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欲封天

第004章 第二战 入轮回

“那停顿的时间与空间,请倾听我的召唤,吾以众神的名义召唤那游荡的禁锢空间,来封印眼前的妖魔,封魔决!”

那两头黑色的怪物,身上突兀的出现道道色彩斑斓的条纹,一条条的越来越多,不甘的怒吼,在这杂乱的校园里显得很悲凉。

一切结束后,本以为可以好好的休息下,却没想到更大的考验在等待着我。

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11月24日,这一天是我的生日,我订好了位置,和家人一起去吃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的胸口突然难受的要死,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徒儿。快逃。我们几个老家伙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再晚就来不及了。虽然地球里这里很远,但是对于有星航的人来说,那根本就不算距离。快走,找个星球躲起来。快!”耳边传来空间师傅的心灵传音(契约的一种,由心灵建立的联系,不管对方身在哪里,哪怕是不同的位面,也照样可以通过心灵联系)声音断断续续,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师傅可是整个宇宙的神,怎么可能受伤?

“傻孩子,整个宇宙的神?那只不过是我们几个老家伙为了自我安慰而找的借口,放眼整个宇宙,除了真正的上位者,谁敢称神?所谓的上位者,可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要强的多,不过我们唯一自豪的是,我们这几个人的本事都是他们没有的,也正是他们想要,还记得我们给你的戒指吗?里面有轮回镜,那是当年大战我们缴获的战利品,你现在已经学会我们所有的本事,所以,你一定要入轮回,转世重修,不是修习我们的本领,而是转世修真,相信师傅说的没错,我们虽然没有试过,但是你是九巧玲珑体,你的身体含有他们修真者所说的五行之灵,所以,你一定要转世,一定要。一定。一。”

“师傅!你怎么了?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不。不。不。不要。不。”微弱的声音对于此刻的我已经充耳不闻了。

“爸妈,你们先吃吧,我有点事情出去一下,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不要为我担心。”

“小痕,你要去干什么?”

我在她们话说完之前就已经消失了,师傅们出事了。这是肯定的,来不及多想,双手结印,撕裂了空间,打开了空间之门。

眼前的一切都已经不在是当初我刚来的模样了,师傅们居住的宇宙之颠,已经被弄的支离破碎,师傅们都死了,双眼无神的望着星空,仿佛在期盼什么?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划过,和师傅们之间的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点点滴滴,一切都似过往云烟一样,虽然我在宇宙之颠了只呆了短短的10000年。(空间神的拿手技能,可以划分时空比例,不然我也学不得这一身本事,实际上我只呆了短短的两年时间)可是。可是。可是一切都完了。

“师傅,还有一个人在那里。”

“哦?过去看看。”

几个人由远而近,“这位小友是哪家的修真者,怎么也想来这里分一杯羹?”

“分一杯羹?”我的情绪再也不受理智的控制,师傅们的死,我的家园被毁,不可原谅,“不要把这里的一切说成跟你的东西一样,你们毁了我的家,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回去。”声音已经不带一丝感情在里面,丝丝死气从我的身体冒了出来,八系元素飞出我的身体,在周围围绕,闪光的电元素,燃烧的火元素,冰冷的水元素,狂暴的风元素,生命气息厚重的木元素,沉重的土元素,耀眼的光元素,死气沉沉的暗元素,在的身边越转越快,仿佛纷纷想要出战请缨一样。

对方也不是傻帽白痴,看到这种情况也立备战起来。“没想到,这些老家伙们还有了传人,连你的都是败在我的手下,就更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学徒了,我绝非真人今天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立刻废了一身功力,自生自灭去吧!”

“这么想死啊!本少成全你,八系归一,九系禁咒!时间枷锁,空间凝固,冥界牢笼!”一口气扔出了四个禁咒,就如今我的身体也不得不喘一下之间对面的人动也不动的看着我的招数招呼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到是想动,中了我的空间凝固,除了级别比我高的,剩下的都只有等死的份)

“这利息我先收下了!”我信誓旦旦的看者哪几个在我眼中已经成为死人的家伙,果然,惨叫声瞬间响起,惨叫声在这个时候显得是那么的悦耳,那么的动听。

瞬间从远处又过来一些人,服装的颜色和死的那几个是一样的,几个小人一样的东西准备逃走,也被我用九幽之火烧成了灰烬,看着远处过来的那些人我笑了,笑的很灿烂,眼睛越来越红了,最后变成了红黑色,再也看不到瞳孔,妖异的火焰从我身上冒出来,紫蓝色的火化成了龙凤交织在我的周围,今天一战,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总之当我清晰的感觉到我的力量已经达到临界点的时候,已经被哪些所谓的修真者团团围住了,闻讯赶来的所谓的掌门,见到眼前的一幕也吃惊不已。那几个老家伙虽然已经被仙界下来的人消灭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还留下这么一个祸害,如果今天放此子离去,加以时日,必成为修真界一大祸害。不行,今天举全门派之力也要将他杀死在这里,想到这里,面色微沉,“耀阳阁的儿郎们,列万剑穿心阵!”

万箭穿心阵是什么东东,此刻的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只是双手还在机械式的杀戮着,双眼还是还是那么的血红,而且更加显得妖异了。已经不行了,正准备和他们拼命的时候,心中的一个声音猛然想起“轮回。切记轮回。轮回!”是啊!不是我风痕贪生怕死,大丈夫能屈能伸,师傅们的大仇未报,我还不能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拿出了轮回镜,咬破中指,将血滴在上面,轮回镜子放出耀眼的红光。

“吾以吾的本名精血为誓!将舍弃一切进入轮回,永不反悔,吾之杀孽,由吾之承担,吾之命运,由吾掌控!”

红色的光芒大盛,转眼而逝,轮回镜再次绽放出蓝色的光芒。

“吾之记忆由吾之心来封印,吾之心由吾之意志来封印,吾之意志由吾之能力来封印,吾之能力由吾之记忆来封印,当吾再次轮回而生,当吾再次谱写今天的意志。当吾划破空间的大门,我就会再次苏醒,现在,封!六道轮回封印!”

蓝色的光芒逝去。转而是黄色的光芒,当六种光芒闪过,我的身影消失了,因为我在开启轮回镜的时候,时间是静止的,所以我才能安静的念完那段咒语。我消失之后,我的戒指以及戒指里的一切以光的速度飞向了远方和另一枚从远处疾驰而来的戒指相撞,没有激烈的火花,两枚戒指相撞之后就融合了,变成了一枚新的戒指,进入轮回镜,随后,轮回镜消失。

那件事情已经渐渐的在众人的心中给淡忘了,但是,此时的风家却是气愤有些尴尬。

空旷的练武场上,两拨人剑拔弩张的再对峙着

“风笑天,我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居然纵容你孙子风痕打我孙女。还杀了我们两大长老?你们风家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打她?我没杀了她已经够给你们魔门面子了,居然不顾人魔两界的和平条约,私自炼制合体魔,像你们这种人,我岂能容你。今天还带人来我风家闹事,哈哈哈哈……好,很好!既然有胆子来,就别回去了”风痕抢在风笑天面前闪亮登场,一身白色的正装(类似游戏里的套装,这里找不到合适的词代替,所以就先用这个词了。)长长的披风上面绣着一条双翼九尾血凤凰。交织在它周围的是一条五爪神龙。

识货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吃惊的大声叫出来。血绣!如此庞大的血绣,居然肯有人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他人刺下刺绣师一生唯次的血绣。

(血绣,只是在某个故事里听到过,好像曾经也很有名的。血绣者,流尽一身血液,用十分特殊的方法来进行刺绣,且刺绣成功后,没有一丝血腥味。画面栩栩如生,通灵通意,用情至深,方显其灵,用情至尽,方显其意。血绣者,油尽灯枯,画成人亡。这就是血绣。这只是作者个人理解,具体的还需要各位书友,在本书中体会。)

由能量编制成的秀发,闪耀着紫色的光芒,一双原本黑色的眼睛,现在也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全身九色光芒吞吐不断。此时的风痕显然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双手随手一招,旁边水池里的水便随之而来,渐渐的在风痕的手中变成了一把晶莹剔透的剑。

一旁的风笑天此时暗暗吃惊,莫非当年救走痕儿的是修真界的人,不然痕儿怎么会使用修真界的凝水成冰,这可是金丹期才能拥有的技能啊!这边在想着,那边却已经开打起来,九系元素被风痕用的出神入化,当然那边的几个人老头也不是吃素的。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由于风痕交代了不让其他人帮忙,所以,现在风家的人都在观看,并不是打不过他们。

话分两头,慕容秋在人群里一边盯着自己的儿子在战斗,一边在自责,冷炎冰是她在几年前捡的孤儿,可爱的摸样让一直想有一个女儿的慕容秋动了恻隐之心,就收了义女。后来有了风痕,就把她送进了福利院,每个月都去陪她几天,后来再去的时候,院长说她走丢了,这让慕容秋很是恼火,找了又找,还是没有找到。没想到就在儿子被神秘人带走后的几天,那个女孩却又出现了,她说被人贩子给拐走了,历经重重困难才逃了出来。

慕容秋觉得亏欠于她,便在儿子回来之后让她和儿子一个班,本来是想儿子能好好的照顾她,没想到她却和魔门扯上了关系,这件事估计弄不好会影响两家人的关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把飞剑飞向了正在沉思的慕容秋,眼尖的风痕立刻大喊一声“娘,小心!”声若惊龙,震彻了方圆数里。凤羽一个闪身将慕容秋抱在怀里。闪了过去,见此情景,风痕这次是彻底的怒了。

一声大吼。“九星降世,八级雷咒!雷舞漫天”只见天空中雷声滚滚,闪电闪耀,刹时间,数万到天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降下魔门的众人纷纷被击中,功力差的顿时魂飞魄散,功力稍好的此时也好不到哪去。“你们居然胆敢伤害我娘,你们该……死……啊啊啊啊啊啊啊!”令人颤抖的叫声,“雷神的方天戟!”说完,手中由雷系元素形成的方天画戟,由风痕本人砸向魔门众人,又是死伤一大片,“记住,风家不是你们可及的,所以,不要试图再来挑战风家的权威,不然,我不介意让魔门在世界上消失。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站在场中央的风痕,此时的神态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威严强大。不可逾越。风痕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唯独披风却完好无损,随着风痕的怒气渐渐的消失,披风也渐渐的隐去了它的光芒,这才是用情至深,方显通灵,用情至尽,方显其意。

“我们还会回来的。”一个受了重伤的魔门长老说完就带着众人离开了。

“好啊!我等着!”

要问风家的众人为什么不拦住他们,是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出来,风痕此时已经是外强中干,比起那些人的性命来讲,风痕的性命更为重要。

等那些人全部走光之后,风痕再也坚持不下去了,身体骤然的倒在了广场上,鲜血已经不受控住的喷了出来。众人纷纷向风痕而去,跑在最前面的四个人分别是风笑天,凤羽,慕容秋和鬼医。

经过三个月的修养,风痕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但是风痕再众人心目的印象已经彻彻底底的改变了,至于慕容秋的那件事,风痕根本就没有和母亲扯上关系,一切都是对方咎由自取,还怪她利用母亲的同情心。

11月24日,这一天是他的生日,订好了位置,和家人一起去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胸口突然难受的要死,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这样。纳闷的问着自己。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徒儿。快逃。我们几个老家伙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再晚就来不及了。虽然地球里这里很远,但是对于有星航的人来说,那根本就不算距离。快走,找个星球躲起来。快!”耳边传来空间师傅的心灵传音(契约的一种,由心灵建立的联系,不管对方身在哪里,哪怕是不同的位面,也照样可以通过心灵联系)声音断断续续,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师傅可是整个宇宙的神,怎么可能受伤?一脸不相信的在脑中想到。

“傻孩子,整个宇宙的神?那只不过是我们几个老家伙为了自我安慰而找的借口,放眼整个宇宙,除了真正的上位者,谁敢称神?所谓的上位者,可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要强的多,不过我们唯一自豪的是,我们这几个人的本事都是他们没有的,也正是他们想要,还记得我们给你的戒指吗?里面有轮回镜,那是当年大战我们缴获的战利品,你现在已经学会我们所有的本事,所以,你一定要入轮回,转世重修,不是修习我们的本领,而是转世修真,相信师傅说的没错,我们虽然没有试过,但是你是九巧玲珑体,你的身体含有他们修真者所说的五行之灵,所以,你一定要转世,一定要。一定。一。”

“师傅!你怎么了?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风痕也焦急起来,急切的在呼喊着师傅。

“不。不。不。不要。不。”微弱的声音对于此刻的他已经充耳不闻了。

“爸妈,你们先吃吧,我有点事情出去一下,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不要为我担心。”急匆匆的丢下一句话,就奔了出去。

“小痕,你要去干什么?”身后传来妈妈的呼喊声

师傅们出事了。这是肯定的,来不及多想,双手结印,撕裂了空间,打开了空间之门。

眼前的一切都已经不在是当初的模样了,师傅们居住的宇宙之颠,已经被弄的支离破碎,师傅们都死了,双眼无神的望着星空,仿佛在期盼什么?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划过,和师傅们之间的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点点滴滴,一切都似过往云烟一样,虽然他在宇宙之颠了只呆了短短的10000年。(空间神的拿手技能,可以划分时空比例,不然我也学不得这一身本事,实际上我只呆了短短的两年时间)可是。可是。可是一切都完了。

“师傅,还有一个人在那里。”

“哦?过去看看。”

几个人由远而近,“这位小友是哪家的修真者,怎么也想来这里分一杯羹?”

“分一杯羹?嗯哈哈哈哈哈……我却是来分一杯羹的!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情绪再也不受理智的控制,师傅们的死,我的家园被毁,不可原谅,“不要把这里的一切说成跟你的东西一样,你们毁了我的家,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回去。”声音已经不带一丝感情在里面,丝丝死气从他的身体冒了出来,八系元素在周围围绕,闪光的电元素,燃烧的火元素,冰冷的水元素,狂暴的风元素,生命气息厚重的木元素,沉重的土元素,耀眼的光元素,死气沉沉的暗元素,在的身边越转越快,仿佛纷纷想要出战请缨一样。

对方也不是傻帽白痴,看到这种情况也立备战起来。“没想到,这些老家伙们还有了传人,连你的师傅都是败在我的手下,就更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学徒了,我绝非真人今天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立刻废了一身功力,自生自灭去吧!”

“这么想死啊!本少成全你,八系归一,时间枷锁,空间凝固,冥界牢笼!”一口气扔出了四个禁咒,就如今风痕的身体也不得不喘一下

对面的人动也不动的看着我的招数招呼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到是想动,中了空间凝固,除了级别比我高的,剩下的都只有等死的份)

“这利息我先收下了!”他信誓旦旦的看着那几个即将成为死人的家伙,果然,惨叫声瞬间响起,惨叫声在这个时候显得是那么的悦耳,那么的动听。

瞬间从远处又过来一些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和死的那几个是一样的,几个小人一样的东西准备逃走,也被我用九幽之火烧成了灰烬,看着远处过来的那些人风痕笑了,笑的很灿烂,眼睛越来越红了,最后变成了红黑色,再也看不到瞳孔,妖异的火焰从他身上冒出来,紫蓝色的火化成了龙凤交织在他的周围,今天一战,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总之当他清晰的感觉到力量已经达到临界点的时候,已经被哪些所谓的修真者团团围住了,闻讯赶来的掌门,见到眼前的一幕也吃惊不已。那几个老家伙虽然已经被仙界下来的人消灭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还留下这么一个祸害,如果今天放此子离去,加以时日,必成为修真界一大祸害。不行,今天举全派之力也要将他杀死在这里,想到这里,面色微沉,“耀阳阁的儿郎们,列万剑穿心阵!”

万箭穿心阵是什么东东,此刻,风痕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只是双手还在机械式的杀戮着,双眼还是还是那么的血红,而且更加显得妖异了。已经不行了,正准备和他们拼命的时候,心中的一个声音猛然想起“轮回。切记轮回。轮回!”是啊!不是风痕贪生怕死,大丈夫能屈能伸,师傅们的大仇未报,他还不能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拿出了轮回镜,咬破中指,将血滴在上面,轮回镜子放出耀眼的红光。

“吾以吾的本名精血为誓!将舍弃一切进入轮回,永不反悔,吾之杀孽,由吾之承担,吾之命运,由吾掌控!”

红色的光芒大盛,转眼而逝,轮回镜再次绽放出蓝色的光芒。

“吾之记忆由吾之心来封印,吾之心由吾之意志来封印,吾之意志由吾之能力来封印,吾之能力由吾之记忆来封印,当吾再次轮回而生,当吾再次谱写今天的意志。当吾划破空间的大门,我就会再次苏醒,现在,封!六道轮回封印!”

蓝色的光芒逝去。转而是黄色的光芒,当六种光芒闪过,风痕的身影消失了,因为我在开启轮回镜的时候,时间是静止的,所以我才能安静的念完那段咒语。我消失之后,我的戒指以及戒指里的一切以光的速度飞向了远方和另一枚从远处疾驰而来的戒指相撞,没有激烈的火花,两枚戒指相撞之后就融合了,变成了一枚新的戒指,进入轮回镜,随后,轮回镜消失。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