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欲封天

第008章 元婴中的丹田

话说风痕本来一个好好的筑基,莫名其妙的引来了天劫,凭借着莫名的手印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九系禁咒,勉强应付下来,身怀九窍玲珑体的他,在天劫中不但大难不死,而且还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好处,神界的风家创始人不但亲自将奖励送进风痕的脑海,而且还与风痕定下了诺言,等到风痕练到大神尊的境界的时候,就可以去神界找他,在此之前,不管有多大的困难,都将由他一人承担。

渡劫后的风痕,疲惫不堪的进入了睡梦中,风神阁的掌门人,风痕的爷爷,率领众人都在一旁等待着,本来刚刚渡劫的修真者是需要迅速稳固自己的修为境界,但是因为风痕根本没有境界也没有修为,只是刚刚筑基而已,所以,众人就由得风痕在这里呼哈呼哈大睡,而风痕临睡前的那句警告语也被他爷爷再三斟酌了一下,随机派人在附近进行了搜查,结果可想而知,但是风掌门为了保险期间,毅然决然的开启了护派大阵,虽然众人对风痕的印象都不错,但是护派大阵的开启非同小可,也不由的引来议论声声。

看着躺在床上的风痕,虽然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但是,不时的皱眉也让坐在一旁的风父风母暗暗心惊,风啸天夫妇虽然是修真者,但是,那渡劫的,现在受伤躺在床上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在人间界没有好好照顾他的他们,心里已经很内疚了,如今看着儿子变成这样,心里的滋味又如何好受得了,修真者最将就心境的修炼,如今风啸天夫妇二人的情况可是有点危险。

正在暗自伤心的两人,突然看见风痕的身体大放光芒,没等他们呼叫,掌门和一干人等都已经随后而入,本能的将手搭在风痕的脉搏上面,却被那光芒弹开,不管是谁,都是如此,众人再一次的束手无策,就在众人暗自揣测的时候,变化又起。躺在床上的风痕猛的做起,虽然双眼还是闭着的,但是双腿盘坐,双手不再结印,而是像普通修真者一样将双手放在双膝上,身上的光芒渐渐的变淡,成为一层薄膜裹住了风痕的身体,而那层薄膜却越来越实质,渐渐的成为蛋状将风痕包住,光芒在一吞一吐,吞吐间,由一色变成了最后的五色,五色霞光足足闪耀了三天三夜。然后慢慢消失,蛋壳迅速崩裂,露出了里面的风痕,此时的风痕像是被刚刚装扮过的一样,黑亮的头发束成长长的马尾,两边的鬓角长长的流了下来,身上的衣服已经由原来的修真道服换成了一身雪白和练功夫差不多的衣服,衣服的上面浑然天成的镶着一条五爪金龙和一条双翼九尾凤,气势不言而表。额头上一朵灰色的火焰图标,在闪着淡淡的光芒,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本来就俊毅非常的风痕变的更加漂亮起来。

眼睛慢慢的睁开,一道实质性的光芒从眼睛里射出,众人被一股力量推开,那道实质性的光芒立刻将众人身后的那面墙无声无息的穿透,没有半点声音,那面墙却突兀的被戳了一个洞,好深的修为,众人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的想到。

“风痕,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嗯嗯!就是,你现在到了什么境界了,修为是什么?”

“没什么大碍吧,你可把我们这些老家伙们给吓死了。”众人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风痕只是微笑不语地看着他们。

“好了,好了,你们大家伙都静一静,现在风痕醒了,也证明他没有什么大碍了,你们都先回去吧!耽误了这么多天,赶快去修炼。除了大长老和师门的前辈之外,剩下的人都散了吧。”

众人听掌门这么一说,都慢慢的散了去,此时房间里只留下了几个重要的人物,风啸天夫妇,风笑天,风天宇等人。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早已经按耐不住的风痕的父母异口同声的问道

“感觉很好,被天劫弄伤的经脉已经彻底好了起来,现在是元婴金丹期,境界嘛,我也不知道。”风痕调皮地回答道。

“元婴就是元婴,金丹就是金丹,谁告诉你的,还有元婴金丹这一说法的。”风痕的爷爷风笑天略带严肃的教训道。

“不信,你看嘛!”说着,双手一掐印决。一个拳头大的小人从身体蹦了出来,左瞧瞧,右看看,最后蹦到了风痕的肩上,盘腿坐下,又跳起来,跑到了桌子上,抓起个果子就要往嘴里放,“拜托!你老实一点好不好,好歹你是我的元婴,弄的跟我的身外化身一样,郁闷死我了!”

接着小人有蹦蹦跳跳的来到风痕的身边,双腿盘膝做好,再也不动。

留在这里的一干人都大张着嘴,每个人的嘴大的都能塞进一颗鸡蛋,我给他们的惊讶,一重接一重,让他们根本来不及适应。

“这是元婴?”

“这不是元婴吗?”

“你的元婴可以随意离开你的身体,可以随便乱蹦?”

“不能!”

风痕的爷爷和父亲旁若无人的在一起聊了起来,而风痕的母亲坐在一旁什么也不说,只是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风痕被母亲看得心里发毛。

“我说爷爷,我不是让你看我的元婴,我是让你看他的丹田。”

“丹田怎么了?丹田?元婴有丹田?”风痕的父亲刚刚反映过来。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风痕也不着急的回答道。

等到众人看清楚了一切后,都叹了口气坐回了坐位,这回轮到风痕纳闷了,本来都很兴奋的众人为什么愁眉不展的。

“你现在的这种情况,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帮到你,你以后修炼的道路,就要靠你自己了,哎”

“呵呵,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你们是帮不了我,这是老祖宗给我的功法,你们要是能帮到我,那才怪呢?”

“原来是这样,你小子不早说,害我们担心半天,对了,儿子,以后,在修真界我们就不要以人间界的称呼了,我就喊你修真界的名字了,要不你妈给你取名字太儿戏,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费劲。”

“知道了,掌门大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