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帝仙途

第6章 都是妖精谁怕谁

啊哈哈哈!

青诺笑跌在草坡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真是半生不熟的妖精。”锁麟儿郁闷:“这还不行”不过,见青诺不生气就好,刚才的样子,吓死妖!

“哥!你很喜欢那个悔莲吗?”锁麟儿实在忍不住要问,并做好了青诺发火自己跑路的准备。

“废话!”青诺仰面躺在草坡上,看天,没有一丝发火的迹象。好像想什么。锁麟儿知趣的闭上嘴。

一朵伞花飘进视野,两人赶紧坐直身子,一把紫色伞缓缓从天而降,紫衣女子撑伞而立,不怒不笑媚眼儿幽怨只管看着青诺,看清来妖,青诺放松了坐姿,少见多怪的锁麟儿‘蹭!’起身,突然地大动作干扰了女子秋波的传送,惹得那女子厌恶的白了她一眼,不是善茬,锁麟儿大不悦,但没搞清青诺的态度,没敢乱发表情,心说:怕淋还是怕晒?妖精就是妖精,充什么大头仙子,出场还玩花哨。锁麟儿可不看她的脸色,只见那女子兰花指一捻,紫伞倏地不见,兰花指装腔作势的弄了弄头上的簪环,锁麟儿立刻被她一脑袋的发型吸引了,栗子色的秀发分成了无数筷子粗的小绺儿,流光水滑的绕成圈状一层层的交错折叠向上,精致美观。上面有布满了珠钗簪环,整个脑袋闪闪放光。锁麟儿下意识摸摸自己需要扶贫的头发,手扯着绿裙讪讪的晃了一下,第一次觉得自惭形秽。

这大概就是青诺心目中成熟的妖精吧!狐狸精千莫。

青诺脸上没有一丝丝刚才见到小蝶妖悔莲的亢奋表情,爱答不理的瞥了一眼千莫,便把目光投向锁麟儿,锁麟儿傻乎乎的站着,极力想弄明白青诺的意图,如果嫌自己碍事,那就赶紧跑路,可不想再见识他发火的样子。看青诺示意她走过去,纳闷了?踌躇不前。

“他是谁?”狐狸精千莫终于绷不住了,没举手便发言,看都不看锁麟儿一眼。青诺弄着响指,眼皮不抬,脸沉似水,傻乎乎的锁麟儿赶紧接口:“我是锁麟儿!”

“住嘴!”狐狸精千莫大喝,锁麟儿一激灵,看那一脑袋的珠钗簪环乱闪:“小妖精!”

“你不也是妖精吗?”青诺站起身,冷冷回敬:“注意修养老妖精!”

奥!锁麟儿看出门道了,这是旧爱,悔莲才是新欢,不可同日而语啊!锁麟儿乐得坐山观虎斗,也不插话。

“这多日子找不找你,果不其然有了新欢了,你就这眼光吗?”狐狸精千莫指着锁麟儿,当她是盆景:“就这样的就这样的”千莫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这样罕见的妖精锁麟儿:“半生不熟的妖精。”这话青诺说行,别的妖精说就不行,锁麟儿不高兴了,青诺也不高兴了,但青诺不怒反笑:“你最近少出门啊!居然不知道今年流行这种款式的妖精啊!唉!我们有代沟了。回头翻翻最新的妖精前沿新闻,别这么早落伍了。”

锁麟儿笑成了一朵假花,配合的原地旋转了一圈儿,绿裙飘扬,绿发婆娑。

“青诺!”千莫的媚眼火苗蹭蹭,青诺也瞪圆了眼睛,还以冰刀。但奇怪的是千莫忽然转移了矛头,终于正眼看锁麟儿了:“你竟敢和我抢青诺,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道行。”

“都是妖精,谁怕谁!”锁麟儿有青诺撑腰,胆肥了,居然敢横眉立目连带叉腰。不甘示弱的梗着细脖子,小拳头紧握向后抻直了胳膊,这副小刁妇的架势,真让青诺刮目相看,特别是锁麟儿抻长的细脖子,绿眉毛挑的有模有样,因为用力,绿长发漫了三漫,起伏在细腰上,还真是带劲。

“嗯”千莫将尾音拖得一波三折,目露凶光,锁麟儿心抖了三抖,那两只露出袖口毛乎乎爪子更让锁麟儿魂飞魄散。

“啊呜!”

锁麟儿猛然尖叫,哧溜绿烟一乍,倏地渺然无踪,这样比眨眼还快的速度把千莫孩了一跳,耷拉着毛爪子四顾无影,一脸茫然。

青诺的眼睛也花了,但衣领口一动,他便知道了,青诺沮丧的一拍脑门,这个虚张声势的小妖精,有我在,你怕什么啊!

青诺低头,果不其然,锁麟儿已幻化成拇指大小的原形植物蜷缩在自己的胸前,扒拉开浓密的胸毛,紧贴着胸肉,优哉游哉!她真把青诺的胸口当成自家的避风港了。看那摸样与刚才嚣张跋扈的锁麟儿判若两人,青诺哭笑不得。

青诺胸口痒痒的也只好忍着,弄不好锁麟儿一撅屁股,胸前平白再弄出一个巨乳,那丢妖就丢大发了,忍着,青诺脸上一抽一抽。

“她是什么妖精?”千莫有些惊惧,更摸不着头脑。

青诺不置可否,抖抖眉毛,郁闷着吧!说穿了多没劲。

“才认识的吧!”千莫瞪着青诺,心里巴巴的盼着青诺否认辩解。

青诺抹搭抹搭眼皮,沉默是金!

锁麟儿先伸出小细蔓,勾住领边,慢镜头探出株心。

“鬼鬼祟祟,躲躲藏藏,算什么妖精,出来!”千莫想发火,发不出来,恨恨的呵骂,并东张西望,上下看顾。

犹如当头棒喝,锁麟儿一哆嗦,刚探出的身子猛跌下去,叶蔓乱勾乱挠,奇痒钻心,青诺脸抽搐的厉害,忍不住双臂抱肩,胳膊挤压胸口,不让痒面扩大。

这个小妖精啊!

青诺暗里咬着后槽牙哼哼!

“叫什么叫!她早走了。”青诺狠狠地瞪千莫一眼,锁麟儿艰难的在青诺双臂的挤压下向上攀爬,拽的青诺胸毛生疼,青诺只得松了手臂,真怕锁麟儿把胸毛薅下一把。锁麟儿嘛溜得窜到了领口处。

“见鬼了!”千莫也许从没见过如此莫名其妙的同类。郁闷的抖抖双袖。

“这就叫天外有天,妖外有妖。”青诺似笑非笑。

一丛灰黑的蘑菇云翻涌过山梁。

“千莫!千莫!”

有超浑厚的男低音呼唤传来,听那声带发音,那喉咙估计有无涯洞那么宽广。正想起腻的千莫闻声脸色大变,青诺浅笑:“你的老相好来了!”千莫媚态尽失,一脸惧意:“青诺可别说见过我。”青诺幸灾乐祸一挑眉头:“我从来不说谎的。欺骗这么忠实的粉丝你怎么忍心”

“青诺!”千莫恨不起来:“晚上我去找你。”

“你不怕我老爹的天狼锥把你变成刺猬你就去。”青诺一脸的坏笑,抱着肩头颤着左脚尖。

千莫的脸登时白了:“那你来找我,我等你。”

“一般我没空。”青诺接着踮着一只脚颤悠,挑着眉毛瞄着那从蘑菇云压过了大半个树林,千莫也看过去,千莫沉不住气了,又万分不舍:“青诺!你别想甩我。”狠剜了青诺一眼,贴地一卷,一溜紫烟逃之夭夭。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