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凶猛:总裁,我有毒

第二章 婚礼插曲

“等一下。”突兀的女声响彻了礼堂的每一个角落,瞬间打破了所有的温馨和宁静。

张晓曦不明所以地看向了礼堂的门口,只见一个穿着鹅黄色小礼服,长相秀丽的女孩朝着他们快速地走过来。

她是程雨萌的妹妹!

张晓曦慌乱不堪的心更加剧烈地跳动起来,她接受了花梓皓的建议,代替程雨萌嫁给迟安泽,自然也接受了必要的训练,对于程雨萌的社会关系网了解得很清楚。她们姐妹的关系一向很好,程雨柔这个时候突然闯进来喊停是因为什么?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程雨柔已经到了她的身边,伸手迅速地扯掉了她的头纱,一把扔在地上,发疯似得踩着。

“你在干什么?”迟安泽冰冷的声音像一把利剑,穿透了在场的每个人,大家不由得为之一怔。

“我要毁掉这场婚礼,我不会让你们结婚的。”程雨柔怒目圆睁,火一样的眸子直直的透过迟安泽射在了张晓曦的身上,恨不得烧出一个个窟窿来。

“明明是我先喜欢上他的,既然都是要结婚,为什么新娘不能是我?”程雨柔像个疯子一样扑到了张晓曦身上,大声地质问着。

从她第一眼看到迟安泽时就已经喜欢上了,凭什么今天站在这里的人不是她?都是程家的女儿,商业联姻她也可以啊。

“我……”张晓曦躲闪不及,白嫩的胳膊被捏得生疼。

“滚开。”迟安泽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扯住了程雨柔的胳膊,猛地将她甩了出去,程雨柔一个站立不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给我把人拉出去。”

她以为谁想做他迟安泽的新娘都可以吗,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我不走,今天不毁了这场婚礼我不会走的。”程雨柔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圆睁的眸子射着寒光。

“滚,别让我说第二遍。”迟安泽冷眸上挑,英俊的五官蒙上了一层寒霜。

张晓曦站在一旁像个残破的木偶,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她不是程雨萌,多说只会多错。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冷眼旁观,尽量不把自己搅进去。

“我就不走。”程雨柔倔强的扬着下巴,漂亮的五官拧成了一团,显得有些狰狞。

“真是个傻丫头,没看到这个男人已经发怒了吗?再说下去只会是自讨苦吃。”张晓曦在心里说了句,可面上却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轰出去。”迟安泽大手一挥,嘴角向上扯了扯。

不出一秒钟,三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如鬼魅般出现在程雨柔身边,三两下就将程雨柔架了起来。

“小萌。”一声急促的呼喊声传入张晓曦的耳朵里,她下意识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位身着黑色礼服的贵妇正焦灼的看着她,眼神里带着浓烈的渴求。

她认识这个女人,程雨萌的母亲。

“我不走,我也没有你这个姐姐,更加不会认你这个姐夫。”程雨柔凌空的双脚胡乱的瞪着,整齐的发丝散成一团,像极了一个泼妇。

张晓曦正准备扭头不去看这一切,但目光却又不自觉地飘向了程夫人。她知道当母亲的不愿意看着女儿受苦,可她又能做什么?

思忖了片刻,张晓曦开口说了句,“算了吧,我妹妹还小不懂事。”

她虽不是程雨萌,可心里还是觉得不好过。也许是问心有愧,所以才不能置身事外。

迟安泽淡淡地瞥了张晓曦一眼,目光停在了她的脸上。忽然,强壮有力的大手猛地拽过了张晓曦的身体,凑到她耳边冷冷地说道,“你还没这个权利。”

张晓曦带着一丝恐惧,缓缓地抬起头,碰上的是一双深寒如铁的眸子,目光里透露出来的是浓烈的鄙视。迟安泽的嘴角噙着笑,赤裸裸地嘲笑。

就是这一眼,让张晓曦明白了自己的地位。不,应该是说程雨萌在这个男人心里的地位。他们的结合没有爱情,有的恐怕就只是利益,就算是她这个局外人,都能看得出来。

“不用你开口求情,从今天开始我没有你这个姐姐。”程雨柔被强行拖了出去,直到被架出门口的那一刻还在咆哮着,程雨柔凶狠的目光像一把把锋利的剑插进了张晓曦的心里,让她站立不安。

她呆呆地站在那里像一座雕塑,接受着众人讶异和嘲讽的目光。

后悔的情绪如同黑色的藤蔓缠绕着她的心,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全都给我坐下来。”迟安泽冷冷地扫视着观礼的人。大家面面相觑,都乖乖地坐了下来,谁也不敢得罪这个黑白两道通吃的魔王。

迟安泽转过身一把扯过她的肩膀,强行将她拉了出去。张晓曦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带进了房间,狠狠地扔在了大床上。

加入书架