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欲封天

第001章 三绝症

风痕,天蓝市北斗第八中高一二班学生,父亲风羽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母亲慕容秋开了一家服装店,虽然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他,一家三口的日子到也算可以,或许是每个人似乎都要经过一些生死离别之类的吧,他也不例外,也开始了自己的故事。女友小雪是和他一样学习优秀的人,两个人彼此之间互相爱慕,慢慢的爱慕变成了他们的爱情,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这朦胧的感情后面隐藏着怎样的结局,中考,又一次以成绩证明了彼此的“纯洁”关系。两人双双点中中考的状元和榜眼,又一次成为了校园以及省的典范,对此,家里的人对于他们在一起又能说什么呢?

他们成了校园里最让人羡慕的一对,就在那年的冬天,也就是2007年,一首网络歌曲叫&;&;十三月的雪花&;&;席卷了大街小巷,那歌曲中淡淡的哀伤,让每一个失恋的人的心里落泪又落泪,他喜欢那哀伤的语调,但他的心里却不会有那种离别的滋味,人都说乐极生悲,不过这次他的悲生的比较大一点。

“风痕,我们结束吧!”一天在校园的操场上,小雪约风痕见面

他呵呵一笑:“别开玩笑了,你知道这种玩笑很伤人的。”

“但我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为什么?”风痕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认真的说道。

她说她不想一辈子这样,她要改变她的命运,而和他在一起,她做不到,所以就分手,他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想要挽救这场已经濒临崩溃的爱情,但她始终不说话,他没看见的是她眼里的泪水。

雪开始大了,许久之后,随着风痕的一声“你自由了!”她的身影消失了,怎么了,他双手抱着头,脸上的痛苦不用言表。怎么就轻易的把手边的爱情给放走了呢?不明白,也想不通。身体缓缓的倒在了雪地里,彻骨的寒宛如冰刀一样,刺进风痕的身体,而此时的他再也感觉不到,现在有的就只剩下不甘懦弱心痛和为什么?

十三月的雪花飘落到我面颊

从未流过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你就这样的走了连一句话也没留下

走的是那样的潇洒可知还有个人在为你牵挂

十三月的雪花

落吧飘吧

伤心的泪水粘着他直到冰雪溶化

十三月的雪花

就这样陪你走了

只剩下寒风陪我说话陪我独自泪下

十三月的雪花飘落到我心颊

你那曾经的美呀如今已难辨真假

别了远去的你呀再见了深刻的回答

旅途它已经分岔就让冬日雪花伴我到春夏

十三月的雪花落吧飘吧

伤心的泪水粘着他直到冰雪溶化

十三月的雪花就这样陪你走了

只剩下寒风陪我说话陪我独自泪下

十三月的雪花

是个美丽的神话

只有那懂得爱的人

才能将它溶化

十三月的雪花

你就是美丽的她

请带着我为你的牵挂飘到那爱的山下

“啊!”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心里已经崩溃到了极点,仿佛现在的所有都再也压不住他此时的感情。一声接着一声,一声高过一声,似乎那种不甘,那种委屈都将在这一刻发泄出来。泪,加了盐的水,这一刻,流的好干脆。整个校园的雪随着他的吼声瞬间消失于无形,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样,所有在外面的同学都看到了他们此生唯次的景观,树枝上房顶上以及地上,所有白色的血,在瞬间变成了一朵朵血色的玫瑰,然后化掉,留下了一滩红色的印记……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以放过我了吧!”一个瘦弱的身影在一个角落里向着一个黑影诉说着。

“目的?不,丫头,你似乎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的目的远远不止这些,我要让风家绝后,我要让他们风家再也不能再神界立足……算了,跟你说这些你也听不懂?”

那瘦弱的身影听了他的话之后,身体开始发抖,抖的很厉害,“你说过,不会要他的命的,不会要他的命的,你怎么可以骗我!”

“我可没有骗你,风痕会患上三绝症,但是绝对不会送掉性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笑之后,本来就黑的身影渐渐的变淡,慢慢的消失在了女孩的面前。

而那消瘦的身影看着躺在雪中,面色苍白的他,默默的说了声,对不起。就转身走了。

当风痕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怎么了,回想过去的一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而在风痕的周围坐着一些熟悉的人和一些陌生人,还有一些穿着古怪的人。当风痕的眼睛睁开那一刹那,离风痕最近的一个白胡子老头陡然睁开了眼睛。

“海牙,去叫鬼医过来,就说风儿已经醒了。”

“知道了,老爷子!”

……

“老爷子,赎老朽直说了。此子的心已经封闭,姻缘线已断,性命无忧,但是……但是……”

“直说无妨!”

“五行已失,灵根无踪,怕是再也不能修习家族中的功法了。”

“查!给我查,我要知道风儿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遵命!”一个虚无的声音响起,接着又消失了,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进来一个人,他就是小雪。

她默默的走到风痕的床前看着他,悄声问鬼医“爷爷,你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你就是风少爷一直喜欢的那个女孩?”

“少爷?原来他还是一个少爷啊!呵呵……可是,现在全毁了,都被我一手给毁了。”眼泪抑制不住的留了下来。一滴滴的留在了风痕的手上。

“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风痕淡淡的说道“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而你们又是谁?”

前面那一句话说的是那么理所应当,而后面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一样,狠狠的劈在了众人的心上。

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小雪,在她眼中那仅存的一丝丝侥幸瞬间土崩瓦解。

“丫头,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白胡子老头脸色微变的说道。

“是我,是我亲手将爱之裁决进行了审判!”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脸色越来越青,双手握紧又松开了。

“一个黑影,控制了我们全家人,要挟我,要我这么做,他才肯放过我的家人。”小雪已经跪在了风痕的床前,泪已如绝了堤的河水狂奔不已。

“果然是他!没想到时隔那么多年,他还是回来了。不过,他不该……不该……不该对我的孙儿下手。烈血老魔,纵然当年哥几个对不住你,你也不该对我的家人下手,你不该的。烈血老魔,你得死!”声音穿过时空,彻响在天空。”说完双手凝结成印,一股浓浓的淡蓝色能量缓缓的飞向了风痕的大脑。一阵霞光过后,风痕原本因为虚弱已经闭上的眼睛已经睁开了。看着在旁边哭泣的女孩,双眼充满了冷漠,环顾四周,脸上的表情闪现不断。

“爷爷,我想回家”风痕躺在病床上,双眼冷漠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几百岁的老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流出了浊泪,风羽和慕容秋也是黯然流泪,他们似乎都不太愿意相信这种病会在自己儿子身上出现。

“走吧!我们回家!”风笑天和凤羽以及慕容秋一起说道

“恩!我们回家。”

第二天,虚弱的风痕还是坚持回到了学校,想和老师请个长假,却没有想到……

猛然间,一只脚奔向他的脸颊,准备不及的他只能匆匆防御,可是对方根本就不想给他机会,招连招,式连式,连一个间歇都不带给他的,好歹风痕也不是好惹的主,一段时间之后,已经变成了双方互相来往了。只是本来就虚弱的风痕又怎么经的起,着连番的进攻。一个不小心被对方摔在地上,瞬间雨点般的拳头就向风痕砸了过来,已经什么都来不及坐的风痕只能拼命的护住了脸庞,“东阳,你干什么?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你今天是怎么了?”

“最好的朋友?不,你不是,我跟你在一起,完全是为了小雪,是你夺走了我的小雪,我杀了你。还有小雪只喜欢强者,你看看你现在的懦弱,她还会跟你在一起吗?小雪是我的了,哈哈。”那颗宛如玻璃做的心,此时它的裂纹更大了。

一个俏丽的身影缓缓的来到他们俩的旁边,面无表情的小雪施舍般的看着风痕,对着洛东阳说,“他现在就想一只可怜的虫子,东阳,你对他动手不觉得脏了你的手吗?”

“谢谢你的提醒,好了,我们走吧!”说完拉着小雪的手一起向远处走去,慢慢的两人的身影越来越淡,最后消失,是风痕的眼花了,还是真的他们消失了?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现在考虑的问题。亲眼看着以前的恋人亲口说出这样的话,亲眼看着他们就这样消失在自己面前,那颗已经龟裂的心再也承受不了,轰然碎裂!心的碎片片片扎在了心脏的周围,痛!痛的窒息,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顿时又是一阵晕眩,不知名的意志驱使着风痕向自己的家里走去……不知不觉的已经回到家里,就在进入家里的那一刻,那股支持他的意志已经瞬间消失了,他倒下了去,闭着眼睛什么都说不出来,慕容秋在他旁边的呼喊听是听见了,但就是没有力气回答,瞬间被抱起,经过一路的颠簸,终于停下了,感觉到了,好浓的药味,该死的医院,他心里在默默的诅咒,又见面了,医院。

身体被来回的折腾,终于安静下来了,那几幅画面一直在风痕脑子里来回转着,想让它停下来,但是做不到,是没有那个勇气还是无能为力?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心里已经不能控制的开始呐喊。其实,在看到打他的那个人的一瞬间,风痕的心,似乎又被什么给缠住了,我最好的朋友洛东阳。大脑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一直不停地说着,爱之裁决,友之背叛……一直不停的重复着,心里越来越疼,大脑也开始发晕,目光开始了涣散。

莫名的他想到,自己失去了爱情和友情,还有什么?对了,还有家人啊,我还有亲情啊。可是……

从他入校园的那一刻开始,到如今已经10年了,这10年来。也不知道父亲那里来的那么多的工作,母亲为何三天两头的东奔西跑。学校的家长会,双休日的假期,包括每年的寒暑假,为什么就是看不到自己父母的身影,他明明不孤单的,可是,这样的家庭和自己一个人又有什么区别,小小年纪的他对于家的概念不知不觉间又多了一层。自己的学习好与不好,是不是被别人欺负,生病时没有人照顾,也没时间跟爸妈说,10年的时间就这么一眨眼就过来了,而且自己学会了照顾自己,学会了自己整理家务。学会了一些他本该不会的东西。如今虽然自己在医院里,就连不曾见过几次的爷爷都来了,他突然觉得好感动,好想这一切变的永恒,因为或许在他的病好了之后,他们又再度消失……

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了呢,既然这样,不如就这样结束吧!希望自己下一世轮回能够不再重复这样的日子。

“三绝症已现,七界之子诞生,命运齿轮开始转动。”一个飘渺的声音在风痕的意识消失的那一刹那响了起来。

大脑慢慢的停止了思维,心脏也在逐渐的减少心跳,终于一切归于无迹,身体所有的功能已经关闭。

“风老,鬼医已经尽力了,孩子在来这里以前心脏就已经破碎。不知道为什么还能靠着意志走到家里,如今大脑已经死亡,除非有大罗金仙的人物给他重新种魂,不然,就再也没救了。”

此时的风笑天已经算是彻底疯了,嘴里喃喃的说道“爱之裁决友之背叛亲情决裂。风家从轩辕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三种绝症,全被风儿一个人得上了,可笑,可悲啊!老天,你不公啊!”

说道最后已经是在向天嘶吼。

“老亲家,我外孙怎么样了啊?”另一个花甲老人也匆匆外面赶了过来。

“慕容老鬼,你来晚了,我们是孙儿已经不在了,他已经死了。”

“什么?不可能?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家的三种绝症,如果这症状只有一种或者两种在身的话,心死,但是还能苟活几十年,但是三种绝症同时出现的话,不管是谁患上,必死无疑。”风笑天此时颓废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说半句话。镜头回转

当风羽走进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模糊了,走到风痕的身边看着那苍白的脸,他再也忍不住了,呜咽的哭了起来,慕容秋同样疯一般地跑了过来,当看到老公的哭泣的时候,一步一步的走到风痕的面前,没有任何的动作,那豆大的泪滴一滴一滴的落在风痕的面颊上,又流了下来落在洁白的床单上。他们已经记不得在什么时候,那个只懂哭的小孩变得懂事起来,每次他们回家看到的是满桌的饭菜和收拾干净的屋子,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那隐藏在那双如星辰一般亮的眼睛背后,有着怎样的伤心,他们不懂那个年龄的孩子还需要父母的关爱,他们不知,那个年龄的孩子,还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

是谁?是谁在哭泣,为什么他还会感觉好伤心,为什么还会有感觉,为什么那颗已经停止跳动的心感觉到了痛,当他的思绪感受周边的一切的时候,感觉到了是他的爸爸妈妈,不忍看着他们伤心,好像让他们停止哭泣,好像让他们停止伤心,为什么他的眼睛睁不开,为什么他的双手是那么的无力,突然间在这一刻非常的渴望力量,哪怕只有可以让他苏醒一秒的力量,他感到了大脑波动,感到了心脏的跳动,眼尖的父母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孩子死而复生。“鬼医!快,我的儿子他醒了,醒了!”还没有离开的鬼医听到叫喊,立刻就赶了过来,经过检查,一切正常,原本在心脏处空空如也的心脏也完好如初的长在那里。均匀的呼吸声,大脑里正常的脑电波……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标志风痕还好好的活着。家里人还来不及高兴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

风痕的身体发出耀眼的光芒,刺的众人都睁不开眼睛,光芒消失后,他也飘到了空中,那姿势就像被人横抱起来一样,众人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只见他被一团白色的光云包住正在一点一滴的消失。

“不!”他们同时喊道,“你是谁!把我儿子(孙子)放下!”

“你们还有脸说这是你们的孩子,你们自己看看吧”

一幕幕他小时候的情景,在他们面前犹如电影一样放了出来,那些现场的人们都惊呆了,这是一个小孩吗?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自己去看医生,那个时候他只有8岁,只有8岁。众人的眼睛湿润了,那刚刚停止的眼泪又一次冲破了他们泪的闸门,尤其当他们看到风痕被一群小地痞欺负的时候,他那坚强的眼神,回到家后,他却独自默默的流泪,慢慢的清洗着伤口,可是在他们回到家后,他每一次想说话,都被他们一次次的打断,那清澈的眼神背后隐藏的什么,他们都明白,那是委屈。

“你们都看到了,你们这么的不在乎孩子,还不如送给我好了,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我巴不得留在身边呢?再见了,或许你们还会再见!”

风痕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消失,渐渐的,空荡的病房只留下了鬼医和风痕的家人。

“当一个被友情爱情和亲情同时消散的人死亡时,来自宇宙之巅的众神便会把他(她)召唤到自己的身边,来继承他们的力量和智慧,纵而成为整个宇宙的主宰,受万物顶礼膜拜……”

当这段话在大脑里响起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裂开,所有的血肉和细胞已经各种经脉都的漂浮在空中,脑神经的痛楚让风痕保持着清醒,然后便感觉到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回来了,他比以前更能感受身体各个部件和器官,但感觉没多久就又重新分开,然后又重新凝聚,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感觉到了自己不会在被分裂静静的躺了一会,感受着这其中的奇妙,迷茫中又睡了过去。

他勉强睁开了眼睛,看到一群奇怪的人站在他面前,都在微笑的看着他。

“这是什么地方,我是怎么了,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里是幽冥界。可是这里又不像啊!”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你呢?孩子,这里是宇宙之巅,你是死了,但在我们手里你又活了,这里可不是那个古板的冥王那个老家伙的地方,别拿我的宇宙之巅和那个老不死的比。”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看上去挺精神的。但和其他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

“老家伙,你就这么在我徒弟面前诋毁我老人家,你是不是又想打架了。”说话间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人也站出来了。和那个白色老人大眼瞪小眼。其他的人都在窃窃的笑着。

“那你们是?”他问道。

“我是创世神虚无”

“我是时间的掌管者飘渺”

“我是命运的掌管者无奈”

“我是封印的掌管者封印”

“我是空间的掌管者次元”

“我是元素的掌管者归一”

“我是灵的掌管者永恒”

“我是冥界的掌管者深渊”

“我是战争的掌管者纷争”

一行人就这样的介绍着,等他们介绍完了。

风痕问道:“听起来怎么像是西方的神,不像是我们华夏的修真者,那你们把我弄过来干什么?”

“继承我们所有人的衣钵,替我们掌管整个宇宙。”

“不是吧!掌管整个宇宙?呵呵,没想到我风痕还有今天,哈哈,既然如此,咱也做一回神又如何?”

“好!不愧是我们选中的人,这觉悟就是不一样哈!”

“那我们开始吧!”

“嗯,开始!”

说着所有的神就朝着风痕走了过去,脸上露出了猥琐的表情,带着淫荡的笑容。

“你们要干什么?别过来,在过来我就要叫人了?”

“你叫吧!就是叫破大天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