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帝仙途

第9章 情狐千风

夜色隐身,青诺御空风驰电掣,恨不得马上见到悔莲,锁麟儿扒住领口,视线消融在墨色里,稍一颠簸,青诺落了地,黑黝黝的山峦叠嶂影影绰绰,粗大的枝桠张牙舞爪直戳苍穹,锁麟儿往里面缩了缩。

“记住,待会儿自己在外面,不许乱跑,你别再给我添乱,否则甭想我再带你出门。”青诺加重了语气,从出门到现在不厌其烦絮叨了不下三遍,离了无涯洞,锁麟儿哪敢嚣张,看看四周有些后悔跟出来,夜晚的外面没白天的好玩,鬼影幢幢。

青诺高涨的情绪低落下来,没有悔莲的气味,这小妖精心机得很,认识这么久,青诺只知道她在空域山,具体到那个洞府就不知道了,单凭气味他知道悔莲没回来。青诺的嗅觉识别系统独一无二,每个妖精的气味过鼻不忘,隔多久也能轻易的识别。

“一个生日宴也要这么久。”青诺自言自语,酸溜溜的一股劲又上来了,该不会是谁让她乐不思蜀吧!无明业火一下子燎到了眼睛,锁麟儿知趣的很,也不接腔,看他的下巴忿忿。竟盼着青诺泄气回家,这趟出行来个神不知鬼不觉。

青诺可倔得很,围着空域山开始转,一心眼装满了悔莲,老爹早抛之脑后,他一贯的不计后果。转的范围越来越大,夜寂静的反常,没有月亮也该有星星啊!青诺昏了头,全然没发觉一丝反常。

一丝橘红的光转过山崖下,青诺按下风头,锁麟儿也伸长了脖子,方圆千里是没有人烟的,绵延数千里,这儿是妖精的集聚地,一般的妖精不会轻易地骚扰人世,只有极个别的妖精修炼异术祸患人类,弄得人类都以为妖精个个大恶不赦,不能见容于世,大多数的妖精本着与人井水河水两不相犯。妖精大多修炼人形不易,自己珍惜,一心得成正果梦想成仙,成仙无望的小妖精也恐触怒天规,遇天雷扫荡,遭了天谴,毁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苦心修炼。

很明显的款款而来的是个妖精,妖精夜行居然需要打灯笼,而且还是用走的,什么时候见过妖精走路,多麻烦不说,多没面子,但凡有点道行可以幻化人形,就能简单的御风驾雾,这极大地引起了青诺的好奇心。

橘红的圆光晕在暗夜十分的惹眼,光晕里一个白影子步履姗姗,带起的裙衫一角层层如风卷荷,婷婷袅袅,烟尘漫漫噙着凄清孤绝的冷寂。

如果着白裙衫的妖精的引人注目,那么着白裙衫又蒙面纱的妖精很引人注目,如果着白裙衫蒙面纱又在暗夜提着灯笼步履款款就非常引人注目了。

青诺也没见过这么着装有创意活得更有创意的妖精。

锁麟儿也化了人形,和青诺并肩而立,同样伸长脖子看着白影子飘忽转过来竞走向这边,越来越近,夜风掀起白纱一角,一节优美的脖项,看不清脸,眼帘深埋藏不住的淡淡的伤情与漠然,青诺一震,拉着锁麟儿急向后飘起,锁麟儿茫然,她想看得更清楚些。

“近了她会察觉到的,她有几千年的修为。”青诺牵着锁麟儿祭起身形,拉远了距离,保持居高临下。

“什么妖精?”锁麟儿心神牵引于那女子白裙裾飘荡,凝神沉思时一种别样落落柔情。

美的是妖精,又美得超越了妖精,那味道和千莫真是有天壤之别。

“白狐千风。”青诺神情肃穆:“火狐千莫的胞姐。”

锁麟儿道:“不愧是同胞姐妹,一个出行打伞,一个夜行提灯笼。都是别致的妖精。”不管怎么说,锁麟儿反感千莫,却对白狐千风有着莫名的好感,那一种落落独行的默然摒弃了妖精特有的妖魅。就感觉不是妖精。

“都叫她情狐,放着好好逍遥的妖精不做,不思成仙,偏偏迷恋红尘俗世的一个书生,说起来也是人甘妖愿,两情相悦得事,偏就有多事的出家人横加干预,千风受尽跌荡,恶道以书生做饵诱她落入赤炼帐,炼出原形,命悬一线,也算得书生有情有义,以己之血破除赤炼,千风得以逃脱,但半面被毁,再也不能复原,从此一纱遮面,不与妖前。”青诺惋惜长叹:“人妖相恋,恒古不容。图什么呢?”

“那个书生呢?”锁麟儿竟也被感动的泪盈盈:“后来呢?”

“那个书生死了,至此便很少有妖精见过千风露面,不过,听千莫讲,千风为求赎罪,一直偷偷的守护那个书生的转世,那个书生已经轮回转世了三世为人了。”

“好感动的爱情!”锁麟儿的胸口一热,腕上的朱红玉碗红晕了一圈。

青诺忽然的回头看眼眸晶然的锁麟儿:“我可警告你,千风就是前车之鉴,不可效仿,最后没好结果的。弄不好搭了小命。”青诺点了一下锁麟儿的太阳穴:“凡世男人多喜新厌旧,千风遇到的那个痴情书生只是例外,不是每个妖精都那么幸运,记住!”

“嗯!”锁麟儿很乖:“有危险地不好玩。”

红灯笼飘停在一处,侧影里,千风慢慢的俯下身,白袖飞扬,修长的手指露出来,半空画圆,地面一道光柱冲天,明亮而不刺眼,锁麟儿吓了一跳,本能的向青诺身边靠。青诺低声说:“别怕,白狐千风是个少有的温良的妖精,从不害人害妖。”

锁麟儿心神稍微舒缓下来,一口井沿显现出来,光就是从井里发出来的,“井被法力隐藏,井口被结界封存,有什么宝物在里面吗?”青诺眼睛冒出光来,离得远看不到井里面,白狐千风起身霍起双臂,被祭起的红灯笼缓缓的在井沿上旋转,红光一道道像封条一样缠绕井沿,慢慢井沿原来结界的白光被红光覆盖。

“她在藏宝吗?”锁麟儿来了精神。

“她在巩固原来的结界,这么谨慎一定是非同小可的宝物。”青诺断言,至于什么宝物他就想象不出来了。

锁麟儿和青诺几乎同时期盼着白狐千风加固完结界快些离开。他两都迫不及待的想凑上去看个究竟。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