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帝仙途

第4章 信灵儿

躁动被挡在无涯洞口老狼涯柯设下的结界外,一眼望去一股蓝烟上蹿下跳,在洞口结界隐形处寻找入口,那是老狼涯柯的唯一好友恩将的妖奴信灵儿,恩将是三千年的玉带精,自持修炼道高,平素眼高于顶,年年岁岁难出楚王潭,一般的妖精难以入他的眼,不甚喜欢平素喜欢扎在女妖精堆里的青诺。青诺也顶讨厌他,常常咒他,再修炼一万年也不要成仙。

恨屋及乌,青诺幸灾乐祸的看着信灵儿趴在透明的结界上郁闷,并恶意的用身体挡了一下老爹的视线,估计是找老爹喝酒,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对他们来说,要紧的事就是赶紧修炼成仙,要紧着要紧着就几千年下去了,干嘛做妖精也那么累,有什么差别,不就是神仙住的高点豪华气派点,妖精住的阴暗简陋点吗?又不是人,干嘛那么讲究。

这就是代沟。

“老爹!那是什么?”锁麟儿看到了,好奇得雀跃而去,嘭!与透明的结界来了个超亲密接触,墩了个利落嘎嘣脆,看着结界尚不知所以然。

“哈哈!”青诺笑了个柔肠百转,前仰后合,嘴巴抽的满脸都是牙了。这话怎么说的,妖精居然也会这样的高难度动作。

老狼涯柯也忍不住笑,边笑边摇头,忽然知道了什么,一瞪幸灾乐祸的青诺,青诺哑然将笑声咽了回去。

锁麟儿没事妖一样站起来,拍拍屁股,还没忘那档子事,大概信灵儿也没见过长的这样有个性的妖精做这样有个性的动作,蓝烟一聚,化出原型平面吸附在结界上,蓝光光的这么一个妖精,肖长的脑袋,五官布局不怎么合理,严重紧凑,下巴和额头天高地阔那么的遥远。打眼一看,最醒目的是上腭的一对兔子牙,并排趴在下唇上,薄薄的下唇难以包容,索性任它在外招摇。一对小细目,不见眼白,永远都是弯的,看着喜乐。长的最有创意的是只有脑袋不见身子,一股蓝尾呼呼托着脑袋,耳朵位置上一对透明刷刷的淡蓝翅子,脑袋光光,正中一撮黄黄的软软的卷卷的头发搭在额头,稍稍凌乱秋后的老玉米穗儿。

莫不是玉米穗儿成了精了。

锁麟儿一眨不眨的看着,弯腰弓背越凑越近,隔着透明的结界与信灵儿面面相觑。信灵儿歪歪扭扭的鼻子紧贴结界,光显摆那对兔子牙了。锁麟儿弯起眉眼,忍不住用手一点那对兔子牙,关键时刻,青诺看似无意的收缩手指,解除了结界。锁麟儿刚好触到了那对兔子牙,信灵儿也刚好失去依附直线下坠,锁麟儿一急,捏指去抓,没抓找。信灵儿扑棱着小翅子奋力扇动,蓝烟尾呼呼,在距地面两指处稳住,快速回升到原来的高度,锁麟儿看信灵儿,信灵儿却看锁麟儿僵在半空的紧捏手指,干黄的几根头发清晰可见。

“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锁麟儿万般难为情的捻着手指,看信灵儿夸张的用一只翅子捂住那撮头发,一脸苦相,就觉得自己很残忍,人家哪地方本来就苗稀,这倒好,自己又强行间苗。

“有事吗?信灵儿!”老狼涯柯切近,信灵儿贪玩健忘只怕一看到锁麟儿,把来意忘了。

“奥!”信灵儿捂玉米穗儿的手借着一拍那一撮玉米穗:“也不是太十万火急,主人请你马上去。”原处转了一遭,小声嘟囔:“又要挨骂了。”

嗖!蓝烟拉长,眨眼不见。

“什么事?火烧屁股了?”青诺幸灾乐祸的扯着脖子喊也没撵上信灵儿的速度,信灵别的法术不会,跑路的速度罕有敌手。

老狼涯柯看着锁麟儿沉吟一会儿,看着青诺,青诺连连摆手:“老爹!别看我,我可不看她。她是有手有脚的妖精,我拒绝做保镖。”

老狼涯柯的脸阴下来,看得清诺心里发毛:“好吧!您别这样,您尽量快去快回,我尽量让她全须全尾。”

“老爹!我会听话的。”锁麟儿知道自己要落在青诺手里了,竟乖乖甜甜的冲青诺微笑。

“见风使舵的小妖精”青诺心里嘀咕。

“不许出无涯洞。”老狼涯柯对着青诺狰狞一声:“别给我说一套做一套。”

一缕黑烟打了个旋儿,飘出无涯洞。

“天真好,可惜你不能出去。”青诺详做懒散的坐在洞口,向外张望,无涯洞的下面一条大峡谷,解除结界便有很响亮的激流撞击石床的轰鸣声,青诺抻长了脖子,惊涛拍岸,无数的浪花前赴后继在下面最大的礁石上盛开,瞬间零落,水流自娱自乐往复不息。

锁麟儿也凑近看,远山的瀑布做长途跋涉的姿态,浩浩荡荡被困在狭长的峡谷,雨季峡谷承载不下,铿锵成争先恐后欲挣脱困境的激流,咆哮!怒吼!在苍浪峰下急转向西南,突破瓶颈,水面顿时平展开阔起来,震耳发聩的咆哮变成了浅吟低唱。再后面边高山筑障看不到了。

锁麟儿使劲探头也看不到更阔的景物,冷气流将绿头发吹得如同水底曼铺的水草,眼睛骨碌骨碌其间闪烁。

锁麟儿缩回头看着扭头无聊单指叩打洞壁的青诺,小心翼翼的说:“外面这么好玩,老爹干嘛不让出去。”

“还不是怕你被别的妖精吃了,像我们这么善良有人性的妖精可不是随便就能碰到的。”青诺满脑子想着小蝶妖悔莲,心里莫名的急躁起来:“嗐!老爹一贯的小心过头,动不动就讲一些骇人听闻的话,按他的逻辑,做妖都比做人累,没意思!”

“外面那么多好玩的地方!可惜,”青诺抹搭眼皮,话音一转来了点曲线救国:“我是玩遍了,无所谓,主要怕别人说你没见识!”

“我想出去玩,好不好?就一会儿,老爹回来之前我们赶回来,妖不知鬼不觉。”锁麟儿很聪明,不费吹灰之力就爬上了青诺杆儿,青诺暗笑,却两眼不情愿:“那哪行!老爹要骂的。他凶起来我是吃不了也兜不走。”

锁麟儿天生胆小,一下蔫儿了,脖子缩回去,屁股坐回去,一声不吭。

青诺自知表演过于逼真,吓到她了:“你不同了,你没见老爹多疼爱你,再怎么样,他也舍不得骂你。”

“我不想让老爹生气。”锁麟儿垂下绿睫毛,那真是一个乖啊!青诺那真是个气啊!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老爹主要怕你有危险,他也不想想,再怎么样,我也是走南闯北的妖精,保护你还是不成问题的。”

锁麟儿抬眼郑重得看青诺。

“哪那么多危险啊!我整天在外面,这不好好的。”青诺继续怂恿。

锁麟儿继续郑重的看青诺。

“你不想出去玩就算了。”青诺做困倦状:“我还不想挨骂呢!”

“我们就玩一会儿。”锁麟儿眨了一下眼:“不走远了。”

“你得听我的。”青诺翻一下眼皮,耸耸眉毛。老大的感觉油然而生。

“知道了。”锁麟儿眼冒绿光。

青诺雄赳赳气昂昂的御风直上苍浪峰,锁麟儿一溜绿烟紧随其后,并排坐在苍浪峰的大青石上,仿佛登上最后的一节天梯,蓝天触手可及,浮云流纱,周遭连绵的青山罗圈椅状将苍浪峰环抱,正南方是门户,也是青诺的心神凝聚地小蝶妖悔莲的楚花谷,妖雾翻滚,贴着山尖滚滚,青诺皱眉,今天什么日子,妖精赶集吗?

青诺一拉锁麟儿:“我带你去那边更好玩的地方,不过”青诺看着锁麟儿,这上上下下绿呼呼的实在闹心:“你这样不行,这样吧!我把你藏袖口里吧!安全!长的这样不是你的错,随便吓妖就不对了。”

“不好!”锁麟儿很干脆:“那样我啥也看不见。”锁麟儿不介意青诺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她的样子说事,她不是臭美的妖精,胆小但心大大咧咧的很:“这儿不错。”一晃身,一股绿烟倏地钻进青诺的脖领,一阵奇痒,青诺使劲低头,衣领口露出锁麟儿的原形微缩成手掌大小的植物,露出一条小丝蔓勾住衣领边缘,望外窥视,不经心还真不注意这里暗藏乾坤。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