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帝仙途

第7章 次舒

“她忘了打伞!”警报解除,锁麟儿嬉笑着钻出青诺的衣领,挠挠青诺的下巴:“还是个痴情的妖精,哥有魅力,妖见妖爱!”

“臭丫头,现在你倒来劲了,刚才居然临阵脱逃,丢我的面子。”有了上次被她虚晃一招的经验,这次青诺双掌合并迅捷拍向胸口:“看你还跑。”锁麟儿嗖的钻进衣领,呼!青诺双手摁在胸前,一脸得色:“教你怎么做妖精,做妖精不能这么没出息,咦!”本以为十拿九稳摁住了锁麟儿,不想胸口一片骚乱,锁麟儿嘻哈乱笑,东一下西一下,胸前乱窜,气的青诺跟着左一下右一下一通乱拍,麻痒如蛇迹游走,哧溜!锁麟儿自青诺的腋下窜上了后背,紧接着螺旋绕,青诺还没反应过来,后脖领一动,绿烟一乍,锁麟儿俏立一旁,裙裾生烟,绿发缥缈,兀自笑得花枝乱颤:“我还给你的悔莲做了替罪羔羊呢,你咋不说,看你刚才故意的让她瞎猜,你倒会保护你的悔莲,豁出我去了,哪有你这样的哥啊!”

青诺理亏但不词穷:“哼!算你将功补过了,害我被误会,还不知要花费多少唇舌才能讨她欢心。”两次捉弄不成反被捉弄,青诺很郁闷,不过也真的诧异锁麟儿几乎天生的跑路本领。

咚咚!咚咚!

蘑菇云落入林中,一阵地动山摇。

锁麟儿花容失色,绿袖抱肩,渐渐萎缩,转眼见消失了人形。青诺一览原地,差点没背过气去,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菜团子,准确的说是一个皮球大小的卷心菜。

“你说你这点出息,没见过你这么胆小如鼠的妖精,有我在你怕什么?”青诺真想临门给她一脚,锁麟儿很有先见之明,不等青诺抬腿,自己就咕噜出多远,狡辩:“我哪是胆小啊!我只是不想惹事生非,你要是想阻止他追求你旧情人的脚步,你就这儿显摆着充大尾巴狼吧!”末了,锁麟儿还古古怪怪的哈哈笑了一段,并又咕噜出去一段。

青诺张嘴眨巴一下眼睛,哼哼:“回头找你算账!”也一晃身,青烟一乍,卷心菜旁边凭空多了一块灰不溜秋的石头:“靠后点,小心他一脚踩死你。”

一个卷心菜一个大青石骨碌到一株树旁。

“千莫!”树林中转出一物,脚步如闷雷,一打照面,锁麟儿就一哆嗦,向青诺靠了靠。那妖精身高足有青诺的两倍,浑身长满了疙疙瘩瘩的硬状鳞片,头大如斗,无眉,豹眼,扁鼻,阔嘴,嘴唇足有三指厚,脑袋顶上同样长满了疙疙瘩瘩的肉瘤,红通通的冒光,肉瘤间隙稀稀拉拉的荒草一样的毛发,后面一条同样疙疙瘩瘩的大尾巴直不楞登拖在后面,锁麟儿看罢,除了害怕,心理平衡了许多,青诺老说自己是半生不熟的妖精,瞧这位,简直就是十分生完全不熟的妖精,癞蛤蟆成精了!

“什么妖精?长得这么耐人寻味。”锁麟儿碰碰青诺。

“穿山甲次舒。”

咚咚!咚咚!

次舒每一步都地动山摇,大尾巴将地面划出一道犁沟,锁麟儿又向青诺挤了挤,青诺终于找着感觉了:“别怕,他属于防御型的,没有杀伤力,他连人都不敢吃,更别提妖精了。痴情着呢,追了千莫几百年了。”

锁麟儿忽然同情起奇丑无比次舒来了,以貌取人,人妖皆同。

越走越近,声如阵鼓,铁塔一般的身形让锁麟儿望而生畏。次舒忽然停下,不知是闻到了奇香还是嗅到了妖精的味道。吸着鼻子东嗅西嗅的找,好家伙!一转身,大尾巴直愣愣的扫过来,锁麟儿和青诺默契的一弹,跳绳一样跳了过去,还没喘口气,次舒又一回身,锁麟儿和青诺忙的又集体一跳,锁麟儿几乎尖叫出声,锁麟儿眼巴巴的看着次舒,准备随时三级跳,次舒的嗅觉不是很发达,嗅不出个所以然,便又举步如雷,一路唤着千莫远去,硕大的身躯竟有几分凄楚落寞。

“真是个痴情的妖精。”锁麟儿竟觉得辛酸,化出人形,坐在原地,看着渐远的次舒的背影发呆。

“傻不拉几的。”青诺也坐了下来:“一般女妖精痴情的多,男妖精罕见。”

“像哥这么妖见妖爱的也罕见。”锁麟儿唯恐青诺记仇,紧忙的拍马屁。

“小妖精!”青诺笑骂,忽然又忧愁起来:“也不知老蚌精的生日宴什么时候散。”

“想见悔莲我们去找她,我一旁解释,保证你们冰释前嫌。”锁麟儿胆儿小,却好热闹。

“且!”青诺不屑冷哼:“我顶讨厌那个老蚌精,我就在这等。”

唉!锁麟儿懒散的挪到一边,忽然胸口的朱红印记热了一下,锁麟儿马上旋起如风,青诺正想得入神,吓了一跳,以为次舒去而复返,锁麟儿一脸的焦躁:“我困了,想睡觉。”

“啊!”青诺眼睁得只剩下眼白,黑瞳孔四邻不靠:“你是纯妖精吗?妖精也会困吗?”

锁麟儿完全不理会青诺的话,一会儿扯一下头发,一会儿扯一下衣衫,没一刻安静:“我不知道,我要睡觉,我要睡觉。”

青诺不耐烦:“那就这儿睡。”

“不成。”

“那你就自己回家吧!”

“我不认识回家的路。”

“啊!”青诺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你是妖精吗?”

“我要睡觉。”锁麟儿跺着脚,一反常态的表情让青诺惊愕,锁麟儿的脸开始苍白起来,刚才还神采奕奕的眼睛虚眯成一条线,嘴巴失血,竟也隐隐不能自制的抖动。青诺感觉不妙,但又很想等悔莲,随道:“要不到我的怀里睡吧。”

锁麟儿二话不说,扑棱一下化烟入怀,但仅是眨眼之间,便弹跳出来,落地踉跄:“也不行!”

“你是不是故意整我。”青诺火了,怒吼。锁麟儿摇摇欲坠,身子软得如同水草。

“锁麟儿!”

一声悠远的呼唤划开锁麟儿心门,零星的记忆洞开,沐雨的白发,接天连地,一星眼眸刺心一闪而逝,锁麟儿心神为之一震,眸中苍然噙泪,茫然四顾,声音影像渺绝无迹可寻。

青诺不知发生了何事,却见到锁麟儿痛楚的摁住了胸口,朱红印记亮透出衣衫,红唇印栩栩如生触目惊心。

青诺目瞪口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