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欲封天

第002章 回归

两年了,风痕离开这个城市已经两年了,虽然家里人都知道他没有死,但是毕竟被神秘人给带走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担心的,这期间,风痕的父亲风羽也不再上班和已经将店铺关门的慕容秋一起回到了风家。

风家,就连在世界上也都是排的上号的家族,国八大世家之首,世界五大传世家族之一,风家的旁支不多,却个个都是精英,修真界七大门派的首领,风家的创始人如今是神界的第一高手,这已经是七界都知道的事情,风家能够在世界上已经修真界占据一席地位绝不是偶然的,风家人个个都齐心协力,一起为了风家在打拼着,况且有风家老祖宗在神界坐镇,貌似七界之中还没有哪一个不开眼的势力来找风家的麻烦,可是偏偏到了风笑天这一代却出了问题,风笑天的长子也就是风痕的父亲风羽,为了慕容家的慕容秋结婚,和风笑天翻了脸,因为当时风笑天和慕容残剑经常闹别扭,所以儿子大婚的事情也被双方老人同时回绝。风羽带着慕容秋隐姓埋名的来到了天蓝市,在这里结婚生子,奔波于工作,可是他们俩的天真,并没有坚持多久,不久后就被两家找到,风家和慕容家见木已成舟,也决定放下暂时的成见,同意了他们俩的婚事,风痕的降临更为了两家的关系带来了进一步的发展,可爱帅气的小娃娃脸惹的两家人每次见他都要捏捏他的小脸蛋,渐渐的,风家和慕容家也不再闹别扭转而做了儿女亲家,风痕同时修习了两家的功法,但是却见效甚微,所以风痕现在功力平平。

宇宙之巅的大殿里,风痕正在认真努力的学习者每个师傅教给他的技能,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不知不觉间,风痕已经在宇宙之巅修炼了整整十万年(空间神和时间之神联手创造的静止领域,在这个领域里修炼的话,在里面五万年相当于外界一年的时间。

两年后,天蓝市北斗第八中学的大门前,一个帅气而又挺拔的少年站在学校大门前,凝视着那扇大门喃喃道:“两年了,我风痕又回来了!”说着一步一步向大门走去

这时,门卫烂住了他,“你是谁?”

“高一二班,风痕.”那个男孩慢慢的说到.“麻烦你给方天宇校长说一声,风痕前来办理上学手续.”说完不顾门卫的阻拦向校长办公室走去.2个小时后……

“风痕同学,十分欢迎你的归来.你明天就可以去上课了,这是你的手续,你在上面签一下字就可以了。”“谢谢校长!"等到风痕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校长随手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

打开班门的那一刻,风痕看到了我久违的同学和老师.这其中还有他和她.还是那么冷的眼神,只不过有些惊讶,在那冷漠的背后似乎有别的什么.是什么呢?想不明白,不过这个时候,可不允许我来想这些东西.“风痕.欢迎你回来。”老师和同学们异口同声的说.“不是吧.咱们班什么时候这么齐过?太夸张了.呵呵,我也很想大家。”“风痕,来让我看一下.是不是真的。”我的一个同学说。

“那还用说.如假包换”

一边微笑的老师:“班导,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虽然我很想知道这些时间你去那里,但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不过我最关心的还是你的学习能不能跟上来,毕竟只剩下一个学期了。”“放心吧!老师,我的‘王者’称号不是白叫的,呵呵!”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跑来两个身影.是风羽和慕容秋。不知道为什么在宇宙之巅的时候风痕真的很想回家,可是为什么当他的亲人出现了。却一点也没有想回家的那种感觉反而还有一种不太清楚的感觉。

“风痕!”“风痕”两声犹如晴空霹雳般的叫声,将他从回忆中惊醒,看着近在尺尺的家人,心里难受极了。瞬间,他就被母亲抱住了,久违了,妈妈的怀抱,多少年都没有在妈妈的怀抱里呆过了。心酸的眼泪一滴滴的留在了心里,心里好酸,好痛。

“他是谁啊!他带你去了什么地方?你的病好了吗?”

“呵呵,妈妈,放心吧!他对我很好,不过,关于他是谁,他又在哪里,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等到时间成熟,我自然会把事情说给你们听。”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不告诉他的父母。

“好吧!只要你能回来,其他的妈一切都不管,只要我的儿子平平安安的,”一句话让风痕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

一辆全球限量版的停在了学校的操场上。门开了,下来两个白胡子老头,没错他们就是风笑天和慕容残剑。

“痕儿,过来让爷爷看看。”“来了!”声落人到。风羽和慕容秋眼睛里满是惊讶。风笑天和慕容残剑也是一脸的诧异,如果说自己的儿女不知道这种程度的定位的话,那么他们可是知道的,这叫瞬移。

“姥爷,爷爷你们怎么才来啊!比我妈的速度慢多了”就在风痕和两位老人家撒娇的时候。

风痕的爸妈也走了过来,他们一起坐上了车,有说有笑的向风家开去。

一路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问着风痕,而风痕也捡着无关紧要的回答了一些,其余的都只字未提。

吃过晚饭,慕容秋拉着儿子的手说:“小痕,我们一会回家吧1”

“恩!好久都没有回到我那个小窝了,好怀念啊!”

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思绪感慨万千,想了好多好多,不管怎么说都是生我养我的爸爸妈妈,过去的就过去吧!一切会以明天为起点,重新开始的!风痕怀着这样坚定的目标进入了梦乡。

早上,当母亲把风痕喊醒的时候,热腾腾的早餐已经做好了,多年以来的习惯,让他迅速的洗漱完毕,坐在桌子前,筷子却迟迟下不去,泪,悄然滑落,通过脸颊滴落在盛放火腿煎鸡蛋的盘子里,母亲再一次将风痕抱在怀里,近乎喃喃的说“妈妈以后再也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风痕一路小跑到了学校.这是以前养成的习惯,呵呵。坐在安静的教室里,静静的听着老师的喋喋不休,这种感觉已经多长时间没有感受到了.呵呵。

走在阔别已久的校园林荫路上,突然,在前面出现了一群男孩,拦住了风痕的去路。

“为什么还要回来?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为什么?我到底和你有什么解不开的结,你要这么的对我?”风痕也怒了。一声巨吼,消失在他们面前,等风痕再次出现,所有拦路的人都已经爬在地方起不来了?慢慢地向前走去,转眼间。一天的时间就要这样过却了,明天,明天是不是还会有别人来找自己的麻烦,风痕躺在床上,无奈的笑了几笑。慢慢闭上了眼睛。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