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帝仙途

第3章 锁麟儿

小妖精松了眉头。

“想起来了吧!”青诺沾沾自喜。

“没有”小妖精回答的干脆。

青诺登时脸灰:“我的好你就记不得,我的不好你就记得这么清楚,诚心一出世就怄我!”并背着老狼涯柯恶狠狠地剜了小妖精一眼。

小妖精并不理会,靠近老狼涯柯,依依可人,仁慈的补了一句:“可能我当时睡着了也说不定。”

“小妖精!”青诺气结:“小妖精,不折不扣的小妖精。”气的一抬手,还没怎么样呢,小妖精已闻风而动,倏地跑到了老狼涯柯的身后,速度之快,涯柯和青诺都始料不及,带起的一片云雾缭绕。

“干嘛这么凶,吓着她!”老狼涯柯心严重倾斜,怒视青诺,再转首已是温婉慈爱:“莫怕!丫头!他不敢欺负你。”

你从来就对我这么凶,我都没被吓坏。青诺心里大喊,但决计不敢说出来。

小妖精怯怯的扯着老狼涯柯的衣袖,竟也嚣张的仰脸,冲青诺重重的点头,一副我有靠山,尔能奈我何的架势。

“你个臭丫头”尾声渐渺,看着老爹那一双温度过低的眼神,青诺把余音咽了回去。

这年头,妖精都重女轻男,说理都找不着地儿。

“老爹!”小妖精如花解语的小表情,腻腻的看着特亲,一句老爹,竟自然地血浓于水,没有半点的疏离做作。就仿佛这样的亲情自古就有。

“嗯!”老狼涯柯喜上眉梢,喜欢真是没道理。

“你给我少贫!”老狼涯柯一面对青诺,马上变脸:“别给我添堵,以后对这个妹子好生看顾,若有半点差池,看我拆了你。”

青诺心里狂呼:你是不是亲爹啊!

既成事实,只能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半路杀出个妖精妹子,青诺一心眼儿的火无处发泄,微低着头,撩一下眼皮瞄一下小妖精,又撩一下眼皮瞄一下小妖精,实在忍不住了,上前用手一拨小妖精一头的绿发,开始恶意的大呼小叫:“老爹!你看你看,这如果让别的妖精看见了,不笑掉大牙才怪。这么半生不熟的妖精怎么出门啊!”

“我看挺好,人要长成这样困难点,妖精长成这样很正常,你的那些狐狸精毛发红的黄的什么奇形怪状的没有,这就稀奇了?”老狼涯柯不再理会青诺,专心想着另一件事:“叫什么好呢?”

石几上的朱红玉碗刚刚暗淡的光华又隐现出来,并显现出急躁,紫色烟痕缭绕不息。

“名字啊!”青诺来了精神,这是表现殷勤的大好时机:“小绿!怎么样?”

老狼涯柯白了他一眼,小妖精也跟着白了他一眼。

“小碗心!”青诺觉得这个很有创意。

老狼涯柯懒得拿眼白他,嗤鼻冷哼,小妖精也如法炮制,更不待见的甩过来一个哼哼。真是学的有模有样,惟妙惟肖。

“香香!”青诺毫不气馁,他一直有越挫越勇的优良品质,并真的抽抽鼻子,嗅个没完,小妖精上上下下绿呼呼的样子他不喜欢,但这种罕有的香气却让他爱不释鼻。

老狼涯柯彻底的把脸扭到一边,冷哼都省略了。小妖精更吝啬,干脆甩给他一后脑勺,那一片绿啊,荡漾!

“如花解语!”青诺再接再厉,这个很文化的名字一出现脑海,就忍不住佩服自己有才。这年头,不是每个妖精都这么有才的。

老狼涯柯还没反应,小妖精暴叫一句:“我是中国的妖精,你爱国些好不好?”绿影一闪,新绿入眼,青诺更未醒过神来,耳际一紧,自己的左耳立即被那只葱绿的小手揪出原形,支棱棱的挺拔在脑袋的一侧,整体上欣赏很不对称和谐。刚才还横眉冷对的一双俏眼瞬时阳春白雪一般灿烂起来,咯咯笑个不停。小手一松,三角狼耳倏地不见,小妖精笑弯了眉眼,紧接着又伸手一揪,突的狼耳又现,小手一松,倏地又恢复原貌,好像还不过瘾,小妖精又一揪,一放

“喂!”青诺暴跳一边,尽管被揪的很是受用,但总是当猴皮筋一样的抻拽玩耍总是不爽:“没见识,规矩点儿,我是大哥,不可造次。”青诺抄袭了老爹一贯对他的表情,抻抻衣领,有板有眼,长者十足。

小妖精一时收不住笑声,但还是乖巧的应了一声:“哥!”

“啊?”青诺如被冷不丁喷了凉水,颤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一时半会进入不了大哥的状态:“你你你”

“我喜欢你的耳朵。”小妖精大笑变成了微笑,这样的直言不讳让青诺颜面尽失,那对狼耳是他修炼不到家的铁证,他一向以此为耻:“不会说人话。”随即自己也笑了:“真是半生不熟的妖精。”

青诺拒绝叫她妹子,自己的才华一再被否定,也真泄了劲,再看老爹,涯柯入定了一般,对两人的打牙磨嘴充耳不闻,仰首抚须,眨巴着眼睛把目光钉在了洞顶的那块光石上。他就奇怪了,不就是名字嘛!至于这么费劲吗?“要不叫丫头得了。”

这次干脆没人理他,青诺悻悻的白了一眼也做苦思状的小妖精:“就你麻烦!”

朱红玉碗的躁动一再被忽视,便有些情急,一圈儿一圈儿的血色晶华绕碗壁流转,碗心的那粒种壳被驱策,跟着紫色烟痕滚动,某种东西像被禁锢亟待破茧,一种冲破千年结界的声音幻化呼唤:锁麟儿!

小妖精瞬间感受到了这句来自异度空间的怔怔四望,不确定那感觉来自哪里,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朱红玉碗上,千年的恩养是那样的熟悉。

锁麟儿!

锁麟儿!

小妖精喃喃自语:“锁麟儿?”

薄如蝉翼的种壳微张着嘴,轮回的岁月风起云涌,记忆的闸门仁慈的泄露一丝缝隙,漫天飞舞的斩风的白发,铺天盖地于小妖精的思维空间,那句呼唤集结了千年,终得出声,竟浸着血泪:“锁麟儿!”

锁麟儿!

啊!

小妖精痛楚蹙眉,胸口一刺,惊叫出声,小手按压处,左心室的朱红的唇印烁烁透出浅绿衣衫,一线血烟婉转收入朱红玉碗,光华一炙,瞬间熄灭,静如处子,脉脉血华爱戴着种壳。

随着,小妖精痛楚不适感一消而散,瞬息涌现的那丁点记忆渺去无踪。愣愣出神,竟无迹可寻。

小妖精茫然无措,大睁着双眼,绿睫毛轻颤,莫名的一滴泪顺下,竟不知它来自哪里?

“锁麟儿?”老狼涯柯和青诺都看到了那枚朱红印记亮透出衫,与朱红玉碗的感应更让他们瞠目结舌,饶是见多识广的老妖精涯柯也跌掉眼球,但那句呼唤他和青诺都没听到。

涯柯和青诺十分难得的雕刻了同一张表情,深皱眉,大张嘴,犹疑而困惑。

“你说你有名字,你叫锁麟儿?”老狼涯柯感觉没表达好自己想要表达的:“你记得自己叫锁麟儿?”老狼感觉自己一塌糊涂了。

“还是你自己给自己现起的名字。”青诺及时补充,老爹的末句让他惊惧,记得是啥意思?前生往世吗?她才刚刚发芽而已!

“我不知道。”小妖精懵懵懂懂:“听见有人叫这个名字。”

“故弄玄虚!”青诺哧鼻:“我咋没听见?”

“锁麟儿?”老狼把各种疑问猜度压进心底,来日方长呢:“好听的名字,想哪一个名字也不顺口,锁麟儿!嗯!顺口顺心。

“锁麟儿!”青诺重复:“也没见多有水平!”他还在为刚在他们否定他的才华而耿耿于怀,一般,青诺对大事豁达,小事狭隘。

锁麟儿!锁麟儿!

姑且就叫锁麟儿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