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欲封天

第007章 筑基也渡劫?

在门派住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风痕由他的爷爷领着参观了很多地方,又给他讲了很多修真界里的事情,而风痕也是受益匪浅,渐渐的也不在是修真小白了,对于叔叔婶婶送的那些东西也都欣然接受了,因为在巨大的震撼面前,还是家人占了优势,自家人,客气什么?等到自己有出息了,也同样给他们弄点什么……

修真的日子更是岁月如梭,转眼间就到了风痕要筑基的日子了,本来筑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因为他是掌门之孙,又格外的受这些长老们和执事们的喜欢,筑基这一天,整个门派的人都来了,除了闭死关的,剩下的都来了,高手前辈后生晚辈无一缺席,都来看风痕筑基,弄的风痕像出嫁的新媳妇一样,扭扭捏捏。脸红彤彤的,煞是可爱,门派的小姑娘都在掩嘴偷笑,要说这风痕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样人多的场面。让风痕更无语的是就连他的娘亲也嘻嘻地笑着,且不时的在父亲耳边说着什么。

随着掌门风笑天的入场,窃窃私语的会场瞬间变的鸦雀无声,筑基本来选择在后山,却因众人的要求而聚集到了门派的广场,风笑天递给风痕一颗筑基丹,让他服下,而他本人却变得极为严肃起来,是啊,想想都知道,自己的孙子第一次筑基,筑基的好坏完全取决于功力的输入者,比如,一个弟子服用资质不是很好的筑基丹,却因输入功力的是一位大乘期高手,那么这个弟子往后的修炼将比一般人要快的多,且根基相当稳定,还有一种就是筑基者自己服用丹药,靠自己的领悟与功法来决定以后的成长好坏,但是却不是百分百的成功。

而此时的风笑天,平息度气,先来稳定自己的情绪,然后凝结全身的功力集结于双掌,对着风痕道“吞丹!”风痕知道这时候不是玩笑,故而也收起了之前的扭捏,盘腿做好,将丹药送进嘴里,双手默默结印于胸前,众人都看不懂风痕这是要做什么。不过这个时候不容有半分差错,风掌门也顾不得许多,双掌缓缓放在风痕的天灵盖上,丹药入口既化,顿时,风痕只觉得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进入自己的身体中,刚开始还可以做到心如止水的控制灵气进入自己的丹田,但是,不到一分钟,随着灵气的大量流入,丹田仿佛已经被填满似的,所有的灵气都被堵在经脉里,那种疼痛不亚于他第一次接受众神传承的痛苦,风痕痛苦的煎熬着,而风掌门也在暗暗焦急,风痕身体里的状况他最清楚,如果此时撒手,那么无疑风痕会被灵气的反噬弄的魂飞魄散,如果不撒手,还是一样的情况,弄的风掌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风痕一边努力的挣扎,一边苦苦的思索着解决的办法,突然间,他想到爷爷给他说的一个修真界的典故,他在一次奇遇因为服用过多的丹药而使得自己的身体达到了经脉进断的边缘,已无生机的他决定破釜沉舟做最后一搏,分别在胸口。大脑和创造出了一个和丹田一模一样的容器,纵而是他成为了一代宗师,其门派也在他的领导下成为修真七大派之一。

“喝!”猛的一声,惊的周围人提心吊胆的,如风痕父母这样的修真高手,也禁不住暗暗皱眉,筑基过程中,怎么能发出声音呢?就在众人的担心的时候,风痕那边却出现了极大的异象,天空中金黑色的云在慢慢凝结,而风痕此时衣物化尽,出了他手上的那枚戒指,而风掌门也完成了他该做的事情,正准备撒手间,却听得天空“隆隆”作响,刚准备歇口气的他如临大敌一般,紧张的表情,已然换成了一副冷若冰霜的脸,气势全开,而天上金黑色的云仿佛受到威胁一般,加快了形成的速度。

“爷……爷……快走!”此时的风痕已经被这无形的威压弄成了一个血人,断断续续的话语从风痕口中挤了出来。“放屁!我怎么可以走,我走了,你怎么办?”

“快……快……快……走……不然……痕……儿……此生……就……废……顶……了……”刚刚说完一口鲜血喷出,然后已经快不行了。“快……快……相信我……快走!”拼尽最后一口气喊了出来。又是几口鲜血喷出。风掌门眼泪都快下来了,不就是筑基吗?该死的天劫来凑什么热闹,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子,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怀着复杂的心情,瞬间闪到了一旁,就在风笑天刚刚离开的瞬间,一道道雷火双劫,从天空中陡然而下,不偏不倚的全部击打在风痕的身上,风啸天再一次要冲上去,想要就会自己的儿子,却被一个古怪的老头拉住,风啸天冷眼看他,身上杀机已现,而那个古怪的老头却鸟也不鸟他。“好好的看着,这么多年了,风笑天那老小子怎么还没有训好你这个不成器的臭小鬼。”风啸天楞了,在这个门派里谁敢这么说自己和自己的父亲,难道是?“小子受教了!”“恩!孺子可教也,我可以理解你做为一个父亲的责任与担心,但是,你现在上去,除了会害他,别的你一点都帮不上忙,好好的看着吧!看看你的儿子是如何创造修真界第一强者的。”“恩!”夫妻俩同时点头答应,但是脸上仍然抹不去那担心的影子。

镜头回到场内,风痕被连续的雷火双劫击中,他的身上也出现越来越多的鲜血,却是仍然双手结印的盘坐在那里,雷火之后是土木双劫,最后一道是水劫。待这五行天雷击完,风痕已经不成人样了,但是那双结印的双手表示着他还活着。

突然间,阵阵霞光从风痕身上冒出,火红,水蓝,木绿,土黄,金(雷)紫,五道光晕从风痕身体里扩散出来,浑身的血迹悄然不见,取代而之的是孩童一般的皮肤,风痕缓缓坐起,“臭老天,不服的话,就尽管来吧!记住我风痕的名字,今日之辱。他日等我登上神界,我定要尔等项上人头。”

当众人看见风痕完好无缺的站起来的时候,都欢呼起来,当听见风痕的狠话,众人再次陷入痴呆状,敢向天劫宣战的,古往今来,不管那部小说,他风痕算头一个。这份胆识,这份魄力,放眼七界,谁能比。

天劫本因为力量的完结预备收场,当听到渡劫者的话的时候,橙色青色黑色和白色四道天劫呈交叉状突兀的轰向风痕,而风痕身上的光晕也再次发出耀眼的光芒。与天劫的颜色交互辉映,当它们接触的那一刹那,九道光芒射出,风痕的身体缓缓上升,身体呈现投名状,丹田的情况让在场的众人一目了然,中间豆大的一点灰色的火焰,火焰矗立在黑白双鱼的正中间,周围由五行衍化的八卦,八卦的外围,却是由九个魔法符号圈住。风痕的身体在天劫中摇摇欲坠,就在这时,九个魔法图案光芒大盛,那在异世中代表魔法师九系的禁咒,一层层的魔法阵图闪现一起轰向了空中,天地间在刹那间变的苍白,风痕的身体也随之跌落在广场中央,此时的广场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份雄伟广阔。换而之的是一片片的坑洼之地,而风痕跌落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丹田再次闪出九系光芒,周围的灵气不断的涌进坑中,进入风痕的身体,被疯狂的吸收,转而进入中间的灰色火焰。风痕已经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了,当他被风掌门抱出深坑时,天空中,一黄一红一蓝三道光芒瞬间进入风痕的身体,就连风老爷子都做不出反映,不过,再看风痕,惨白的脸庞瞬间变的红润起来,而风老爷子也放心了,惊魂未定,一道带着无比威严的神压降下,“哈哈,你就是风痕,不愧是我风家的子孙,胆敢向天劫挑战的,你风痕算第一个,老子在神界等着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祖宗!”随着一些老前辈跪下,那些后生晚辈哪个敢不跪,一起向天叩拜,口中大声的呼喊着。

“谢谢老祖宗!”风痕刚刚转醒,就听到了这股能置人于死地的声音,声音响遍七界。七界中的大人物,都纷纷抬头朝风神阁这边看去,有惊叹,有兴奋,有羡慕,不同情绪来自于七界之中。而风痕用弱不可闻的声音也同样向着风家的祖先问好。

“先别忙着谢,我给你的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想练好他们需要你百倍千倍的努力,而且的你的劫数往后远不止于此,你惹恼了渡劫神,你就等着好好的享受吧!记住,你没有大神尊的实力,我是不会出手帮你的,我们风家没有一个窝囊废。也不要来见我。好了,你好自为之吧!”这些话是直接在风痕脑中出现,谁也没有听到,而风痕又一次露出了那深不可测的笑容“放心吧!老祖宗,我风痕有朝一日,势必成为不弱于你的存在!”就在这时,风痕双眉一皱,斜眼看着西北方向,缓缓道“你最好不要来风神阁闹事,不然,只要你丫敢来,我就敢保证让你有来无回,这是我风痕的话。”众人都被风掌门怀里的风痕的话语惊呆了,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而风老爷也向西北方向看了看却没有半点头绪。话说风痕本来一个好好的筑基,莫名其妙的引来了天劫,凭借着莫名的手印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九系禁咒,勉强应付下来,身怀九窍玲珑体的他,在天劫中不但大难不死,而且还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好处,神界的风家创始人不但亲自将奖励送进风痕的脑海,而且还与风痕定下了诺言,等到风痕练到大神尊的境界的时候,就可以去神界找他,在此之前,不管有多大的困难,都将由他一人承担。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