的,是一门叫做《不死神皇诀》的功法及修炼方法。

功法中介绍,若是将这门功法修炼到至极,肉身不死,灵魂不灭,达到某种意义上的不死之躯。

“妖妖姐所修的正是这门功法,就连天劫都没能将她的灵魂完全磨灭……”

叶长空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当下就曲腿盘坐了下来,依照着《不死神皇诀》的经脉运转路线开始修炼。

翌日清晨,天边刚露出一丝朦胧微亮。

各个杂役峰的杂役们就起来了,开始忙活着新一天的日常杂务。

沉浸在修炼《不死神皇诀》功法中的叶长空,浑然忘记了时间。

“天都亮了,这家伙居然还不去干活,张管事要是看到了,有得他好受。”

“难怪他这三年来修为寸步难进,就这种态度,这辈子都别想有什么出息。”

“嘘嘘,别将他吵醒了,等会儿张管事过来就有他好看的了,这种懒惰的人,根本就不配留在青云宗。”

不少路过的弟子,瞧见叶长空盘腿靠坐在一颗大树下,纷纷投来鄙夷之色。

所有人都认为,叶长空起床后,就偷溜到了这里补回笼觉。

正是如此,没有一人主动叫醒叶长空,就等着看叶长空的笑话。

果然,不过多时,张帆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不远处。

他只是依照着每日的惯例,出来巡查手下杂役弟子们的工作状况。

手里把玩着皮鞭,悠闲的渡着步,当他的目光望向相叶长空那边时,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叶长空,你给我起来!”

张帆厉喝一声,快步朝着叶长空走来。

“嗯?”

叶长空猛地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望着四周朝着自己指指点点的杂役们,还有怒气腾腾的张帆,他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不好意思张管事,练功练过头了。”

微带歉意的挠了挠头,毕竟他有错在先。

“切!~”

话语一出,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唏嘘声,都不相信叶长空的话。

“这懒货,该不会是说他在这里凝气凝聚了一晚上吧。”

“得了吧,这又不是第一次,每次都用这个借口,能不能换点新鲜的。”

“他说他在这修炼我信,可能昨晚就在这凝聚了半个时辰的灵气,然后就懒得不想动了,随便往这里一靠就这么睡了,你们说,人怎么就能懒成他这样子?”

在场的杂役弟子们,眼中鄙夷的目光更浓。

叶长空看着四周那些面孔,心中冷笑连连。

三年了,这样的嘴脸他已经习惯了。

他有没有努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没错,他的确总是睡过头,可并非他们所说的那般。

而是真的凝气凝聚了一个晚上,快天亮时实在扛不住睡意,才会睡过去的。

可,没有人看到了他的努力,所有人都当他是青云宗的一个只知偷懒耍滑的蛀虫!

“叶长空,你当我是傻子吗!”

四周的话语,让张帆满脸铁青:“昨天我就已经放过你了,今天你还敢在我眼皮底下偷懒耍滑,你是当我这个管事不存吗!”

“以前是有林月倾师姐护着你,我不好对你做太重的责罚。”

“现在林月倾师姐已经不再青云宗,我看谁能救得了你!”

张帆丝毫不接受叶长空的道歉,扬起手中的皮鞭就朝着叶长空狠狠的抽去。

有着昨日的前车之鉴,他出手便动用了灵力。

皮鞭上顿时泛起森然鞭影,发出破空的尖啸声,气势很是有些吓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